葫芦娃动画片第一部

      “山叠雪茫寻无路,偶遇车辙喜欲狂!”雷廷剑不禁感慨到。

      田磊憋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感慨,千言万语最后全都化成了竭斯底里的——“啊!”

      ……

      “回去后,你最想干啥?”

      “那还用问,当然是先好好的泡个热水澡,再吃一大桌子没有烤肉的饭菜。”

      田磊砸吧砸吧嘴,在地下溶洞里,他们吃腻了生鱼,好不容易跑出来之后,又是每天的烤肉。

      “哈哈,英雄所见略同,咱们要见人了,赶紧收拾收拾吧,看你那样,和野人没啥区别。”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哈哈……”

      雷廷剑和田磊大眼瞪小眼,突然大笑起来。

      在阿尔金山脉地下溶洞他们俩都忙于修炼,压根没时间打理装束,此刻他俩的形象惨不忍睹。

      尤其在离开地下溶洞这二十来天,雷廷剑和田磊更懒得收拾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的雷廷剑和田磊尽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容装,用雪擦了擦脸,收拢了一下头发。

      “比刚才好多了,除了这一身兽皮,看起来起码有点人样。”

      “看看我收拾的咋样?还能看过眼不?”

      “还行,能看出来是个人!”

      “那就好,咱们走!”

      两个裹着兽皮的少年蹦蹦跳跳的走在乡间的小道上。

      皎白的月光洒在地面上,在积雪的反射下照亮了周围,而天上繁星点点,一片宁静,只有“嘎吱嘎吱”的踩雪的声音。

      这份宁静让人陶醉。

      “在这有人烟的地方,哪怕一个人都没见到,也让人感到很亲切,就连这空气里的气息都感觉是甜的。”雷廷剑闭眼享受着人间清风。

      看到有人活动的痕迹后,哥俩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归心似箭。

      所以雷廷剑和田磊当即决定连夜出发,寻找一户人家,问问这是什么地方,距离雷神堡有多远。

      在“嘎吱嘎吱”悦耳动听的声音中,一个村庄的轮廓在月光下若隐若现。

      “看,那里!”

      “哈哈……我们找到村落了。”

      “嗷呜……”

      雷廷剑一马当先,率先奔向那座已经陷于漆黑的村庄。

      “石头,快点……”

      雷廷剑和田磊连滚带爬,终于到了这个村庄外围。

      离得最近的一户家人,大门紧闭,里面一片漆黑,欣喜若狂的雷廷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使劲的敲门!

      “麻烦开开门,能不能借宿一宿啊?”

      ……

      等了半天,屋内好像有人窸窸窣窣的起床了。

      果然不一会屋里亮起了灯光,紧接着一个披着大袄的年轻人一手持着油灯一手护着火苗出来查看。

      “是谁啊?大半夜不睡觉的来敲门!”

      “我们是路过此地的,实在没地方休息了,能不能借宿一宿?”雷廷剑连忙回答,此刻能躺到热炕上,都是无比的舒坦!

      “哦!”

      “哗啦!”

      听见是俩小孩的声音,房主没有一丝戒备就拉了开门栓。

      “啊呀!大侠饶命啊!”

      门打开了少许,只够一个人侧身出来,只见主人点着灯照往外面,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一声惨叫在这宁静的夜晚响彻整个村庄,异常刺耳。

      没等雷廷剑和田磊反应过来。

      “哐镗!”一声。

      大门又被迅速关上,油灯掉在门外地上很快就熄灭了。

      “两位大侠,求你们饶过我吧,我家里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婴儿,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原来这家主人看到背着剑挎着刀的雷廷剑和田磊,以为遇到了强盗,赶紧带着哭腔求饶。

      “我们不是贼人,真的只是迷路路过的而已!”雷廷剑赶紧解释道。

      “你……你们真不是青木派的好汉?”门后的主人听着雷廷剑还稚嫩的嗓门半信半疑。

      户主怀疑自己看听错了!“你们真不是强盗的话,那就把我家灯扔进来。”

      “我们要是强盗的话,还用敲门吗?”田磊被别人当成强盗有些不爽,但还是顺从的把那盏油灯从围墙上丢了进去。

      “真不好意思啊,我们都好几个月没见人烟了,这几个月第一次见到人烟,所以一时激动,没注意时间,冒昧打扰了。”

      雷廷剑这才想的他们俩打扰了这户人家的睡觉,赶紧解释道。

      “你们是从阿尔金山脉出来的?”

      “嗯,是的。”

      “哼,想骗我开门也得编一个像样的理由吧,你们从哪里来的就从哪里回去,否则我喊人了啊。”

      “别别……不开门就算了,那你能告诉我们这是什么地方,属于哪个州?”

      雷廷剑不想强人所难,反正只要知道这是哪里,他们回家就是眼前的事。

      “这里是南北郡的大南村!这里到郡府还需要走两天的路!”

      “谢谢小哥告之。”

      南北郡在是岭南道最北边的一个郡,紧挨着西北道。

      再往北就是西北道的安南州。

      雷廷剑和田磊顺着小溪走岔了方向。

      “糟了,居然跑到岭南道了,回家还一路北上……”

      “嗯,估计再有十来天就能到家了。”

      “可惜人家不给咱借宿,那咱们……”

      “哼,呶……”

      听到门外面的俩孩子文质彬彬,拿回油灯的主人放松了警惕,又开出一条缝,脑袋还没完全探出来就听见“砰”的一声,门又被关住了。

      一个颤抖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求你们高抬贵手到别的地方去看看吧,我家地方小,而且上有老下有小经不起折腾!”

      原来田磊见这家主人不开门,正对着门口做鬼脸,凑巧的是门这时候开了,田磊的那张鹰钩鼻的脸在这月光下看起来本来就很瘆人,再加上那鬼脸,吓得房主还以为他们要暴起杀人。

      “大哥,情况不是这样的……”

      “哥,你听我解释……”

      任凭雷廷剑和田磊再怎么解释,这户人死活都不再开门了。

      “你们走吧,我家小……”

      这家主人呼喊的动静不小,雷廷剑和田磊都能听见周围人家里面有人起床的动静,有的人似乎还在找家伙。

      但是没人开灯,估计这会儿不少人扒在门缝里面往外看呢。

      “这位大哥,你不用怕,是别看他长的凶神恶煞,其实他心底最善良了。”雷廷剑有些无奈,瞪了一眼一脸无辜的田磊,说着好话。

      “吱呀!”

      突然不远处的一个大门打开了,一个身材高大壮汉拿着火把拎着一把铡刀出来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道大嗓门:“老少爷们拿着家伙都出来!你们看看,就只有俩小毛贼,不用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