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新闻

      姚勋被捕后一直不开口,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他觉得,不管调查局怎么查,最多也就是查出冰山一角。

      当赵伟华把他的记事本摆到面前,他惊呆了,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脸孔由于心脏的痉挛而变得苍白,看来他的心脏是暂时停止了一下的。

      “你现在说,还算你自首,这是最后的机会。”

      姚勋低头沉思良久,脸色几度变幻,突然抬头问了一句:“你是怎么找到的?”

      他自认藏得隐秘,调查局怎么可能找得到呢?就算他们掘地三尺,也不能这么快吧?这个记事本,原来是他的保命符。落到调查局手里,就会成为他的催命符。一旦调查局按图索骥,很多人都会倒霉。

      还好,他在记事本并没有用真名,对一些金额也写得很详细。比如说八个鸡蛋,十五根香蕉,除了他自己,开来继往也看不懂。

      赵伟华大言不惭地说:“没有什么能逃过调查局的搜查。”

      能找到记事本,真算是运气。要不是朱达贵去了亭子,他想跟朱达贵聊几句,肯定发现不了。

      朱达贵只知道石桌经常有人坐,却不知道长椅才是关键。如果朱达贵不去亭子,就算是赵伟华,要找到记事本,至少需要一个星期以上,甚至一个月。

      姚勋突然说道:“我好好考虑一下,明天给你答复行吗?”

      赵伟华摇了摇头:“不行,你只有一个小时。”

      他已经掌握主动,必须控制审问的节奏。如果让姚勋掌握了节奏,想突破他的防线就更难了。

      姚勋说:“能给包烟,再给杯水喝吗?”

      “可以。”

      赵伟华知道,姚勋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一个小时之后,只要告诉他,如果不配合,就把记事本交给徐遂章,再把他放出去,姚勋就必须配合。

      姚勋拿到烟后,一根接一根地抽着,他大口大口地抽着烟,说明内心做着剧烈的挣扎。

      一个小时之后,赵伟华回到审讯室,发现姚勋口吐白沫,已经气绝身亡。

      朱达贵还是凌晨才回医院,这几天开始给黛如燕清除淤血,他的睡眠时间大幅度延长。每天的送单量,也下降了百分之二十左右。

      正准备给黛如燕治疗时,收到方婧雅的信息:出来喝一杯,我请客。

      “一个小时后见,在小二烧烤店。”

      朱达贵给黛如燕的治疗很顺利,今天比昨天清理的淤血又多一些。灵力既能穿透血管,又能在血管内游动,用来清理淤血再合适不过。

      只是这活太过精细,以朱达贵目前对灵力的控制和运用程度,还需要几次才能疏通脑间的血管。

      “你的脸色很差,是不是太劳累了?”

      方婧雅看到朱达贵,马上发现他脸色苍白无力,像是大病初愈似的。

      朱达贵不以为然地说:“等会回去睡一觉就没事了。”

      “那我们长话短说,姚勋死了,自杀。”

      “自杀?他被关押,怎么能自杀呢?”

      “他的左眼球是假的,此人心计很深,早就放了毒药在假眼球内。今天趁人不注意把毒药拿出来悄悄服了,直到死透才发现。”

      “假眼球?”

      朱达贵很是惊讶,他对姚勋早就用灵力扫描过,他的假眼内部构造复杂,当时他还以为是眼球的零件呢。

      方婧雅叹息着说:“姚勋的行为很费解,明明记事本被找到,他除了跟我们合作外就只能死。可他宁愿选择死,也不愿意和我们合作。”

      “这说明,与你们合作比死还可怕。”

      “比死还可怕?”

      这下轮到方婧雅诧异了,她以为姚勋是不想面对现实才选择自杀。如果姚勋是宁愿死,也不愿意与调查局合作,那他在担心什么呢?

      “具体他怕什么,得你们调查。”

      朱达贵回到保健中心七楼的七号病房后,头挨到沙发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今天晚上,朱达贵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自己在修炼一种神奇的功法,脑海里冒出一个名字:天命圣经。

      这个天命圣经是用来控制灵力的,或者说,是为了更好的使用灵力。

      这段时间,只要朱达贵睡着,他就会不知不觉地修炼着。朱达贵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会修炼这样的功法。

      第二天朱达贵下午才醒来,乖巧的朱燕英也一直没叫醒他。这个可爱的女孩子,已经知道心疼哥哥了。

      醒来后朱达贵,发现自己又有些不一样的。首先是他的感应范围再次扩大,原来在一百米左右,现在又增加了二十米左右。

      不要小看这二十米,一个圆的半径加长二十米,感应的范围差不多要增加一倍。

      另外,就是他对灵力的运用更加纯熟。就好比原来他是用一双一米长的筷子夹菜吃,现在突然换成一双一尺长的筷子了。虽然还是长了点,但用起来舒服多了。

      “英子,你去给我买个饭。”

      朱达贵决定马上试试,当即给黛如燕清理淤血。

      对朱达贵来说,没有什么比疏通黛如燕血管更重要的了。果然,今天使用灵力时非常方便,可以说指哪到哪,速度快,清理得也很干净。

      淤血依然从后颈后放出来,朱达贵用一张卫生纸包着,从卫生间冲子下去。

      等朱燕英买饭回来,朱达贵差不多清理完成了。

      原本这样的工作量,朱达贵至少需要五天。然而,今天他只用半个小时。不仅速度快,做完之后,也没有往常那么辛苦。

      “哥!妈醒了!”

      朱达贵正在吃饭,朱燕英突然冲到了客厅,狂热地喊道。

      朱达贵其实早就知道了,但他还是得做着自己的事。听到朱燕英的喊话后,将筷子一扔直奔病床。

      “妈!妈妈!”

      朱达贵眼睛里濡着泪花,他知道自己的灵力,创造了一个医学奇迹。

      黛如燕用微弱地声音说:“这是哪?”

      她感觉自己做了个梦,梦见有人在她脑袋里不停地工作,将堵塞血管的淤血清理出去。

      “枧头医院。英子,马上去请医生过来,告诉他们妈妈醒过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