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深好爽办公室做视频

      清晨,阳光透过薄雾照进小院,白云楼推开房门,一番洗漱,神清气爽。

      收拾停当,腰间斜挎长剑,出了小院,看到三位师弟师妹都已在院外的练武场了。

      小胖子在练习拳法,跨入了修行的大门,练拳的身形也多了几分自信。

      另一边东方师妹在舞剑,一柄柳叶剑婉转起伏,身随剑走,在晨光薄雾下翩然若仙。

      夏朝阳站在一旁看着师姐舞剑,一脸的羡慕,手里拿着那柄短剑时不时也跟着比划两下。

      白云楼仅仅练过基础剑法,剑法招式还没开始修习,便解下龙鳞剑,在一旁练起了排云掌法。

      平日练习这套掌法还无甚察觉,今日在这半山云雾中练起排云掌,才发现,随着掌法施展,先天真气行走经脉窍穴,身周云雾也随之聚散游走。

      有了先天之气的加成,排云掌法更显威力,两遍排云掌打完收功,白云楼顺势右掌一抓,纯粹的掌力透掌而出,龙鳞剑飞入掌心。

      这一套掌法看的夏朝阳两眼泛光,跑过来说道:“白师兄,这套掌法能不能教教师妹,以后行走江湖,就这么一抓,也能唬倒一片了。”

      看着这位啥都想学的师妹,白云楼无奈的道:“夏师妹想学自是没有问题,不过早课的时间快到了,等有空随时找我,自是倾囊相授。”

      因为东方紫嫣报学了剑法课,便和白云楼一同前往剑阁。

      夏朝阳仍然去修学农植课,打算今日向教习请教一些种子的问题。

      小胖子经脉贯通,运转真气自是不成问题,准备找教习求一种真气护体功法来修炼。

      要不是体型不便,小胖子就想先练一门轻功来傍身了,行走江湖,安全最重要。

      到了剑阁,白云楼直接找监课的师兄,提出要过最后两关,玄衣师兄甚是惊讶。

      更让玄衣师兄惊讶的是,第一次来剑阁修剑的东方紫嫣则提出直接尝试过第一关。

      玄衣师兄把东方师妹安排在廊下荫凉处试炼稳字诀,便带着白云楼来到第六关的试剑室。

      略一平复心境,白云楼开启了机关,锵然一声,龙鳞剑出鞘,弹射而来的木球被龙鳞剑一一弹开,木球弹离的方向都很是一致,纷纷落向右边角落那个收纳坑洞。

      数十个木球无一落下,全都落在坑洞附近,缓缓滚入坑洞重新填入机关。

      片刻后,再无木球射出,玄衣师兄点头示意,白云楼自是明白第六关已过,于是往第七关走去。

      随后第七关也很是顺利地通过,玄衣师兄惊喜的带着白云楼进了剑阁后院。

      推开剑阁后院的大门,里面场地很大,但异常简洁,除了场地中间九个三尺高的石柱,几乎再无一物。

      一人身着白衣,在石柱上闪转腾挪,剑光纵横,过得片刻,剑光一停,身影一闪而下,站在白云楼身前三尺之处。

      其人正是小胖子的大哥南宫飞羽,白云楼拱手一礼道:“见过南宫师兄。”

      玄衣师兄道:“叫南宫教习。”

      “无妨,我也是代师授剑,没那么多规矩。”南宫飞羽摆了摆手,接着对白云楼道:“白师弟,有劳照顾家弟了。”

      没想到这位南宫飞羽还是比较关心其弟的,白云楼一拱手道:“同窗学子,应该的。”

      玄衣师兄告退出了后院,顺手闭了院门。

      南宫飞羽道:“这才半月,白师弟便将剑法练入了门,当真是天赋极好,今日起,师弟才算是真正入了书院剑阁。”

      “那边的剑室中有不少剑法,收罗了不少江湖一流剑法,每本都有其独到之处,有空可以自行修学。”

      “将传授你的这套剑法,是书院的一代剑道宗师,将毕生所学融合一体,自创而出的剑法,这位剑道宗师也就是我的剑道师父,紫阳散人,其剑法唤为阴阳两仪剑法。”

      “师父完善了两仪剑法后,就云游四方去了,山长也是领略了此套剑法,修了剑阁,专授剑法。”

      “传授剑法之前,需在剑室香案前立誓,不得为恶,为恶者,书院自会有高手前往惩处。”说完带着白云楼去了剑室,诵了剑道誓言。

      从剑室出来,南宫飞羽便开始传授剑法。

      这套阴阳两仪剑法共有八十一招,有阳路三十六招,阴路三十六招,阴阳合招有九。

      虽然在白云楼眼中,这位南宫师兄已然风姿不再,没了开院当日的风采,但却不影响白云楼剑法修习,一招一式学的很是仔细认真。

      白云楼正学着剑招,院门被自外推开了,玄衣师兄领着东方紫嫣走了进来。

      正在指导白云楼剑招的南宫师兄不禁一呆,一向淡然的神情,竟有些发僵,说话都有些哆嗦:“东方……东方师妹,怎么有空来了剑阁?”

      东方紫嫣上前一礼:“南宫师兄见好,师妹是前来学习剑法的。”

      一旁的玄衣师兄插话道:“这位新入剑阁的师妹可真是厉害,半个时辰就连破七关,这便进了剑阁后院。”

      看了看东方紫嫣左手握的柳叶剑,白云楼不禁叹服这位师妹的天赋。

      之前说只是在家随便练练,这仅仅半个时辰就轻松破了七关,要不是白云楼有极强的神识和记忆海相助,这七关怕也是不容易通过。

      玄衣师兄将人带到就转身离去了。

      对于这位师妹,南宫飞羽知之甚多,自小就天赋惊人,轻松连破七关,也在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这位师妹今日竟然来了剑阁。

      南宫飞羽了解了状况也就不再多问,开始给两人一起传授剑法,不过白云楼明显感觉到这位南宫师兄前后变化很大。

      东方师妹未来之时,南宫师兄还很是认真的指导剑诀,这个时候,明显有点心不在焉,有两处出剑都偏了两分。

      结束了一上午的练剑,白云楼和东方紫嫣一同走出剑阁,白云楼问起南宫师兄的情况。

      东方师妹淡淡道:“南宫师兄对我有些阴影,一次师兄在院中小憩,我当时年幼无知,一时贪玩,抱起竹枕在南宫师兄头上砸了数次,以至于后来师兄见到我便有些不自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