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卡哇伊

      戴元的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惊得独孤博一下子愣在原地。

      “你,你说什么?”

      他声音颤抖地问道,眼神中散发着前所未有的精光。

      “我可以治好您体内失控的剧毒,还有您孙女的我也能一并治好。”戴元面带微笑,平静地重复了刚才的话。

      突然,他感到肩膀处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是独孤博正掐着他的肩膀。

      他浑身颤抖地看着戴元,眼神中充满着期待。

      “只要你能帮老朽和雁儿治好毒素,老朽愿为殿下尽效犬马之力!”

      “额,独孤前辈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咱能不能先把手放开哈。”

      戴元小心翼翼地说道,他不能确保独孤博在这情绪激动的状态下还会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戴元的话将独孤博从激动的情绪中唤醒,他连忙松戴元的肩膀,想向他深深作揖道歉,但是却被戴元阻止了。

      他像往常一样,不轻易接受他人的拜礼。一是觉得没必要,二是这会在别人心里无形中种下居高临下的形象,这个虽然对他目前没有什么负面影响,但是为人谦逊总不会是件坏事。

      对于戴元这样礼贤下士,不骄不躁的处事风格,独孤博在感激之余内心也对他充满着欣赏。

      他真的难以想象仅仅一个六岁孩童竟有如此儒雅的教养,一时间他对星罗帝国的印象都好了不少。

      戴元微微一笑,随即拿出一枚碧绿色的丹药,上面浮动着豪白的祥云,让人一眼看去就深感不凡。

      “独孤前辈,这是我们星罗皇室圣王禁地的归元丹,它能够将您体内的所有毒素汇聚于丹田,从今以后,这些毒素不仅不会危害您的身体,而且还能让它为己所用。”

      “真,真的?”独孤博颤抖地结果归元丹。

      他还是有些难以相信这种看似平平无奇的丹药竟有如此奇效,一时间他内心的震撼久久难以平息。

      “独孤前辈,戴元所说是否属实前辈一服便知,不用怀疑我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我不屑于用这种手段。”

      “殿下言重了,老朽从未怀疑过殿下的为人,只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等奇丹。”

      说着,他颤颤巍巍地将手中的归元丹吞服如口中。

      紧接着,他连忙坐下身体开始炼化这枚丹药。

      此时,整个冰火两仪眼唯一活动的人就只剩戴元了。

      他将所采集的十种仙草纷纷陈列在自己的身前,看着面前散发着五光十色的仙草,戴元内心的激动又一次被点燃。

      “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能够练就水火不侵之体,能让我的身体素质再提升一个台阶,但估计不会太多,再加上望穿秋水露和墨玉神竹,我的武魂和魂力应该都能提升一个高度。唐三,对不住了。”

      凌空抱了一拳,戴元缓缓起身将仙草收了起来,走到两口泉眼旁边。

      望着一湛蓝一炽红的两极泉水,虽然没有散发出任何温度,但是刚刚戴元已经初步领教了极寒阴泉的威力。

      深吸一口气,他迅速脱光自己的衣物,一跃跳进炽热阳泉之中。

      刹那间,刺骨的灼热感传遍全身,火烧般的疼痛令即使是数次经受痛苦的戴元也不禁龇牙咧嘴。

      但是这种痛苦还是没有让他丧失行动能力,他拼尽全力向着泉底游去。

      随着下游的深度越大,温度不断升高,愈发强烈的灼烧感时刻挑战着戴元的神经。

      很快,他来到了泉底。

      看到一旁是湛蓝的极寒阴泉,戴元咬了咬牙奋力向前一游。

      当一半身体处在极寒阴泉的位置的时候,两种截然不同的痛苦让戴元忍不住攥紧拳头。

      两种极端的疼痛在戴元的身体交汇,无时不刻不在疯狂压榨他的忍耐力。

      他拿出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开始了痛苦的吸收过程。

      时间一点点推移,外面的世界一点点陷入黑暗,步入慢慢长夜。

      整片冰火两仪眼都陷入了寂静之中,这时,一道冲天的气息瞬间打破了这份宁静。

      “哈哈哈,困扰本座多年的剧毒终于被我掌控了,魂力还提升了一级,哈哈哈!”

      独孤博狂笑着站起身,那个狂傲无边的毒斗罗又回来了。

      “殿下,殿下。”他笑着看了看四周,却没有发现戴元的身影。

      一时间,他的喜悦之情迅速消退,一种焦急袭上心头。

      “戴元殿下,戴元殿下!”他疯狂地搜遍每一个角落,但就是找不到戴元的踪迹。

      当他来到泉眼边的时候,发现戴元的衣物放在地上,望着波平浪静的两色水面,此时的他已经想到了戴元可能的去向。

      “不,不会吧。”

      扑通一声,他一屁股坐到地上。

      这时,一道恐怖的气息席卷整座冰火两仪眼,紧接着一道明黄色的光柱直插云霄。

      “哈哈哈,终于突破了,老夫等这天已经等得太久了!”

      此时的菊斗罗身在高空,看见独孤博跌坐泉眼旁,而戴元却消失无踪。

      突破的喜悦瞬间消散一空,他身形一闪来到独孤博面前。

      看见月关出现的一瞬,独孤博心里一颤,但还是连忙起身向着月关作揖恭喜道。

      “恭喜前辈晋升超级斗罗!”

      月关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随即他轻声问道。

      “小元呢?”

      “额,殿下,额,在,在里面。”此时的独孤博像个犯错的孩子,在月关面前他没有丝毫的硬气,右手颤抖地指着一旁的泉眼期期艾艾道。

      月关瞟了一眼泉眼边上的衣服,随即右脚一抬,向着独孤博一脚踢去。

      “轰!”

      坚实的山体传来一声巨响,独孤博被月关一脚嵌入了整座山体。

      感受到那一脚所蕴含的力量,独孤博再次被月关的实力所震惊,虽然他们目前只有三级差距,但是他觉得现在的他与菊斗罗的差距依旧犹如天堑。

      就在他准备从山体中挣脱出声的时候,月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没我的允许,你只能在里面待着,如果小元平安无事,我自会放你一条生路,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这里就是你的坟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