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厕奴

      “你真是油嘴滑舌!”两轮问话,屠木公一点有用的消息也没问到,他且能不气。

      “上仙此话怎讲?”林辰略带讽刺的回应道。

      听到这略带挑衅的话,屠木公心中大怒,他就不信不能从林辰嘴里撬出些东西来:“你在千机阁呆了许久,可学到哪些本事?”

      “机械傀儡之术,博大精深,我现在也只学了些皮毛。”

      “傀儡术是不得了呀,好像要学一门控制灵魂的法术,不是吗?”黑无常意味深长的说道。

      “上仙说的是禁魂术吧?它可没那么神奇。此法术只能将妖兽的灵魂剥离,转移到傀儡身上禁锢而已,谈不上是控制灵魂。倒是听说上仙您会使用搜魂术,那可了得,竟是可以查看别人的记忆。”

      千机子传给林辰的禁魂术林辰没学,学的是控魂术。但这事林辰没给千机子说,其他人也不可能知道,更别提黑无常会知道了。

      “我倒挺喜欢有关这类的法术,你可演示给我看看吗?”黑无常说道。他对乐眺波被更改记忆的事情耿耿于怀,他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办到的,但他确信找到那个能修改记忆的人,就能找到凶手。

      “这样不好吧,”林辰表示拒绝,“这一来,此门功夫是千机子上仙所传,未经他同意随意展示不太好;这二来,我修炼也不到家,拿出来也是丢人现眼;这三来啊,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为展示本事乱杀生,这可违背了道家的原则。”

      听到“乱杀生”这三个字,黑无常的脸便更黑了。今早他处决了乐眺波,就被人指责乱杀生,林辰再提着三个字是有意挖苦他吗?

      “今天不早了,就到这里吧,你小子好自为之。”黑无常实在问不出东西来,气着转身离开千机阁。

      “恭送上仙。”林辰微微一笑。

      黑无常此次没能问出什么来,但林辰却知道对方大致掌握了些什么。屠木公很显然是知道乐眺波被篡改记忆的事情,也确定屠龙被害,以及被害的大致时间。而且他有在怀疑林辰,但也只是怀疑,没有证据。而最主要的是,他关于黑松林的事情还是一无所知。

      黑无常出了千机阁就如斗败的公鸡,他心里忿忿不平,他想不到林辰嘴这么严实,竟是撬不出任何东西。

      “史承,你去把林辰背着绿岫拜千机子为师的事情传出去。跟我斗,他还嫩了点。”黑无常不确定林辰是否就是凶手,但他确定这小子就是要跟他斗。这种‘目无尊长’的人,黑无常非得要给他些颜色瞧瞧。

      “是。”燕史承领命,传播这种消息他再拿手不过了。

      此时,屠木公一边飞着,竟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他把燕史承放下,转身就要飞走。

      “师父你要去哪?”

      “去黑松林一趟,你不用跟着。”说着黑无常就飞走了。

      是的,黑无常终于意识到了问题,那个凶手改变了乐眺波的记忆,可是却安排乐眺波在黑松林昏迷。这是为什么?这其中定有蹊跷!

      林辰是没想到黑无常竟然能如此之快意识到黑松林的问题,他现在正要离开千机阁,回翠竹园去。他在千机阁任职的事情已经捅出去了,他必须想好如何面对师父,如何解释。

      “林辰师弟,师父让我来送送你。”

      林辰刚走出千机阁,安为平就追了出来。

      “为平师兄,这是为何?”林辰很诧异,安为平来送肯定是有原因的。

      “师父想让我告诉你一些事情,好让你面对你师父的时候能有所准备。”安为平解释道。

      “什么事情?”林辰疑惑,难不成千机子和师父之间真有恩怨?

      “这事情也不好说,”安为平想着该如何解释,“先从师父这边说起吧。嗯,你刚才不是见了黑无常屠木公了吗,那你可知道我门中有二无常之说?这二无常就是指黑无常屠木公,白无常都云护。”

      “你说千机子上仙,怎么扯到二无常去了?”林辰不解。

      林辰听过二无常的说法。这屠木公因为长得黑,又常使勾魂爪勾人魂魄,所以被人冠以黑无常的外号。而且他成为结丹期上仙之后,又不像其他上仙那样取尊号,因此别人便私下将黑无常当成他的‘尊号’来称呼了。

      而白无常都云护可不一样,因为他尊号为‘无常’,又加上他白眉、白发、白皮肤,所以世人才戏称他为白无常。

      这二无常,常常被人拿到一块来说,可是这二人性格却是截然相反。一个性格暴躁,一个性格却温文尔雅;一个为人处世霸道,另一个却为人低调。至于林辰见过黑无常,却从未见过白无常,这还是因为白无常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林辰,这是你有所不知,你师父和我师父之间有些隔阂,这和我师父大弟子,也就是我师兄白无常都云护的死有关,你就听我慢慢给你讲……”

      白无常都云护是千机子的徒弟,这是林辰万万没想到的。那林辰的师父又和白无常有何关系?为何安为平说都云护的死,让林辰的师父和千机子之间产生隔阂呢?

      对此,安为平将他所知道的事情一一告诉了林辰:“师父是在无常上仙死后才收我为徒的,具体的事情也是听师父说了才知道的。无常上仙和师父亦师亦友,那条机械龙与其说是师父一生心血,不如说是师父和无常上仙两人的共同心血。

      后来师父发明了天罡炮,威力巨大,他便想将天罡炮安装在机械龙身上。无常上仙也很支持师父的计划,并成功尝试将天罡炮安装在了其他机械傀儡上,那条机械犬便是他们当年的试验品。

      可是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天罡炮的安装势必会破坏机械龙原本的协调性。经历过数次失败,师父本打算放弃尝试的,可是无常上仙却很坚持。不过,他又做了不知多少次尝试,可是结果依旧是失败的。

      有一天,无常上仙兴奋的说他终于想到完美的办法,希望师父能配合他。可是那时候师父已经放弃,甚至劝无常上仙不必再尝试了。可是无常上仙却说他这次一定行,之后便一个人躲进了屋里去了。

      师父本是想上仙这次失败后就会死心,便没有理他。直到上仙他独自呆在屋子里后的第三天,那天夜里,屋子突然发生爆炸。师父说那是天罡炮发生故障,能量泄露导致的。

      师父也不清楚那次为什么能量会那么巨大,整个屋子被瞬间炸毁。而且按理说,无常上仙乃是位列仙班之人,一场爆炸是不会要了他的命的。可是那时候上仙为护住机械龙的安全,竟舍生保全了机械龙。

      后来大火扑灭,机械龙完好无损,可是无常上仙他却是仙逝了。师父对此事一直很后悔,后悔当初提议将天罡炮安装到机械龙身上,后悔后来他自己又选择了放弃。

      而且事后,师父发现天罡炮竟真的完美安装在了机械龙的身上,他便更加心怀内疚。他常常自责,他说若是当时他能在无常上仙身边,就算有什么危险也能跟他有个照应,他就不会出意外了。

      后来你也知道,师父他一直试图将机械龙之后的工序完成,让它能真正的变化成人形。所以说来,师父这样不眠不休的工作,也是希望能尽早完成无常上仙未完成的事业。”

      林辰听了讲述,还是有一丝的不解:“那这事和我师父有什么关系?”

      “你不知道吗?”安为平疑惑的说道,“你师父,绿岫上仙她当年可是和无常上仙是一对恋人。如果无常上仙没有出意外的话,他们不久就要完婚,结为夫妻的。无常上仙死后,绿岫上仙便将那次意外怪罪到了我师父头上,师父也觉得有愧于绿岫上仙。正因此,两人之间便一直有着难以化解的心结。”

      “竟有这等事情?”林辰知道自己麻烦大了。林辰背着师父在千机阁任职,已经是大不敬了。现在知道师父和千机子的关系,林辰所为便是罪加一等啊。师父会原谅他吗?林辰只能自求多福了。

      安为平继续说道:“师父让我送你,其实也是想让我告诉你,莫要怪罪他,他也是看上你的才华才将你留在千机阁的。现在事情捅出来了,绿岫上仙肯定会责罚你,师父为此也感到很抱歉。所以如果你师父不让你再来千机阁,师父他也不再强求你来了。”

      千机子不强求他来,但现在林辰不得到师父的同意,他也万不敢来呀!

      “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也别送了,这一切还需要我自己去面对。”林辰说着就撇下安为平自己走了。此时,林辰已能预感到,这场暴风雨来的肯定是很猛烈的。

      不过,暴风雨还没来,林辰已经不得安生了。谣言已四起,全宗的人都在传绿岫上仙收的四弟子偷偷拜入千机子门下的事情。林辰这个罪人是当定了,名声是败坏了。不过,此时林辰已经没心情想如何辟谣了,而是想着该如何向师父请罪。

      林辰一回到翠竹园,气氛就非常不对。平常对他笑嘻嘻的大师姐,此时却跟他黑着一张脸:“你回来了,师父正等着你呢,快去吧。”

      林辰怯生生的走进里屋,不敢抬头:“师父。”

      “跪下!”绿岫上仙从没有如此动气过。

      见此,林辰不敢说什么,立马便跪下。林辰来断剑门不到一年,竟然惹得绿岫上仙两次大动肝火。

      “你真的背着我拜千机子为师了?”绿岫上仙怒斥道。自己的弟子偷偷转拜他人为师,乃是奇耻大辱啊!

      “没有,师父,我没有拜千机子上仙为师。”林辰赶忙否认。

      “那你可是背着我去千机阁?”

      “是的。”林辰小声说道。

      “好啊,你有本事啊。你说要去兵器局任职,我让你去。你回来说是在机械处做事,怎么跑千机阁去了?”绿岫上仙脸气的都涨红了。

      “师父你听我解释,”林辰诚惶诚恐的解释道,“徒儿本不知道有千机阁这地方,那时去兵器局,不识路,误入了千机阁。并且误把千机阁当成报到的地方,误打误撞过了千机子上仙设下收徒的三项考验。后来徒儿知道这一切都是误会,本想离开。可是千机子上仙说怕这样会有辱他和师父你的名声,就将错就错,让我在那里任职了。”

      “好多误会啊,合着你瞒着我是不想让我误会是吧?还不想辱没了我的名节是吧?现在好了,你让我怎么不误会,你怎么不辱了我的名节!”绿岫上仙大怒不已,外面驻足偷听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师父,徒儿知错了。徒儿真不是有意瞒师父的,徒儿也没做出背叛师父你的事情。”林辰觉得自己心里也是万分委屈。

      “辰儿,你当初本就不是打算拜入我门下,咱们俩的师徒缘分也是我一厢所愿。你若是真的不愿做我的弟子,我今天便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绿岫上仙说得自己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听了这话,林辰跪着爬到绿岫上仙的跟前:“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你待徒儿恩重如山,你亦是我师父,更如我生母一样。不管当初我是为寻母而来,现在我已做了你的徒弟,终生便是你的徒弟,还请师父莫要赶徒儿走!”

      林辰连连磕着响头,请求师父能够原谅。

      见此,绿岫上仙俯下身来,拉住林辰:“辰儿,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孩子一样看待。你说的话我信,这里的误会我会查清楚的。只是希望你记得,此事莫要再做了。”

      “师父,徒儿有错,自当受罚,还请师父惩罚。”林辰领罪。绿岫上仙待他如生母,林辰如此期瞒她,的确是罪不应当啊。

      “行,我罚你禁足,没有我的同意,你不得踏出翠竹园一步。”

      “谢师父。”

      这次绿岫上仙的处罚,林辰接受了,而禁足对林辰来说也是最好的结果。

      林辰出了里屋,眼角的泪水还没来得及干。他拜别了守在门口的三位师姐,便独自回房静思了。

      而面对此事,江云水三人面色都显得挺凝重的。池映夏也笑不出来了,她的确讨厌林辰,而且这个事件也是因她而起的。可是她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伤害了林辰,也伤害了师父。

      至于受罚后,林辰便在翠竹园呆了两日。这两日虽然清闲,但林辰还是有事放不下心来。这日,林辰去找了小喇叭,可是他人不在,于是林辰便去找了大师姐江云水。

      “大师姐,你可知道小喇叭去哪了吗?”

      “他替师父取信去了。”江云水答道。她知道林辰一人拜二师是误会后,倒不再对林辰板着脸了。

      而说来,门中信件是统一放在收发室里的,一般由专门弟子进行寄送,但有时有些重要的信件还是需要亲自去取的。在翠竹园里,这一般都是由小喇叭负责跑腿的。而小喇叭为小算盘的事情难过了两天后,便又主动从新开始做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