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宝白雪公主

      “你就是他们的族长?也不怎样嘛?不过你们一起受死吧。”蚂蚁王望着刚刚赶过来从他手中救下猪王的云荣。

      我(云荣)立马紧握左拳,大腿向下弯曲踏地一跃,瞬间来到蚂蚁王身旁,蚂蚁王立马双臂合10挡着,可是云荣那一拳蕴含着无穷的细胞分子原子碰撞发生了核巨变岂能说挡下就挡下,蚂蚁王瞬间被击倒在地。

      我望着轻伤的蚂蚁王手捏拳头,蚂蚁王知道自己也不是对手,不得不准备自己的后手:“刚刚本王大意了,没有躲小伙子接下我这一招吧全力一击。”

      只见蚂蚁王把全身的力量汇聚在手上,踏地一跃一拳击飞云荣。望着眼前的滚滚尘沙,冷笑道:“能死在我这一拳下面,你的实力很不错。”

      “好强啊,差点就伤到我表皮。”我从漫天的尘沙中走了出来,望着一脸高兴的蚂蚁王。

      “这怎么可能?一定是我产生了幻觉,对我现在就在幻阵中,必须立马离开幻阵。”蚂蚁王一时接受不了,还以为自己在幻阵中。

      “幻阵?疯了?现在人承受能力这么差吗?”我也不管蚂蚁王是不是真疯还是假疯一拳撂倒蚂蚁王。突然间不知为何我心中感到阵阵寒意,身体不由得向后退几十步,刚退完不久,一个人一把剑刺向云荣,云荣见此立马防御罩,随后挥动左拳击飞此人。

      “能躲过我龙傲天一击,小子你不错啊。”只见一个人手拿宝剑面对云荣一脸欣赏,那个人背后站着一个老者。

      “龙族之人吗?金仙和半步金仙看来是为了胡灵来的,他们为什么能找到这里?我不是动用了逆天封印之术封印我们的的信息?就算是大罗真仙也推不动到我们位置与信息。”我望了望老者和龙傲天一脸谨慎,看来此地不宜久留已经暴露,不由的询问着他们:“我只想问一下,你们为什么能找到这里?”

      “你的阵法还足够隐秘,如果不是你们大战我还无法找到你们。”龙傲天把左的手的寻魂石收入自己口袋然后认真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云荣询问:“你也只有两个胳膊两只腿没什么出奇的,凭什么让胡灵跟着你跑?不过你知道这样你会死的很惨。”

      “两个一起上吗?”我望着金仙老头谨慎的问道。

      “不,杀你那还用宰猪刀。”龙傲天望着云荣然后对金仙老头说道:“你先下去吧,我一个人能应付得了。”金仙老头刚想说话,但是看到龙傲天的不耐烦想到云荣真仙中期修伪就立马下去了。

      “傻逼,能群架何必单挑。”我内心不断的抱怨着,想不到这个世界真的有这号人物,不过也好有他这样的猪一样的对手说不定能反败为胜。

      望着向我杀过来的龙傲天,我一脸笑容一拳撂倒叫你装逼。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半步金仙强者洪荒真仙排行榜第一百位,怎么可能被你击败呀?何况你还是真仙中期。”龙龙傲天一脸不敢相信,不断的抱怨着。

      “傻逼,怎么不可能?自己生命都在我手里了,还一百名?说不定你自己爸妈花钱买的。”我顿时心里大烦一两拳揍在龙傲天的脸上,顿时龙傲天的脸肿了起来,然后警告他:“不要说话,再说话我就要下死手,还有你可不要乱动不然你的少主就没命了。”警告完龙傲天后,望了望杀过来的老者。

      老者缓慢的停下了脚步望着云龙说道:“我家少主是龙族十长老之子,阁下还年轻,如果杀了我家少主,那真的与龙族就不死不休了。”

      “当下的事当下说,一万年之后的事,一万年后再说。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不杀他。”我一脸懵逼呀,难道放了他就能一笔勾销了?当前主要的问题就是你对我的生命危险最大,以后的事情说不定有转机。

      “你说吧,我看一看。”老者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这真仙毒丹,只要你吃下,然后走进我们族运长河,这样的条件对他这位十长老的儿子不算过分吧?”我看了看老者,然后对龙傲天说道:“你看你这个少主当的也不咋样,手下连你的生命都不管了。”

      龙傲天刚想说什么,但是嘴唇说不出来,只是用眼睛狠狠的怒视着那位金丹老者,金丹老者看着龙傲天的暴怒的眼睛想了想最终还是吃下了,然后对我说道:“记得你的话不要伤害我,少主的生命。”

      “你老放心,我是不会伤害你少主的性命的。”我望着老者说道,我真的是不会杀害他的少主,只是把龙傲天献祭给天道,至于天道怎么办和我云荣没什么关系。

      “竟然他进去了,那你也给我躺在地上吧,放心我是不会杀了你的,不过经脉四肢就有点多余了。”望着老者进去云荣果断出手断其四肢,毁掉身上所有经脉丹田,绝对不能留龙傲天这个不定的因素在这里。

      “既然进来了,那何必要那么早就出来呀?”云荣立马出手调动族运长河对其发出猛烈一掌,老者见此立马挥动右拳,拳掌相碰,发出剧烈的爆炸声音,云荣倒退几百步受了一点轻伤。老者见此并没有停下,乘胜追击,挥动右拳,云荣见此瞬间融入族运长河调动族运长河对其施压。

      老者不为所动,右手汇聚无穷能量击打在族运长河,族运长河振动不断摇摆不停。当老者再次握拳时突然口吐鲜血,吐出一大堆乌黑的血。

      “好险,终于毒都发了,幸好他没有发现是此毒丹在我族运长河中可以爆发出十几倍毒力。”我内心顿时大喜,差点就死了,不过好在毒发及时,现在局面顿时反转。

      “小子可以呀?不过不要高兴太早,就算我失去五分之一的力量,但照样可以杀死你。”老者擦干自己自己嘴唇上的鲜血,继续攻击命运长河,不过好在云荣可以苦苦支撑着,不让他攻破,把老者死死困在命运长河。

      草族,“族长有何命令?那些战败者如何处理,还有那个龙族之人。”猪王和鸡王询问草炭草灰。“族长命令一半献祭天道,一半献祭给族运长河。”草炭草灰齐齐的回答道。“你们这是胡来,那可是龙族十长老唯一的儿子。”胡道立马反驳道,本来他不们三个人不想来,但是为了龙族之人还是来了。鸡王和猪王也是满脸害怕望着草炭草灰。

      “族长说了放了他,他也不会放了我们,我们把他祭天求天道让此地隐居虚空,世人找不到?”草炭草灰又接着说道:“他们都找不到我们,你们还怕他干嘛?”此时众人已经不说话了,可以说同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