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やみ旬果无码

      R.P.D警局的大门口已经失守,密密麻麻的丧尸涌了进去,疯狂的抓挠和撞击着警局的大门!

      这是最后的庇护之所,绝不能让它们攻入警局!

      警局内的众人神情凝重,正在仔细聆听老局长下达的指示!

      “听我命令,收集武器弹药,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使用!

      所有能动弹的人员分为三组,把警局内所有的木桌和椅子劈开,把所有的门窗加固并堵上障碍物!

      我负责一楼!

      马文,你带一组人负责二楼!

      ....”

      随着老局长的命令下达,众警员纷纷动员起来!

      有的负责站在窗口处掩护,有的负责协助搬运障碍物:

      有的负责收集桌椅,有的负责劈开,还有一些拿着劈出来的木板和椅腿负责给窗口钉上....

      有了老局长的亲自坐镇指挥,仿佛让众警员有了主心骨!

      虽然眼前情况危急,但各个小组的分工却井然有序,忙而不乱!

      尽管弹药几乎耗尽,但只要把R.P.D警局的各个门窗严密堵上,那些活死人应该就攻不进来了!

      随着窗口处警戒人员不时发出的枪响,此时在附近街道的屋顶阴影处,几个四肢贴地爬行的生化兵器正飞快地往R.P.D警局的位置奔来...

      马文正在二楼的一个窗口帮忙钉上木板,突然后面的一个警员大喊道,“马文长官,二楼通往洗浴室那边区域的门被锁住了!”

      他转过头来有些诧异,“那个门不是一向都不上锁的吗?”

      转瞬一想,顿时明白了过来!

      应该是艾隆斯那混蛋走的时候把门锁住了!

      “不要管那边的区域了!赶紧把其他的窗口堵住!”他朝着那名警员大喊道。

      此时负责三楼的小组人员正在挥洒着汗水给窗口钉上木板!

      两名警员正在走廊上用力推着柜子,准备给前面的同伴充当障碍物!!

      “这柜子可真沉!”

      一个警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那是什么东西?”随着刚才眼角的余光,他好像看见后面不远的走廊拐角处,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从天花板上飞快爬过!

      “什么情况?”另外的警员急忙拔出手枪,紧张的躲在柜子后探头往那边看去,却什么也没看见!”

      “你看见什么了?”

      “刚才那边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天花板上爬过去了,速度挺快的!”

      “那些东西不是只会像行尸走肉般缓慢移动吗?怎么可能还会飞檐走壁不成?你是不是太紧张看错了?”同伴质疑道。

      “难道是自己看错了!?”看着空无一物的走廊,他有些纳闷。

      “快把柜子送过去吧!那边等着急用呢!”同伴催促道。

      他点了点头,郁闷的将手枪塞回枪套里,两人再次行动起来。

      此时,两人背后的走廊天花板处,出现了一条诡异的舌头,粗略估计,竟有三四米长!长舌的尽头,出现了一只舔食者的身影...

      这两名全身湿透的警员还浑然不觉,正推着柜子往前走,突然一人“嗖”的一声被飞快的往后拖走!

      另外的警员惊诧的回头看去,不由得瞳孔放大!

      那是什么怪物?

      顺着他惊恐的目光看去,在背后的走廊通道上,一只脑子外露,浑身上下没有皮肤露出粉色的肌肉、前方两手长着利爪的无眼怪物!

      它长满尖牙的嘴里吐出了一条奇长的舌头,正将自己的同伴往它那里拖去!

      那正是一只舔食者!

      他还未来得及反应,被拖走的同伴已经到了它的跟前!

      被托走的同伴刚发出一声惊呼,只见它举起锋利的巨爪狠狠一挥,一爪将其头颅给切了下来!

      鲜血瞬间喷涌而出,甚至还溅到了他的脸上!

      “Oh,Fuck!”他赶紧手忙脚乱的掏出了手枪,朝着舔食者的方向扣动了扳机!

      “砰砰!”两枪过后,枪里却已经没有了子弹!

      只有一发子弹打中了舔食者的肩膀,它发出一阵嚎叫,长满尖牙的口中长长的舌头再次如闪电般飞出!

      “啊!...”才刚发出一声惨叫!

      “噗!”

      他口中发出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舔食者的舌头从他的眼眶处将脑袋插了个对穿,他手里的武器顿时无力的掉落在了地上...

      走廊的枪声引起了负责三楼的其他警员的注意。

      “那边什么情况?”三楼小组急忙跑出房间前往走廊通道查看!

      “Oh,Shit!”他们惊恐的发现走廊有只前所未见的怪物正在津津有味的吸食着地板上警员尸体的脑浆!

      众人赶紧掏出手中的武器朝舔食者射击,它被这猛烈的火力打得连连后退,急忙嚎叫着转身逃走了!

      “快,快找东西把走廊堵上!去一个通知其他人!有新的怪物进来了!”领头的警员朝同伴们急喊道。

      ...

      此时二楼的一个暗房里,墙角的高脚柜上放着一个留声机。

      随着上面一个光盘轻轻的旋转,留声机发出了一阵悠扬的音乐声!

      几个并排而列的陈列柜上,摆满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密封透明玻璃罐,里面的液体中似乎还泡着些什么东西。

      悠扬的音乐衬托着外面传来的枪响和丧尸的嘶吼声,整个房间内透露出一股无比诡异的气息!

      天花板处,昏黄的暗灯照射在那些泡着不知名物体的玻璃罐表面,略带斑点的光线来回折叠反射在艾隆斯的脸上,让他的面目变得有些扭曲!

      一旁的凯瑟琳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她突然想起了之前别墅着火时,那个救了自己的男子和她说过的话!

      刚才和艾隆斯一起过来这里后,艾隆斯却将门反锁上,然后打开了留声机!

      这让凯瑟琳有些迷惑不解。

      “艾隆斯叔叔,这里是什么地方?您不是...要回去指挥吗?”她忍不住疑问道。

      “嘿嘿嘿...这里是我的专属房间!平时没有人能进来这里!”艾隆斯诡异的笑着,嘴里发出了他那令人不舒服的尖细嗓声。

      “你知道吗?那些罐子里装的全是人体器官!那可都是我亲自动手的杰作!”艾隆斯得意的看着陈列柜上的那些玻璃罐朝她努了努嘴!

      “什么?!”站在柜子旁边的凯瑟琳吓得后退了好几步,远远躲开了那些恐怖的罐子!

      艾隆斯又继续扯着他那尖细的嗓子道,“这些器官取出来的时候,它们的主人有些还没有断气!能够亲眼看着这些热气腾腾的艺术品呈现在自己的面前,那可真是她们的荣幸!

      你不知道她们当时脸上的表情,那种感觉真的是令人无法自拔!”

      他看着这些罐子得意的说道,脸上满是陶醉无比的表情,仿佛在欣赏着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此刻,凯瑟琳感到自己的神经快要崩溃了!

      眼前这个平日威风八面、人模人样,对自己和蔼可亲的警长,原来是一个疯子!

      不,是一个无比变态的杀人狂!

      那个男子为什么会提醒自己小心艾隆斯,他到底是谁?他还知道些什么?

      不过此刻,凯瑟琳已经无心去细想这件事情了!

      因为眼前的艾隆斯站在门口处挡住了她意欲逃离的脚步,手里的左轮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准她!

      “别怕,小宝贝!看你那可爱的小脸蛋和那正点的身材!啧啧啧...配合好叔叔,一会我把你的心脏拿出来给你看看!像你这么美丽的人儿,想必你的心脏也是完美无比呢!

      我本来还想先好好的怜爱一下你,现在都舍不得弄脏你这美丽的身子了呢!

      不过没关系,等我把你的心脏拿出来细心保存好,我再放心的好好疼爱你!”

      艾隆斯边说边狞笑道,扭动着脑满肠肥的身躯开始向她走来!

      他的话让凯瑟琳胃里一阵干呕,差点吐了出来!

      看着艾隆斯那逐渐靠近的狰狞嘴脸和黑洞洞的枪口,她吓得连退了好几步,一不小心撞在了柜子上,一个玻璃罐子摇晃着摔落了下来!

      “啪”!!!

      玻璃罐子应声而裂,一个泡的有些发白的脑子滚落在凯瑟琳的脚边,她吓得尖叫起来!

      “嘿,小宝贝儿!注意点,那件艺术品可是花费了我好大的力气呢!”艾隆斯有点责备的说道。

      他摇摇头脸上突然泛起了一丝邪恶的微笑,似乎想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

      “它的主人也是一个美人儿!不过还是不及你漂亮!当时我把它取出后,我还趁热把我的XX放进她的脑袋里!哇哦,那种感觉,真的是妙不可言!”

      凯瑟琳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呃”的一声吐了出来!

      可是许久未进食的胃里却没有什么东西,只是吐出了一口泛黄的胃酸!

      走了过来的艾隆斯却毫不在意,伸出左手掐住了她那白哲的脖颈,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

      走了几步,将她摁倒在桌子上!

      看着压在身下的凯瑟琳那高高起伏的胸腔,以及她那因窒息而憋得涨红的脸蛋,艾隆斯不由得贪婪的吞咽下了一口口水!

      真是个尤物啊!

      他还从来没有碰见过如此完美的猎物!

      艾隆斯左手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左轮塞回了枪套里,随后右手狠狠的撕扯着她身上的白色紧身毛衣!

      突然!

      他感到左侧脖子一凉!

      随后一股带着油腻脂肪的血流喷了出来!

      艾隆斯左手下意识的捂住了脖子的伤口,身子失去平衡狼狈地从桌子上滚落了下来!

      他左手捂着脖颈,右手撑在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眼睛惊诧的向凯瑟琳望去!

      她的右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锋利的物体!

      随后艾隆斯发现,那是他平时用来进行”艺术工作“的解剖刀!

      “Fuck!你这个贱人!”艾隆斯又惊又怒,嘴里咆哮着发出了咒骂!

      尽管他左手死死压着脖颈,但强劲的血流却仍欢快的从指缝间渗出!

      看样子是捅到颈动脉了!

      此时的凯瑟琳面无血色,她神情呆滞的站在桌子边,握着解剖刀的右手仍在不断剧烈颤抖!

      直到艾隆斯的右手摸索着准备掏出手枪,她才突然回过神,随后发狂似的冲了过来!

      艾隆斯反应不及,被推得往后一个踉跄撞在墙面的窗户边!

      肥胖的身子还未站稳,凯瑟琳却早已经靠近!

      她纤细的左手不知道哪来的巨大力量,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臂,随后右手紧紧握住的解剖刀疯狂的朝艾隆斯的颈部刺去!

      一下!

      又一下!

      ....

      凯瑟琳机械的挥舞着手里的解剖刀,脸上和身上到处沾满了油腻腻的血迹!

      她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捅了多少下!

      直到身前的艾隆斯许久不见动弹,她才终于回过了神来!

      她抬眼向上看去,正对着的是艾隆斯那张死不瞑目的猪脸!

      “啊!”凯瑟琳吓得尖叫一声,连连往后退去,手里的解剖刀也扔在了地上!

      “我杀人了!

      我杀死了艾隆斯...!

      啊...!!!”

      此时血色全无的凯瑟琳无助的靠在了墙边,看着对面仍站立着靠在窗户边的艾隆斯的尸体惊恐的连连摇头!

      她惊慌的在白色毛衣上拼命的搓着双手,想要把上面的油腻血迹擦掉!

      但除了白色毛衣沾上了更多油乎乎的红色血迹,其他都是无用功!

      许久,凯瑟琳终于放弃了这个动作!

      她蜷缩着身子靠在了墙角处,不禁掩面痛哭!

      “为什么会这样子!?

      这座城市到底是怎么了!?

      爸爸,你到底在哪里?

      ...”

      “哐!”突然对面的窗户发出一声脆响!

      凯瑟琳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只见前方的窗户突然被打碎,玻璃渣飞快的洒了一地!

      外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随后在她惊恐的目光中,一个嘴里长满尖牙的脑子探了进来,接着它口中伸出了一根长长的舌头,飞快的在艾隆斯的脖子上绕了几圈,然后拖着他的尸体闪电般的消失在了窗外!

      “啊!!!”凯瑟琳吓得花容失色,她尖叫一声,慌忙站起娇躯打开房门跑出了房间....

      ...

      此时警局的其他楼层,经过一番激烈的交战!老局长和马文带着仅剩下的两名警员龟缩进了一楼楼梯口的照片冲洗房里!

      四人样子狼狈不堪,身上的警服皆是斑斑血迹!其中一名警员还捂着腹部,似乎受了重伤!

      “天啊!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受伤的警员艰难的喘息道。

      “该死的!外面到底有多少这种东西?”另外的警员绝望的喊道。

      老局长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着粗气,并没有说话,他背对着众人,此时脸上表情不得而知!

      但肯定很难看!

      因为此时所有人都明白!

      R.P.D警局,彻底沦陷了!

      浣熊市最后防卫力量的指挥部,失守了!

      这座城市的一切,已经全完了!

      “埃迪呢?有谁看到他了!?”马文喘息着回过神来,发现没有埃迪的身影。

      侥幸没有负伤的警员回忆了一下,“刚才咱们在大厅往这边撤退时,我好像看到他往二楼的方向去了...”

      “真他妈的见鬼!”马文罕见狠狠的爆了一句粗口!

      旁边的警员又接着道,“当时有只怪物在楼梯口的窗户那里偷袭,罗斯为了保护那孩子急忙推了一把,他自己却...”讲到此处,他的声音逐渐微弱了下来,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众人闻言皆是沉默不语,空气中弥漫着无比悲伤的气息。

      “那孩子可能还活着,我得出去找他!”半响,马文的声音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默。

      “马文长官,你疯了吗?”刚才说话的警员震惊不已!躺在地上的重伤警员此时也是投来了不解的目光!

      刚才开口的警员又语气沉重的接着道,“警局里面现在到处游荡着这些该死的东西!虽然我不想说让你伤心的话,但这种情况下那孩子很可能已经没命了!”

      ...

      马文脸上的肌肉抽动着!

      他一字一句缓缓的说道,“永远不要放弃希望,哪怕只有一丝丝可能!

      世间有许许多多的奇迹,正是因为一直没有放弃,所以才能被创造出来,流传于世!

      对于那些身陷险境的人来说!

      我们,就是他们那仅有的一丝丝希望!

      除了作为警员的我们,还有谁能够去救他们呢?

      所以,这就是我们为之存在的原因!”

      他缓缓说完,右手紧紧的握住了胸前的警徽!

      接着他又平静的说道,“这是我个人的行为!我会为自己的行动负责!”

      老局长微笑着看着马文,眼神中带着欣赏,还有些恍惚——他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

      短暂的沉默后,他开口道,“说得好!马文,我支持你!”

      马文将身子转向老局长,“请您和大家伙保重!千万保护好自己!一定要活下来!”

      说完,他伸出右手重重的朝众人敬了一个礼!

      随后握住了门把手,准备开门离去!

      “等等!”一双粗糙却温暖有力的大手握住了他准备打开房门的手!

      马文惊讶的看向了这双大手的主人——是老局长!

      “我和你一起去!”老局长用平静却又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

      “局长...!”马文和身后的警员意欲劝阻道。

      他摆了摆手,打断了众人的话。

      “多一个人,安全就多一份保障!好了,你们不要再说了!”他无比坚定的说道。

      “我们也和你一起去!”身后的警员急声说道,地上受伤的警员也挣扎着想坐起身,但伤口处传来的剧烈疼痛却让他龇牙咧嘴,不得不停止了想起身的动作!

      “躺着别动!”老局长大步上前,蹲下身子伸手按住了受伤警员的肩膀!

      “今晚失去的兄弟已经够多了!我不能再失去你们!你们还年轻!一定要活下来,把R.P.D警局的精神传承下去!

      未来,是你们的!!!”老局长缓缓说道,眼神无比坚定!

      接着他又威严的说道,“马克,你留在这里照顾好汉森!如果我和马文没回来,你们有机会就突围出去!

      不要放弃和外界联络,浣熊市的动静这么大,外面一定会派人来救我们的!

      好好活着!这是命令!!!”

      “长官...”两名警员微微哽咽着。

      这也许是老局长对他们下达的最后一次命令了!

      想到此处,两人不禁再次红了眼眶!

      随后,他们缓缓了向眼前的两位长官敬了一个礼!

      老局长转过身去,也是微微红了眼眶!

      “好了,事不宜迟!马文,咱们赶紧行动!上帝保佑那孩子还活着!”他举起了手里的温彻斯特M1897散弹枪,用力“咔擦”一声将子弹上了膛!

      马文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举起手枪转动了门把手,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闪身出去。

      门外,天花板上的灯管部分被弄坏了,正随着裸露的电线摇摇欲坠。灯管“吱呀”着不断摇晃,灯光一闪一闪地照射着凌乱不堪的走廊。

      很快,两人的身影便消失在这若有若无的光影之中...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