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网站由美国法律维护

      等到苏杨参观完社团大楼出来时,已经是将近5点钟的时间了,这个时候加入社团的学生们都在进行社团活动,没有加入社团的学生们已经回家了,还在学校庭院中闲逛的学生寥寥无几,吴然和林筱也就撤了招新摊位。

      “苏杨,等等!”在他即将踏出校园大门的时候,后方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

      苏杨转身一看,胖乎乎的吴然学长正加大马力朝他飞奔过来,只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他身边。

      “学长深藏不露啊,胖子也能跑的这么快!”

      “去、去你的!说胖子跑的慢那是歧视,我们胖子只是长跑不行而已,短跑速度和正常身材的人是一样的。”吴然大口喘着粗气,又问道:“你往哪个方向走?”

      “不远,沿惠海东路走到益丰公寓,大概十几分钟的路程吧。”

      “行,我陪你走一段路到公交站,顺便问你一些事。”

      虽然吴然和苏杨只认识了一个小时,但有林筱筑桥搭线,两人的话是没少聊,因此吴然的社恐症状倒是缓解了不少,至少是能和苏杨正常沟通了。

      “其实吧,在你去社团大楼参观的时候,还有一个新生找我报名加入了哲学部。”

      “这不是挺好的吗?”苏杨心里乐开了花,这代表他只需要再拐一个新生过来就可以完成系统任务了。

      “但是,那个新生吧......有点奇怪。”

      吴然将他所注意到的“没有脚步声”、“偷听”、“渗人的笑容”等细节说给了苏杨听。

      “你描述得为啥那么像恐怖小说里的幽灵啊?”

      “事实就是这样啊,我实话实说。”

      “好好好,就当你说的是真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你不知道?”

      “什么意思?”

      “我说的这个人和你是一个班的。”

      “蛤?”苏杨越来越晕了,“刚开学,我连同学的名字都没记全呢。”

      “啊,抱歉,我把这点忘了。”

      疑神疑鬼的吴然消停了下来,略显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小平头。

      “你说下她叫什么名字吧,既然是一个班的,那我总归是要接触的。”

      “叶咏珊。”

      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苏杨失神了。

      “怎么了?”留意到苏杨的呆愣,吴然有些困惑。

      “她和我以前是一个初中的。”

      “那就说的通了。”胖学长激动的打了个响指,“她可能是暗恋你啊!”

      “不可能。”苏杨淡淡地留下一句话,没等吴然再次发问就又喊道:“那是你要坐的公交车吧,快上去吧!再见了您嘞!”

      把学长赶上了车,目送着公交车走远后,他转身走进了惠海路的商业街。

      虽然天还没黑,但现在正是学生党和上班族放学下班的高峰期,夜市早早地开了起来,各种小吃的香气到处流窜,吸引着劳累一天之后饿肚子的人们。

      “一份青椒肉丝炒面......”苏杨扫视着菜单,“还要一份香肠炒饭。”

      “好嘞!请稍等一会儿。”

      人物:王刚

      烦恼1:买房的钱还差一些,但是那么好的户型可能会被别人捷足先登啊

      心声:“还要赚更多钱,为了这个家,唉。”

      积分奖励:50

      见小吃摊老板似乎还要忙碌一阵子,他暂时离开了摊位,准备在附近再逛逛,买点儿其他零食。

      “铁板豆腐、烤鱿鱼、羊肉串、冷面......”在心里默念着琳琅满目的小吃名单,苏杨一时间有些难以抉择,但是摸了摸空空的钱包,看着其他摊位人满为患的样子,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铁板豆腐。

      就这样快速买完了零食,苏杨不紧不慢地回到了炒饭炒面的小吃摊。

      此时,除他之外还有一个挎着单肩包、和他年龄相差不大的少年在摊位前等待,应该是在苏杨去买零食的时候过来的。

      这少年头戴鸭舌帽,留了较长的头发,还和苏杨穿着同样款式的校服,低头玩着手机,让苏杨一时间看不清他的面容。

      只是随意地看了一眼,苏杨就不再关注对方,开始静静地欣赏小吃摊老板颠勺翻炒的技艺。

      就这样慢慢过了一会儿,他闻到一股香烟的刺鼻气味。

      苏杨顺着烟味传来的方向瞥了一眼,发现刚才玩着手机的鸭舌帽少年嘴上正叼着一根香烟。

      那少年吸烟的技术似乎还不是很娴熟,抽着抽着就咳嗽了起来。

      “炒饭好了。”

      听到老板的声音,鸭舌帽少年慌乱地收起了手机,想要去接老板打包好的炒饭。

      “不好意思,不是你的,你的还要再等一会。”老板将炒饭递给了另一边的苏杨。

      在苏杨拿过炒饭的时候,他总算是看清了那位鸭舌帽不良少年的面容。

      少年的脸非常稚嫩,散发出一种英俊与可爱共存的中性美感,但是眼眶下的黑眼圈、焦黄的面容都让人能明显看出他的颓废,或许是遭遇了什么挫折吧。

      “炒面之前就做完了,拿好。”

      不良少年意识到自己闹出了乌龙,不好意思地收回了双手,眼神飘忽不定,不小心撞上了正打量着少年相貌的苏杨的视线。

      “啊谢谢。”二人的视线刚刚撞上一瞬间就再次分开,苏杨虽然对这位不良少年有些好奇,但终归是陌生人,没有选择与之对话并动用系统的聆听功能听取心声。

      付完了钱,苏杨带着晚饭满载而归,走进了离商业街不远的益丰公寓。

      夕阳西下,天色渐晚,他现在已经站在了公寓9楼的家门口,观看着走廊窗外的晚霞美景。

      这是在做心理准备应付叛逆期的姐姐。

      深呼一口气,苏杨摁下了门铃。

      没有动静。

      “还没回家吗?”

      他取出钥匙开了门,然而在开门的一瞬间,一股强烈的焦糊味直接冲着他的鼻子来了一记重锤。

      “姐!你是在做菜吗?”

      公寓不大,只有一间小厅、一间卧室和配套的厨房厕所,苏杨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厨房里忙乱的苏晴的身影。

      脱鞋、放包、关门一气呵成,他直接跑进了厨房。

      “你可真是个小天才。”看着锅里黑炭一样的玩意儿,明知在这个时候说风凉话一定会惹火姐姐,但他依然是忍不住嘲讽了一句。

      不过苏晴就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冷漠地把锅里的东西倒在了垃圾桶里,再次无视了弟弟。

      “我回来的时候刚好碰见妈了,她说是因为公司有事所以才大老远跑到惠海路来,正巧准备顺路来咱们公寓看看,还给咱俩买了晚饭,不过之后她又被公司领导一个电话叫走了,说是改天再来。”

      苏杨知道实话实说姐姐一定不会老实吃饭,只能拿老妈扯谎了。

      依然没理会弟弟的言辞,苏晴单手举着厚重的铁锅在水槽上刷起锅来,钢丝球的滋滋声此起彼伏,苏杨也就这么站在一边观看着。

      突然,苏晴的手抖了一下,铁锅也随之摇晃,就在铁锅即将脱手之际,旁边一只突然伸出的手接过了即将掉落的铁锅把手,挽回了整个锅身掉入水中的命运。

      “不要逞强了,好吗?”这锅确实很重,哪怕是力气比较大的苏杨也险些没有握住,怪不得姐姐会突然没有力气导致铁锅脱手。

      听到弟弟的劝诫声,苏晴这次没有再无视弟弟,而是转身面对面,用冰山一样的冷漠眼神直视了苏杨的双眼,随后卸下围裙快步离开了厨房。

      表情很完美,就如无波古井,可惜通红的双眼出卖了她的所有伪装。

      “下次我教你做菜吧,一步一步来。”在苏杨说这话的同时,咣当的关门声随之传来,也不知道苏晴到底有没有听清他说的话。

      苏杨很想直接用系统的聆听功能直接听取姐姐的烦恼,但是现在还不行,苏晴不愿意跟他讲话,没有这个前置条件无法使用聆听功能,所以只能一步一步来,等到一个可以进行对话的时机,再发动“聆听”能力。

      他就这样边思考着如何打开苏晴的话匣子、边刷着黑漆漆的铁锅,不知不觉间,黑夜已经降临。

      忙碌了半天,总算清理完苏晴剩下的烂摊子,苏杨点开了客厅的灯。

      被他放在桌子上的香肠炒饭已经没了踪影,铁板豆腐也少了几块。

      ......

      吃完晚饭,苏杨开启电脑打算放松一下,玩几盘游戏。

      “在不在?”一个经常一起打游戏的网上好友“荔枝”发来扣扣消息。

      “在。”

      “联盟吗?”

      “我号借同学了,稍等,我问问他在不在玩。”

      跟宗遥确认完后,苏杨回复道:“可以,来双排吧。”

      荔枝发了个大拇指表情。

      游戏的愉悦感就如同淋浴时冲刷在身上的水,来的快,去的也快,当热气消失后,便只能感觉到寒冷,于是就需要再来一次热水暖身,达成循环。

      苏杨很快就打完了几盘,输赢均衡,但他的心头一直萦绕着烦恼,导致玩的不是很投入,热水完全没起到暖身的作用,也就没了继续玩下去的兴致。

      “不玩了吗?”

      “嗯,现实中有些烦事,玩不进去。”

      “如果不是什么隐私问题的话,可以给我讲讲吗?集思广益,或许能帮到你。”

      苏杨细想了一下,确实不是什么特别隐私性的问题,索性将姐姐叛逆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荔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