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短视频卓下载安装

      “镇元道友,你这个玩笑开得够大的啊!”

      盘王正襟危坐,意味深长的看着镇元大仙。

      他的意思很明显,这种事情要找找别人,别来找我。

      镇元大仙沉默片刻,最终没有上道。

      他咬咬牙道:“贫道也知其中关联甚大,因此,假如道友愿意出面说和,贫道绝不会让道友吃亏,其中的因果,贫道一力承担!”

      三清的态度、西方二人组的态度、鲲鹏老祖的反应、红云老祖的行为,种种迹象表明,紫霄宫之事并不简单!

      镇元大仙每次想到红云老祖连自己的道场都不敢回去,就心惊肉跳,打坐都不安心。

      盘王道:“非也非也!非是贫道不愿出面,而是红云道友与鲲鹏道友之间毫无因果。既然不存在因果,又何来说项一说?”

      镇元大仙似乎认定了红云老祖和鲲鹏老祖结下了因果:“红云道友让出神山,在紫霄宫开了让位的先例,这才让准提道友乘虚而入,抢了鲲鹏道友的机缘。这怎么能说没有因果呢?”

      盘王理解镇元大仙的表现,关心则乱。

      镇元大仙现在,是在为红云老祖排除每一种可能应劫的可能。故此,他才会生搬硬套,强拉因果。

      盘王敲了敲桌子,问道:“道友认为因果是何物?”

      非常简单的一个问题,就和“1+1为什么等于2”那么简单。镇元大仙答不上来。

      不止是他,洪荒世界九成九的仙人都答不上来。

      洪荒之中的因果太普遍了,它是仙人修行的一部分,以至于仙人们忘记了因果最初的定义。

      “请道友指点!”

      镇元大仙求知欲旺盛,不懂就问。

      在昆仑山,红云老祖和鲲鹏老祖相继说出了一番其他人都不懂的话,回到五庄观,他旁敲侧击多次,红云老祖都笑而不语。

      当盘王问出这个问题时,镇元大仙从盘王身上感受到了与鲲鹏老祖,红云老祖相似的情绪,就立刻就趁机发问。

      盘王点了点头:“指点不敢当,权当论道交流了。”

      镇元大仙犹豫了一下,还是拱了拱手,认真的道:“贫道洗耳恭听!”

      盘王语气轻缓,娓娓道来:“天地之间,万事万物,哪怕是圣人都存在着因果。一个人因为某种原因而做一件事是起因,而后会产生相应的结果。”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是因果。”

      “盘古开天,混沌破灭,洪荒诞生,是因果。”

      “道祖证道,传道紫霄,使得大能纷出,是因果。”

      镇元大仙狐疑:“圣人也存在因果?”

      “自然是存在的,只不过圣人的因果是单向的,圣人能通过因果影响其他人,而其他人的因果不能干扰到圣人。”

      “举个大逆不道的栗子,若道友对圣人不敬或者愤而出手,必然会和圣人结下因果。但是反过来,圣人无缘无故打死道友,也不会与道友结下因果。”

      盘王语气有些飘渺,阐述着一个残酷的事实。

      镇元大仙心情复杂,脸上闪过各种表情,他知道盘王说的没有错误。

      “道友继续讲!”

      盘王很乐意为镇元大仙解惑,镇元大仙这里,也有他想知道的事情。

      但他没有立刻作出解答,他伸手一点,在两人之间幻化出一道光幕:

      一只长满老茧的右手和一只光洁如玉的左手捧着一把黄土,轻轻的洒在一粒黄色的种子上。

      乌飞兔走,时光流转,种子长出嫩芽,发出叶片,爬出茎叶,在风雨雷电中成长,变成一棵盘根巨树。

      巨树开花,招蜂引蝶,传宗接代,结出了一个个黄色的果实。

      画面的最后是一只长满老茧的右手一把撸住了果实,将它从盘根巨树上撸了下来。

      “我们每做一件事,就等于种下了一枚种子。最终,长出对应的果实。这就是因果的过程。”

      镇元大仙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他是大罗神仙,法力不可思议,这一点还是能领悟的。

      “只是......”

      他想到紫霄宫中之事,眉头皱了皱,道:“红云道友好心让位,结果却导致鲲鹏道友失去座位,这又从何说起?”

      盘王用手拨了拨光幕,画面开始发生变化。

      同样是一枚种子,同样的生长环境,在生长过程中,一只黄金色的右手搭在盘根巨树上,金色的气息流动,将整棵树都染成了黄金之色。

      最后,盘根巨树长出金色的果子,落入了黄金右手之中。

      镇元大仙看在眼中,脑海中闪出许多的想法,他想一吐为快,最终却压了下来。

      盘王道:“红云道友种下的善因,这一点没有错误,可后来,又有人种下了恶因,这才让鲲鹏道友错失机缘。”

      “贫道可以肯定的告诉道友,错的不是红云道友,而是种下恶因的人。即便红云道友不让位置,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也会用其他理由,将鲲鹏道友赶下神山。”

      “准提道友抢夺鲲鹏道友的位置,元始道友辱骂鲲鹏道友,都与红云道友无关。道友莫非认为,红云道友有能力操控准提道友与元始道友的行为?”

      说到这里,盘王的表情高深莫测。

      镇元大仙明白盘王的意思,鲲鹏老祖失去座位之事,确实和红云老祖无关。他心中积压的大石头猛地一松,落了下来。

      但他还有疑问:“可是在昆仑山,鲲鹏道友曾说,因果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种下因果的人,不肯回头。贫道一直想不通,鲲鹏道友此语是何意。”

      “鲲鹏道友。”

      盘王挑了挑眉头,觉得很有趣,他幽幽叹息一声:

      “鲲鹏道友所言不差!因果,一点都不可怕。”

      “道魔之战,鸿钧道祖秉承着一颗救世之心,在西方大地与魔祖大战,余波毁天灭地,数之不尽的生灵葬身在此战之下,他何尝畏惧过因果?”

      镇元大仙沉默下来,他发现,自己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道魔之战,结下的因果何其之大,却反常的先证道成圣。

      他想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如道友所言,因果并不重要?”

      盘王摇了摇头,眼神坚定的否定道:“因果不是不重要,恰恰相反,因果万分重要。但只要拥有一颗赤子之心,行事无愧天地,结下再大的因果,也自有化解之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