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美玲播放

      临安城,正中午时,龙子一灰头土脸的进了城。

      一路上风尘仆仆,饥一顿饱一顿,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挺过来的。

      修行者本不用担心吃饭问题,但吴尘子不但封印了龙子一的法力,还拿走了他身上所有的辟谷丹。

      得罪一位女儿奴加小心眼儿,龙子一过得自是悲催。

      一路走过来,他全身上下甚是埋汰,已经完全没有在天星宗仙风道骨俊俏的样子。

      走进临安城的那一刻,龙子一重新感知到身体里的灵力,他泪流满面。

      很快,他就被香味所吸引,在一座包子铺前驻足。

      在天星宗被师姐喊去偷吃仙鹤时,都没有这小小的包子吸引人。

      一不小心好像暴露了什么秘密。

      要不我偷偷用法力拿一个,

      修行者吃东西不给钱,好像会沾因果,

      但一个包子的因果又能大到哪去,

      事后找个机会报答就行。

      龙子一低头思考着计划可行性,一只白嫩的小手递来他垂涎已久的包子,他下意思的接过,塞进嘴里。

      当肉味充斥着整个味蕾时,他才反应过来。

      龙子一抬头寻找递包子的人,是一个穿着橘色长裙的姑娘,背影十分的美丽,从侧面能看到姑娘抱着一牛皮纸袋的包子。

      姑娘或许是因为看龙子一穿的破败,发善心递了一个包子。

      但对龙子一来说欠了因果,好在不大,毕竟不是快饿死前救命的包子。

      他从头部袋里掏出续缘盘,念动口诀。

      果不其然,一条粉色的因果线连接在两人身上。

      龙子一悄悄地跟着姑娘的身后。

      别误会,他并不是猥琐痴汉,修行者下山历练红尘,难免会沾惹因果,但若想回宗门静修,尽量先清除因果,以防成为修行的阻碍。

      他跟着姑娘,只是想找个机会报恩,了断这份因果。

      姑娘走到了一个很大的府邸前,宽大的匾额上写着陈府二字,门前围满了青壮年,众人中间有一个肥头圆脸的大汉,坐在椅子上,在桌前写着字。

      大汉看见姑娘立马起身,驱赶身边的人群,让出了一条路。

      “二小姐回来了。”

      陈二小姐点了点头,“耿总护院,这是在招人吗?”

      “北方闹粮荒,大片百姓流离失所成了流民,也有一些乱成贼子趁机落草为寇,这年头不太平,为了府邸的安全着想,老爷让我多招一些护院,算是居安思危。”

      “唉!都是一些无家可归的可怜人!”陈二小姐叹了口气:“今年我跟爹爹说一说,比往年多施一些粥和布匹。”

      “二小姐大善。”

      陈二小姐又询问了几句,才走进府邸。

      “陈府的二小姐长得可真漂亮,跟天上的仙女下凡似的,心肠也跟活菩萨似的。”

      人群中一大汉说道,耿总护院拍了拍他的脑袋,呵斥道:“去去去,二小姐也是你能在背后议论的。”

      巷子里,龙子一远远地看着陈府墙上的公告,上面写着招护院十名。

      他大喜,这可是一个报恩的好职位。

      龙子一本想清除身上的污渍,但想想身上的衣服太过招摇,于是念动口诀,身上凭空生出一阵白雾,雾散,身上的衣服变成了普通人家的粗布青袍

      他来到陈府前,应聘护卫。

      耿总护院抬头看了一眼,“直接喊下一个。”

      “我还没测试了,怎么就下一个了。”龙子一不解。

      耿总护院嫌弃的看着他,解释道:“就你长得白白净净的样子,说是赶考的书生我都信,你这样的人,别说护院杀鸡我都嫌费劲。”

      耿总护院拉起龙子一的手,“手掌白白嫩嫩,一看就不是干活的人,你看其他人哪个不是充满老茧,就这样的手能有劲儿?

      “应聘什么护卫,快回家读书去吧!

      旁边的人也附和着说:“对啊!一看就知道不是干活的人,还是听耿总护院的话,好好回家读书。”

      看来自己还是缺乏常识,早知道手上变一些老茧,龙子一心想。

      他反驳道:“有没有力气,怎么能光看手评论,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耿总护院一听,小青年居然刚自己,决定让对方出出丑。

      “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耿总护院指着旁边测试的石锁说:“你能举起那个石锁,我就算你通过。”

      耿总护院自认为看人很准,他觉得对方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怎么能有这力气。

      “太简单了,我可比你想象中有力气多了。”

      龙子一轻笑,他直接掠过石锁,抱着陈府门前的大石狮子,暗中使用法术,轻而易举的举起石狮子。

      众人瞠目结舌,门前看门的仆役和耿总护院也大吃一惊。

      人群中喝彩道:“真是一好汉。”

      耿总护院看的是心惊肉跳,急忙喊道:“快快放下。”

      他怕少年失手,石狮子砸伤了别人或者砸伤了自己。

      毕竟石狮子的重量他心知肚明,起码有千斤重。

      “怎么样我有没有力气。”

      “有,有力气。”耿总护院连忙回答道。

      众人的惊讶和喝彩,让第一次下山的龙子一有些飘飘然,他放下一只手,在众人面前单手举着石狮子。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样的力气怕也就是书中的西楚霸王项羽,隋唐的李元霸才能匹敌。

      “我通过测试了吧!”

      龙子一放下是石狮子,青石板路被砸到叮咚直响,裂了几道细纹。

      想起之前自己说的话,耿总护院如梗在喉,他通红着脸点了点头。

      但耿总护院为人率直,也不觉得落了自己的面子,反而是紧紧拿着龙子一的手,生怕这种人才从自己手中溜走。

      心想陈府有这种好汉在,一般贼寇怕是奈何不了,老爷夫人少爷小姐也更加的安全。

      “陈府的长约一般签的是十年,安家费是一百两银子,月钱是五钱,一年也就是六两银子,春夏秋冬四季都会发两套衣服,工作分白班和晚班,节日和大祭都有额外的赏钱。”

      ”当然如果只是有突发意外,陈府负责安葬的所有费用,还有家属的抚恤金。“不知少侠是否满意。”

      耿总护院拿着契约热情的讲解,语气带着一种尊敬,称呼换成了少侠。

      龙子一本来看契约二字有些犹豫,但很快想明白,这不属于誓言,也不算恩情,算是金钱交易的一种,付出劳动也不是白拿钱,所以不算因果中的一种。

      耿总护院看他思考了很久,生怕对方对待遇不满,转身离去,急忙说道:“当然少侠本领高强,我可以像老爷如实禀报,待遇有商量的。”

      周围被选中的其他护卫没有不满,毕竟之前单手举石狮子折服了众人,对于有能力者,大家自然会抱着一种尊敬的态度。

      龙子一摇了摇头说道:“这待遇已经甚好。”

      他在契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众人都签完契约后,耿总护院开始每人发放一百两银子,以及两套衣服,衣服样式明显仿的是官府捕快的役服。

      其他九人都是临安城人,知根知底,发放银子很爽快,根本不怕对方跑了,毕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七大姑八大姨都在临安城,又能跑到哪儿去。

      到龙子一时,他既不是临安城人,又孜然一身,耿总护院本有些犹豫,但想到他的能力,咬牙还是发放了。

      发放时,耿总护院不禁问道:“不知少侠拿着银子会干什么。”

      “先买一套房子,总要找一处歇脚的地方不是。”

      耿总护院安心了不少,毕竟买房子代表着要长久停留,自然不会有拿完银子跑路的打算。

      ……

      从中午到黄昏走了好几处地方,龙子一在掮客的带领下,看了好几处宅子,他都不满意,不是地方太过偏僻就是地方太小,要么地理位置过于喧闹。

      在寻找的过程中,龙子一在一处宅子前停了下来,上面写着转卖的告示,这里离陈府的位置十分近,而且也不在喧闹区。

      “这里位置不错。”

      龙子一刚说完,掮客急忙拉住他的手劝阻道:“先生,这处宅子买不得,这处可是凶宅,这处宅子三年内转手了五次,每任房主不是病死就是意外而死。

      “最后一任房主死在了井边,人们都说这处宅子里面有恶鬼,从此之后无人敢买。”

      恶鬼对普通人是致命的,但对于龙子一这类修行者来说,不值一提。

      “要的就是凶宅,算命先生说我天生八字特殊,需要阴气转运”龙子一胡说了个理由。

      他推开宅子的大门走了进去,掮客站在门外不敢进来。

      这是一处不错的宅子,房型属于四合院,建造的十分精巧,江南格调十足,院子十分宽敞,足够容纳七八个大小伙子在院子里同时舞刀弄枪。

      宽敞的院子中有一口水井,不过用大木盖子盖着,应该是长久不用防灰尘落叶的,上面还压了几块圆石头防止盖子脱落

      正房和偏房共有四个独立的卧室,侧房有独立的两个书房和一个厨房。

      不过这间宅子显然已很久没有人居住,布满了灰尘脏兮兮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