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视频火箭多少钱

      牛眼土豪一招顺水推舟想把胖和尚挤走,不料胖和尚也不白给,稍微一侧身,来了一招猛虎委窝,意图挤走土豪,土豪见状来了一招撤后横绊企图绊倒胖和尚,胖和尚感觉腿后有阻力,借势来了一招燕子翻身,打了一个漂亮的后空翻。

      就在这时,绣球已经落了下来,牛眼土豪伸出的双手已经触到了绣球,胖和尚一见,顿时着了急,情急之中他使出全身力气照着牛眼土豪的腰部踹了过去。

      噗!

      在强大的冲击力下,牛眼土豪像一条麻袋一样横着从神楼上飞了出去,身子一下撞在了神楼的护栏上。

      在土豪两个保镖惊骇的叫声中,就听咔嚓一声,护栏被撞断了,木块像天女散花一样落了下去。

      同时,牛眼土豪的身子飞出神楼,径直撞向了人字形大梁的立柱!

      哇!

      全场骇然。

      土豪的两个保镖更是叫苦不迭,两人的脸瞬间都变成了白纸。

      骇然的同时,多数人脸上都露出了快意的微笑。

      就在土豪的身子要撞到立柱的瞬间,一个微小的变化进入了人们的视线。

      空中的土豪把身子一缩,居然改变了身形,伸出双脚踹向了支撑大梁的立柱。

      嚯!

      这个土豪武功了得,居然会空中变身。

      彭!

      一声闷响,土豪双脚重重地踹在了这根立柱上,立柱顿时被踹飞了,土豪则怪叫一声,朝相反的方向飞了出去,落在了人群里。

      顿时,传来一阵惨叫,因为土豪和立柱都砸到了人。

      本来这个人字形大梁就歪得厉害,已经摇摇欲倒了,现在,立柱被踹飞了,缺少了支撑,只听这个大梁顿时咔咔咔地响了起来,人字形木架吱吱嘎嘎地向其倾斜的一侧倒了下去。

      “不好了!房子要塌!”

      “快跑!”

      “快逃!”

      人们惊呼着,顿时乱做一团。

      几根檩子和椽子连同大小木板轰隆一声落了下来,人们顿时炸了营,哭爹喊娘地向大门和窗户挤去,落下的檩子把有些人拍得脑浆迸裂,再也爬不起来了。

      神楼上的几人和牛眼土豪踩着破木烂板和人们的肩膀脑袋,向勾栏北侧的窗户奔去,踹开窗户,跳了出去。

      麻九、朱碗主和胖三几人抡起椅子,砸开身边勾栏南侧的窗户,纵身跳了出去,三人立足未稳呢,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勾栏棚厦完全坍塌了······

      麻九等三人刚刚跳出勾栏棚厦,棚厦就整体坍塌了,大多数的看客和演员被困在了里面,里里外外一片鬼哭狼嚎之声。

      赶紧救人吧!

      麻九三人和一些逃出来的看客立即抬开破木烂板子,着手救人了。

      麻九看到棚厦的后门,也就是演员出入的门还立在那里,山墙严重向里面倾斜,几乎小于四十五度角了,山墙被中间的塌陷物挡住了,没有完全倒塌,里边应该存在一定的空间,先把困在这里的人们救出来吧!

      麻九叫过来朱碗主和胖三,三人快速移走堵在门口的杂物,冲进了棚厦。

      走廊过道两侧的几个戏房或化妆室被山墙挤压得完全变了形,间壁用的板子墙几乎都倒了,几个演员被夹在板子之中,在痛苦地呻吟着。

      麻九几人迅速找来木棍,支住倾斜的山墙,然后几人合力拆除了化妆室的木板墙,把几个演员救了出来。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只是腿脚胳膊等处受了一些轻伤,并无大碍。

      这时,一阵凄惨的女人呼叫声从里边传出来,麻九等人穿过走廊哈腰向里边走去,光线暗淡了下来。

      呼喊声是从一堆破木烂板子里发出的,那里的位置好像正是戏台。

      走近一看,两个人字形大梁落在戏台上,上端支在了一起,两个大梁的人字形支架上散落堆放着一些椽子木板等杂物,将支架的拉杆形成的空隙堵得严严实实的。

      原来是两个大梁对支后形成的空间里,困住了人员。呼喊啼哭之声从里面不断地传出来,还似乎有着隐隐约约的香气。

      “妈呀!是那七个仙女被困里面了吧?戏台上当时可是正在上演抛绣球啊!七个仙女一干人可都在台上啊!”

      胖三望着戏台,两眼放光,十分激动地说道。

      “还用你说,长个脑袋就知道。赶快救人吧!”

      朱碗主瞪了一眼胖三没好气的说道,他的眼睛也闪着奇怪的光,像是猎人发现了猎物一般。

      奇怪,听着女人们的呼叫,闻着戏台方向隐隐传来的暗香,麻九的脸上也奇怪的有些发热,心里更是呯呯乱跳。

      这种感觉就和打扑克时候摸到了大王的感觉有点相像,有种捕获猎物的冲动。

      “动手!”三人不约而同地喊出了口。

      麻九等三人将靠近自己这侧大梁中部堆积的木头杂物一点一点地移开了,一个大大的孔洞露了出来。

      七个仙女迫不及待地从孔洞中钻了出来,她们真的很幸运,除了头发有些凌乱,脸色有些苍白,衣服有些灰尘,精神有些萎靡以外,她们都没有受伤,个个完整无损。

      这真是奇迹,两个大梁落下时形成的狭小空间,居然挽救了七条生命!看来她们应该是看到屋子坍塌了,便吓得蹲了下来,并且靠在了一起,没有乱跑求生,如果乱跑,说不定已经牺牲了!

      是运气,是天意,还是命运?

      这就无人知晓了。

      七个仙女都很兴奋,对麻九等三人连连称谢,其中三个手捧绣球的仙女更是称谢不止,并轻移莲步来到麻九三人跟前。

      紫衣仙女扫了麻九三人一眼,麻利地把手中的绣球塞到了麻九的手里,麻九感到那纤纤之手有些绵软,有些温热,有些湿润。从那手触动麻九之手的过程中,麻九似乎感觉到了那手的柔情、友好和一丝丝的恋恋不舍。

      麻九的心在狂跳,这七个仙女,麻九最钟情这个穿紫衣服的,结果,做梦都想不到,她居然来到自己跟前,不但给了自己那种眼神,还把绣球给了自己,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个绣球代表的真正含义,但,想必,即使不是定情物,也不是一般的物件。

      黄衣仙女把绣球给了朱碗主。

      青衣仙女把绣球给了胖三。

      其它手里有绣球的仙女好像也要献绣球,不过叫三位仙女抢了先,一个个站立一旁,用羡慕的眼光看着麻九几对人,脸上似乎还带着美好的祝福。

      朱碗主和胖三激动得一塌糊涂,因为,给了他们绣球的仙女也正是他们钟情的。

      这个绣球和人们传统思维中的绣球一样吗?

      有些迷茫的麻九三人只能用兴奋的,有些受宠若惊的目光看自己眼前的仙女,等待着仙女的揭幕。

      三人都是红光满面,热血沸腾。

      朱碗主和胖三的头上瞬间就冒出了丝丝白气,可见他们体温之高,如果这时候把鸡蛋揣在他们的怀里,说不定都能蒸熟啊。

      胖三紧紧闭着嘴,生怕露出那滑稽的半拉门牙,可能太紧张了,嘴都噘得能挂油瓶子了,样子不比半拉门牙好到哪里。

      朱碗主则把手中的绣球托起来,靠近自己的右边脸颊,把自己残缺的右耳遮挡了起来。

      美丽的仙女面前,有哪个男人不想使自己完美一些呢,这和处对象的男女青年极力掩饰自己的缺点一样。

      麻九保持着微笑的神态,他在木碗会的大水缸里见到过自己微笑的神态,知道样子很君子很亲切,至于帅气不帅气,只有等别人来评价了,麻九不是自恋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