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蜜蜂嗡嗡嗡

      安神医!?

      方月先是一愣,随即整个人都兴奋起来。

      终于来了!我的救星!

      当即,他就喊上一脸不高兴的林零,跟在寒大人后面,一起去外面接人。

      抱着断手和心脏的牛牛也激动地想要跟上来,被守卫队的人拦在了村里,着急地给方月狂发消息。

      方月没理他,跟着队伍快速与安神医拉近距离。

      不过在方月他们快接近到一定距离时,前方的安神医顿时发出高度紧张的高音。

      “你们是谁!停在那里别动!再过来我不客气了!”

      在野外,还是深夜。

      别说是不认识的人,就是认识的人靠过来,都得先测下[测诡符],保持距离,辨别下身份,确定安全后再说其他。

      这份小心谨慎,是野外生存的必备条件。

      “是我!古月村的寒白。”

      寒大人让方月等人停下,然后出声道。

      远处的安神医闻言,顿时一个激灵,激动道:“寒大人?!太好了!你没事!”

      方月这才想起,寒大人那是传送符突然传送回村子的。

      放在安神医的视角,那就是身边的超级强者,忽然一个眨眼,人不见了。

      这还是在野外赶路的时候,鬼知道是不是被诡异袭击了。

      这么恐怖的事,他没吓出病,还敢按照原来的路线赶路古月村,强大的心理素质可见一斑。

      方月是这么想的,然后他就看到安神医激动地往这边跑过来,边跑边还激动地道。

      “太好了太好了!我还以为我的人形钱袋子没了,要白跑一趟呢。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

      方月:……

      好吧,看来是贪欲让安神医坚持到了这里。

      光暗交错中,方月勉强看清了安神医的模样。

      那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出头,斯斯文文,驼着背的中年人……

      不,等等,他不是驼背。

      等距离在近一些,火光完全照亮安神医的模样,方月才发现,安神医的驼背,是因为他背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女。

      “等等!你停下,她是谁?”

      寒大人也注意到少女,立刻警惕地皱眉问道。

      既然寒大人不认识。

      那就说明这少女不是一开始上路就带着的,而是两人分开后才被安神医带上的。

      这就很恐怖,荒郊野外莫名其妙多背了一个人……

      方月正想着呢,就发现安神医背着的那名少女,目光呆滞,气息全无,仿佛没有灵魂。

      啊这……安神医背着的是一个玩家躯壳?

      “这个啊,这个不得了!绝对能让我赚一笔大钱!寒大人,你仔细看,她是不是一点气息都没有,甚至连阳寿都没有,和死人无异!但是,仔细听我说……”

      安神医好像想要将气氛拉满,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道:“但是当我遇到她的时候,她居然会自己行动!不是诡异附体,是真的尸体在动!这是多么重大的发现,要是我能研究明白,说不定不用修行我们就能踏上永生大道,此后阳寿再也无法成为束缚我们的……”

      安神医说到最后,声音却逐渐低了下去。

      因为他发现,周围的人,好像都很淡定的样子。

      不对啊,这么重大的发现,没了阳寿,已经死了的人,居然能自由行动,还不是诡异作祟。这么离奇的事,他们怎么就不惊讶震惊呢?

      寒大人也就算了,实力深不可测。

      但寒大人后面的是什么臭鱼烂虾,除了个林零外,其他人怕是连武者都不是,怎么就这么淡定呢?

      安神医一不说话了,周围就安静了下来。

      方月见状,连忙咳一声,想捧个场,不至于让安神医尴尬,顺便拉拉关系。

      “咳!那个,安神医,你说的这种现象,我们已经见过了。像你背着的那种少女,我们村门口不说上千,数百人还是有的。”

      什么?!你们都见过这种现象?

      像少女这样奇特的存在,你们村口有几百个?

      安神医闻言,第一反应就是不信。

      他狐疑地盯着面生的方月,问道:“这位是……”

      林零抢在方月自我介绍前,说道:“他是我们村子收留的流民。”

      “流民!?”

      安神医顿时气的蹬眼睛。

      “你一个流民,也随便接我的话,还满口谎话,简直不识好歹!要不是古月村念你可怜收留于你,你早死在野外了!”

      啊这……

      方月无奈道:“安神医,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也不是普通流民……”

      “住口!我让你说话了吗!简直反了!流民噬主啊!寒大人,你就是心太软,换我们墨村,这种人早就扔出去喂诡异了!”

      顿了下,安神医还冷冷地道:“林队长,还不掌了他两巴掌,让他滚回村子去,我看了碍眼。”

      林零闻言,憋笑好一会,然后才淡淡地道:“那可不行,不说他现在是古月村副队长,就算不是,以他今晚斩杀两只[黑级初阶]诡异的实力,我也处理不了他。”

      什么?!

      安神医心中一愣。

      副队长?流民?斩杀两只[黑级初阶]诡异?

      安神医不敢置信地看向方月:“你,你到底是谁?”

      这次,是寒大人接过了话头。

      “他是小夜,就是我连夜赶路将你请来,让你治病的人。”

      “还有,小夜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像你背着的流民,我们村口确实聚集了一堆。”

      “你行走在外用的人魂夜灯照明度不够,再加上距离远,所以看不到那边的情况,等到了村口你就知道了。”

      啥?!

      他就是小夜!

      就是寒大人不惜亲自赶来请我过来出诊的那个青年?!

      安神医一个激灵,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扔下背上的少女。

      立刻围着方月打转,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座金山。

      “哎哟!小夜!不错!不错啊!年少有钱……啊不是,年少有为!刚才不知道是你,多有冒犯哈。来来来,我先给你把把脉,100钱……啊不是,1两银子把一次脉,手放好!”

      说着,安神医就要伸手把脉,吓得方月一个哆嗦,连忙缩手挣脱。

      把个脉1两银子,你这是杀猪呢!不!杀猪都没这么杀的!

      “怎么还害羞了,小夜,夜夜?别躲着啊,快让安叔叔把脉,我一天最多把十次脉,你运气不错,今天的十次我要全用在你身上!”

      我特么谢谢你全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