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玩色生活片

      随后几天,刘明心在公寓里好好休养了两三天,而沈威撺掇马杰,两个人抢了一批手表,虽然都是a货,不怎么值钱,但也小赚了一笔,还在朱老温那儿露了个脸之后便听说他勾搭了一个美国来的妞,两个人整天腻在一起,早出晚归,根本见不到人不过刘明心也乐得自己一人。

      但日子不可能一直平静下去的,为了报复林萨姆私下抢占夜市,朱老温决定抢下夜市门口的公交路线。

      “嘿,好兄弟,干得好,你们把夜市整顿的很好,现在每家都在给我们保护费,狗眼的势力被完全赶出去了。”

      “当然兄弟,你给了我们一个机会,温斯顿。我们要确保好的结果。”

      “你们状态不错,你们会因此受益的,看着吧。”

      温斯顿一阵装逼,外面后厨却传来了朱大娘的叫喊。

      “你这混蛋懒鬼,你以为我回来你就可以不用工作了吗?啊?”

      场面一度很尴尬,在坐的人一时都哑口无言。

      “关于小巴收保护费这事儿你知道多少?”

      “跟所有人一样,如果你想走快捷方式,就得付通行费。”

      “没错,你知道马可波罗的运输生意吧,整座城市最肥的线路。从现在起,它是你们的了。”

      刘明心和沈威都惊呆了,因为朱老温并不是这么大方的人,但是他确实就这么说了。

      “谢了,非常感谢,温斯顿。”

      “狗眼林不会的,现在得按照他的来,可你们知道如何对付他,不是吗。”

      “那我们可tm真高兴啊。”刘明心和沈威一脸吔屎的表情。

      正巧朱老温电话响了。“我必须去接电话了,叫上几个兄弟,给你们撑撑场面。”

      坐上了楼下的小巴,沈威开车,刘明心在副驾驶,沈威的车技很好,很快就开向了商业线路。

      “嘿,胡诺伊,怎么回事?”

      “我们已经做好准备要动手了,接替马可波罗驾驶,断掉狗眼林的一条资金来源。

      一会儿每站放一个兄弟下去,如果有人找事儿的话,干死他们。”

      “把他们打晕,不要杀了他们。”不用猜,沈威又要阻止了。

      “嘿,你小子怕流血了吗?”

      “狗眼林是新安义的人,我们是来抢路的,不是来宣战的。我最喜欢踢人家屁股。”

      很快,车开到宝马山城站,放了一人下去,在继续开往利东站的时候,胡诺伊看人慢慢少了,也开始试着威胁众人。

      我在想我们怎么会来跟踪狗眼林了,我们不是应该和18k宣战吗?

      “狗眼林来追我们了,这是报应啊,没得说。”

      “如果狗眼林和大嘴李抱怨怎么办?如果他派唐先生来怎么办?”公爵有点吓到了,因为唐先生即使在变态里也是最变态的,在之前,就是他抓住了被佩德鲁出卖的卧底,还折磨了他十几个小时后再活埋。

      “听着,公爵,狗眼林也许是为大嘴李工作,但是温斯顿只听波叔的号令,没人敢不听坐倌的话,没人。”

      谈话间,小巴机停在了利东站,这是营运路线中的一个重要据点,好几个马仔在这里看着。

      “嘿,你还没付钱,如果你敢停下来,我会打断你的狗腿。”

      回应马仔的是刘明心的拳头,几个马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翻在地,随后众人就留下公爵带着两个马仔看守站点,其他人继续前往。

      下一站就是金钟汽车站了,路上还很远,大家继续吹水。

      “好吧,你们的拳打的确实不错,这点我承认。

      不过,威,你让我想起一个人,之前有个和我们一起的家伙,他的拳打的也不错。”胡诺伊开口就老阴阳人了。

      “它们无处不在,不错的故事少说点废话吧。”马杰想让这厮闭嘴。

      “你真是让我想起了他不少事,结果他是个条子,这就是为什么他一个人也不杀,明白了吗?

      那么,现在我们知道怎么追踪老鼠了。”胡诺伊张嘴就要扣帽子。

      “你的话太多了,你知道的。”沈威有点紧张了。

      “你知道他们怎么对待叛徒的是吧?唐先生和他们了解了之后,会活埋了他们。

      身处九泉之下,是没有人问你寻仇的。”

      “去你妈的,康诺伊。”

      “我还是会时不时的想起那个混蛋。”

      胡诺伊阴阳完后,便在金钟汽车站下车了,这小子也够有种的,赤手空拳,一个人就下车对上两个。

      在夺下整个路线后,刘明心和沈威、马杰三人发了一笔横财,每月都有一笔数额不小的固定油水进账,连住的公寓都好了不少,集体搬到了九妹那里。

      九妹是马杰的青梅竹马,也是夜市公寓都管理人,标准的白富美模板,现在马杰总算混出来点名堂,也算可以提亲了。

      不过马杰的性格和身份的不正当性也让感情一拖再拖,刘明心和沈威也帮不上什么,只能暗中帮衬着。

      而马杰也总想着再出点名,多赚点钱再结婚,又苦于被沈威保护的太好,缺点机会,大家就这么陷入怪圈里了。

      某日三人又被朱老温叫去,不用猜就知道有麻烦了。

      “嘿,温斯顿,什么事?”

      “他叫本尼,棒棒俱乐部的经理,我的老朋友了,现在他为狗眼工作。那狗日的准备报复我们,因为我们侵占了他的小巴车道。”

      “我们会和本尼谈谈,让他知道利害。”

      “那就去吧,我看好你们。”

      关于来酒吧这种事,刘明心虽然不是什么老手,但也来过一两回。

      沈威哄骗过门口的保安,三人进去KTV各唱了几首,沈威就勾搭了一个陪唱,拿到了VIP资格。

      不得不羡慕沈威勾女的本事,不过沈威在摆平三合会之前是没功夫管这些的。

      “哦,嘿,你们踏马谁啊?”才上二楼,三人就被拦下了。

      “我们在找本尼。”

      “嘿,本尼!”

      “怎么了?”

      “有人想跟你谈谈。”

      “好吧,好吧,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我们带来了一条老朋友的问候,朱老温的问候!”

      “温……温斯顿?这不是个好主意,我想你们该走了!”

      “他想说狗眼林不会再给你带来任何麻烦了。如果他为难你,告诉温斯顿,我们来摆平,我们亲自做。”

      “嘿,没听见吗?你们该滚蛋了。”

      此时二楼有不下十个人,一楼也差不多,刘明心没说什么,从边上抄起一个酒瓶子就敲在最近的马仔头上,随后抓来另一人,脚下不停,手上也连捅三下,之后一下猛插在最后一人肚子上,血顺着瓶口就往下滴。

      另一边沈威和马杰也把剩下的人放翻了,但本尼也借机跑去一楼。

      三人赶忙从二楼跳下,本尼无路可退,跑进厕所里。

      借着一楼的音响的酒瓶,三人一阵大杀特杀,又放倒了十几人,但外面敌人却越来越多,俱乐部的保安从外面冲进来了。

      刘明心将手上抓住的人一头按进音箱里,便拽起一个音箱冲进厕所。

      厕所里有四个人,刘明心将音箱扔出去,砸翻两人,又抓了边上一人一头撞在小便池上,把小便池撞得粉碎,又抓住另一人挡在身前,退后两步,一脚踩断他的膝盖。

      剩下两人吓得不断退后,被刘明心又抓住一人,一头砸在墙角昏过去,最后一个刚想跑,便被刘明心抓住,一头按进马桶,又一拳打在后脑。

      本尼看小弟们挡不住,打开隔间的门想跑,被从外面冲进来的马杰一脚揣倒在地。

      “放松点本尼,我们不想杀你,给我听好……”

      “好,你们说什么都行,你们想要什么?”

      “就像我说的,温斯顿想和你做朋友。”

      “穿西装打呔,拿大哥大电话有用吗?啊?跟着这些大佬,吔屎啦你。”马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插了一句嘴,沈威在身后看得不真切,但刘明心离得近,当场看到了一张类似学友哥的脸……

      随后就如事态发展,本尼叫住了打手们,三人组也去医院后便回复朱老温去了。

      这日刘明心被叫去和雷蒙德接头。

      某暗巷中,刘明心见到了雷蒙德。

      “嘿,你就是我的上线雷蒙德了?”

      “我想你就是刘明心了,我听说过你,你很能打,也很危险,所以警局派我来跟踪你,并随时评估你的心理状态。

      嘿,威,你来晚了。”

      “康诺伊一直在盯着我,他动真格的了。看来刘明心就是你们给我安排的助手了?”

      “助手?不是线人吗?两个新人打入,这个计划是哪个脑残制定的,佩德鲁吗?”刘明心睡觉炸毛。

      “本来是威一个人的事,但是佩德鲁觉得你虽然资料空白,但身世还算干净,又有把柄在手,完全可以用一下,所以你也进入了卧底计划。

      好了,那么我们来评估一下,威,你暴露了吗?”

      “雷蒙德,你还没把我从港口的事调出来呢。”

      “好了,你还好吗?”

      “我怎么样?见鬼,雷蒙德。怎么说呢,新安义正在酝酿一场内战温斯顿和狗眼林每天都在让它上涨。你踏马有没有读过我的报告啊!”

      “我指的是你,你好吗?你的心态至关重要威,对我而已很重要,对工作来说也是。”

      “草泥马的ヽ(‘⌒′メ)ノ我干的挺好的。”

      “那得听我的!”

      “你说佩德鲁?”

      “佩德鲁指派我当你们的监管人,所以听清楚了阿威,佩德鲁可能不会在乎你们,但我会。我知道里面掺杂了你的私人恩怨,但不能为了报仇杀人,我们是警察,要守规矩。”

      “你是个警察,我是卧底警察,二者遵守的规矩各异,还轮得到你踏马的替我来担心?”

      见沈威炸毛了,刘明心不得不出来打圆场。

      “嘿威,没必要这样,我们的卧底有时候会在“友情”中陷的太深,最终黑化。所以我们通常反对固定卧底时间。

      我们需要在卧底心理出现波动时将卧底撤出,并放在相对光明的环境中。

      起初我也不怎么相信雷蒙德,但雷蒙德的话确实没错,他也足够关心你的心理状态,他知道你有长时间的精神障碍,很容易触动自己执法人员的底线。他做这些心里测评而不是单纯的工作适应性评估,他想确保你不触碰好人的底线。

      这也是核心所在,这才是我们选送警员前去卧底时该考虑的事,那就是你现在怎么样,比起你的心理状态,案子并不重要。

      他没有陷的很深,他随时可以把自己和你同时从任务里抽出来,反倒是你和佩德鲁陷的有点太深了,尤其是佩德鲁,他宁可动用我这种来历不明的危险分子也要达成目的,细想下去甚至让我不寒而栗。”

      沈威听完没有说话,扭头走了。雷蒙德倒是很高兴刘明心有这种思想境界,两人多聊了两句才散了。

      次日,朱老温却突然给大家发信息,要大家到金锦鲤二楼来开会,刘明心一下就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二楼里还多了一个人,光头锃亮,但不是本尼,想必就是光头明了。

      “嘿,温斯顿,好兄弟这么急,有什么事吗?有事找我,我绝对是下手最狠的。”

      “嘿,明心,好兄弟,我想你可能从马杰或是别人那里听过我们之前已经被条子混进来过了。”

      “当然,康诺伊还提到那个条子被折磨了十几小时才死。可这和我们今天有什么关系?你怀疑我们里混进了内鬼吗?”

      “当然,上周你刚被捕的时候,威趁着条子们不注意,溜出去把光头明搞定了,效率非常高,以至于你前脚进了班房他后脚就跟着进去了。

      但是我让他去替光头明进货,结果他刚拿了货,供货商“潮男”就死了,“明星”也被抓了,连下面的分销马仔都被抓了个干净。

      尤其是你们在夜市里,马杰和我说了,你们两个都杀人,只有他不杀人,他不是条子谁是!”

      这时沈威也进来了,直接被胡诺伊和公爵按到了桌子上。

      “温斯顿,先冷静一下,冲动是没办法解决事情的。

      “明星”被抓是在什么时候?我完全没有听到风声啊,这几天我去蹦迪时还见市面上还有人在卖粉来的。”

      “就在几天前,这几天下面的马仔陆陆续续也被抓干净了。”

      “那取一次货一般卖几天?”

      “一星期。”

      “如果几天前取了一次货,之后渠道断了,到昨天市面上流通的货都还很多,那就很有问题了。

      尤其是在全港只有狗眼林那边有邵华一家工厂……”

      “你到底做不做!他就是个狗日的奸细!”光头明急了。

      “是吗?谁获利最大?现在你掌握了潮男的渠道,不用再干杂七杂八的事,你和狗眼林包揽了全城的生意。”

      “你们,你们听这两个混蛋说什么了吗?他就是那个告密者,他就是他妈的那个告密者。”

      “你个逼养的二货,还在为那个狗日的卖命是吗?”

      “等等,等等,温斯顿……”

      光头明还没说完就被朱老温一枪毙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