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凤之杀出重围

      “当年,厉北凌迟迟找不回来,最后厉族长以个人的名义许出去一个承诺。”厉南城也像是自说自话般,接着兰斯洛特的话,说道,“只要有人能将厉北凌带回厉家,他就帮对方干一件事。”

      说完,厉南城看向兰斯洛特,问道:“那么兰斯,你想要厉族长做什么?”

      兰斯洛特不回答,侧头看向带着礼貌笑容的厉南城,说道:“我以为这很明显。”

      “兰斯,你这话……真是让人不知道如何回应。”厉南城笑着摇头,道:“你和众人对惩戒天使的描述很不一样。”

      “是吗?可能吧……就像你们人类里常说的话一样,人总是会变。就像我,最讨厌战斗魅魔的惩戒天使假扮起了战斗魅魔,就为了……算了,不说了。”兰斯洛特苦笑道。

      两人之间再次沉默。

      “机械一族现在已经是星际十大家族之一,厉族长怕是有心无力……”

      厉南城这话一出,兰斯洛特恍然大悟。

      原来在大家眼里,她最想要干的事是复仇。

      难怪那俩父子在她面前玩闹,原来……一个不愿她说出这个事,一个却全心全意让她说出来。

      她能明白厉族长的担忧,毕竟厉北凌回来了……

      若是要对抗机械一族,厉族长怕是会一无所有,而厉族长总要为厉北凌考虑。

      而厉北凌……他就不怕他没了厉族长的庇护而被厉家其他人给吃得渣都不剩吗?!

      兰斯洛特装作很累的样子,扶额,遮住了眼神复杂的双眼。

      “我已经没了其他选择。”情绪不佳的兰斯洛特正好利用了自己情绪,语气低沉道。

      “其实,兰斯,你可以找我。”

      “你?”

      兰斯洛特只是看了厉南城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那动作满满的不信任。

      “或许你无法相信。”对于兰斯洛特近乎无礼的行为,厉南城并没有计较,而是解释道,“兰斯,我是个比厉北凌更好的选择。”

      厉南城的手伸了过来。

      兰斯洛特侧头躲掉。

      “我需要再好好想想。”

      “好。兰斯,我等你。”

      厉南城离去。

      只是在背对兰斯洛特的那一瞬间,他脸上伪善的谦逊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不屑。

      哪怕经历了灭族之危,惩戒天使一族的族人依旧那么蠢。

      空有艳丽皮囊的蠢货。

      而同一时刻,兰斯洛特见厉南城转身离去,就看向湖泊方向,眼神渐渐冷冽。

      空手套白狼的自大狂。

      真当她看不见他身上那抢来的浓厚气运?她不瞎!Ok?

      随后兰斯洛特无奈地在心中叹了口气。

      为什么总有人要逼她当个聪明人,聪明真累……

      又要动脑,就不能直接武力快速解决???

      厉南城可不像个会悔改的人……

      兰斯洛特躺下,把厉南城带来的毛毯盖在身上,看着天空那模拟着蓝天的玻璃,思索着武力解决的可行性。

      突然间,她的视线白茫茫一片,许久之后才恢复正常。

      兰斯洛特:……

      啊,她好像真的要瞎了……

      也不知道在她这世界停留的时间长不长……能不能等到她的气运子收集齐气运。

      ……

      “兰斯,兰斯……”

      唔……有人在叫她。

      兰斯洛特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兰斯,你怎么又在这里睡着了……”厉北凌用着无奈的语气说道。

      但那眼神里没有丝毫责怪,而是无限宠溺。

      兰斯洛特的视线又开始模糊了,她看着有着厉北凌大致轮廓的方向,装作无事,笑道:“等你等得无聊,就只能睡觉了。”

      “你不愿仆人陪同,也不玩游戏,怎么可能不无聊?”

      兰斯洛特面上遮掩住自己的低落的情绪,无所谓道:“没办法,不习惯。”

      啊!她其实很想玩未来科技下的游戏啊!但她要尽可能的减少清醒的时间……

      感觉她好像一块坏了充不进电的电池,等电耗完,她就game over了,QAQ。

      “又有一批稀有金属到了,里面还有一部分液体金属。”

      闲聊之后,厉北凌谈起了正事。

      “真的?!我不要稀有金属了,全归你们,液体金属给我!”兰斯洛特闻言,立马欢呼道。

      对于惩戒天使一族来说,收集液体金属是最简单的快乐!她四纪元年岁时就学到了这一快乐。

      “兰斯,说好了每次给你十分之一……”

      “那是你们自己说好的,和我无关。”兰斯洛特立马打算厉北凌道。

      “不说了。你不走,我先走啦。”

      兰斯洛特说完,直接就溜了。

      她等不及要去看看她的液体金属啦!哦吼!

      厉北凌看着兰斯洛特离去的背影,忍不住笑了。

      他的惩戒天使真可爱。

      不过……

      厉北凌弯身捡起兰斯洛特落在地上的毛毯,看着毛毯边缘处那隐晦的“南”字,眼神晦暗不明。

      总有人想打她的主意。

      ……

      惩戒天使一族的财富太多。

      厉家父子两人像两个陀螺一样忙得团团转。兰斯洛特则继续在湖泊边进行她的发呆事业。

      厉南城不来打扰她了,倒是她开始动脑打起了厉南城的主意。

      厉南城,他的父亲与厉霆琛厉族长是亲兄弟……两人为了姬家小姐反目成仇,却又在同一个家族,不得不一起共事,然后就有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

      被迫加入这些家事的兰斯洛特很想哭。

      明明是星际世界,怎么弄出了豪门是非多的感觉……QAQ。

      兰斯洛特有悄悄地去听那些仆人的闲谈,大致了解了一下她在厉家的情况。

      她现在在厉家的身份就是厉北凌的恩人和打手。

      而厉家最近火药味十足……

      她若是直接弄死了厉南城,没有人会相信是她自己的想法,到时候不仅她会被厉家通缉,就连厉北凌都会被驱逐出厉家。

      这样厉北凌不但得不到气运,还会被剥夺本来有的气运。

      总之,厉南城可以出事,但不能让人把出事原因强行扣到她的脑袋上。

      兰斯洛特气愤地丢了一颗石子进了湖泊。

      湖泊涟漪起,一会儿又平静了下去,似乎在嘲笑她想要武力直接解决的天真。

      真麻烦!

      兰斯洛特又捡了一颗石子,轻飘飘地丢进了湖泊。

      首先,她需要见厉南城一面。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