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人生

      微信真是个好东西。

      陈耀东最近桃花运旺盛,天天晚上扫描一下附近的人,还真在沙海淘到了真金,撩到一个长相还过的去的妹子,撩了半个月,一起吃个饭,看了场电影,顺利带到了宾馆。

      第二次再约的时候,妹子告诉他,已经定婚了,再不敢浪了。

      陈耀东也没再纠缠,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人这辈子会遇到很多老师,学校里的,社会上的,每个老师都会教会人很多东西,对陈耀东来说,他二十多年的人生最关键的阶段不是学校,而是毕业后的这半年。

      学校时代懵懂无知,满脑袋的理想和梦想。

      进入社会后才发现,社会爸爸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

      在这个过程中,对社会的认知、对世界和金钱的认知需要重塑,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三观这个东西,而三观塑造成什么样子,会直接影响一个人的人生轨迹。

      对陈耀东来说,在这个过程中对他影响最大的,无疑是陈二哥。

      比如:人活一张脸,树活一身皮。

      比如:钱才是男人的底气,没钱什么都不是。

      比如:一辈子守着老婆过日子的男人没出息。

      比如:玩过的女人越多,说明男人越有本事。

      等等等等,太多了。

      姑且不说陈老二的这些观点是否正确,但确实影响到了陈耀东,或被动或主动吸收了不少陈二哥的歪理和邪说,当然有些歪理是哥俩私下探讨的时候才会交流的。

      比如涉及到女人的观点,肯定不能当着嫂子刘燕的面探讨。

      用陈二哥的话来说,一个成熟的男人必然是个很懂女人的男人,不懂女人的男人,永远也成熟不起来,并且鼓励陈耀东趁着年轻赶紧浪,别傻不拉叽谈什么恋爱。

      这特么真的是歪理邪说。

      陈耀东不认同,他只是为了需求才忍不住撩妹的,可越是跟不同的女人交往,特别是跟那个已经定婚且快要结婚的妹子滚了床单,他就不得不接受了陈老二的某些歪理。

      人心这东西确实太难琢磨了。

      都快结婚了还敢出来浪,也实在有点毁三观。

      人心难测。

      莫过于此。

      希望这种倒霉事以后千万别让自己遇上……

      啊呸,自己当然不可能遇上。

      帽子当然要送给别人戴,不能戴在自己头上。

      陈耀东乐此不疲,很快就再次撩到了一位小姐姐,比他大了几岁,身材挺好,可惜相貌普通了点,不过滚个床单还是可以的,把灯一关其实都一个样。

      没有男朋友的妹纸,其实也会空虚寂寞。

      陈耀东觉得自己是在做好事,抚慰小姐姐们那颗寂寞的心也是男人的义务嘛!

      这可比花钱去嫖强多了,也更加安全。

      不用担心哪天被医院查出那些让人五雷轰顶的疾病。

      冬至过后,景安迎来了最冷的三九天。

      上午基本没什么人,陈耀东就问了问吴婷婷和陈兰兰的去向,他已经决定了上完这个月最后一天班就走人,没了他这个卖罩大王,店里用不了这么多人。

      黄义梅这些天已经开始学习卖货,老板的安排已经很明显了。

      陈兰兰挺失落:“快过年了,我先不找工作了,等年过完再说。”

      吴婷婷到是挺看的开:“陈老大走了,我也不想干了,反正我也卖不出去胸罩,到哪都是混个八九百块钱,还不如去网吧干收银呢,比卖货舒服多了。”

      陈耀东没什么好说的,虽然觉得吴婷婷这种混吃等死的想法要不得,但他也决定不了别人的人生,好歹共事了几个月,最多走的时候一起吃顿散伙饭,喝顿酒唱个歌完事。

      2011年的最后一天,陈纪东和刘燕一早起来就在忙。

      又一年结束了,年终盘点、聚餐等等一大堆事要忙。

      刘燕把所有的账汇到一块,全年的就出来了,然后再说给陈纪东听:“今年的营业额一共634万出头,利润372万多一点,要不要给店员们发点年奖?”

      陈纪东琢磨了一下,说道:“一人发一千吧!”

      刘燕说好,问:“耀东的怎么发,接近百分之九十的利润都是他创造的。”

      陈纪东道:“你觉得给多少合适?”

      刘燕想了想道:“给上二十万吧,太少了不好听,别被人说咱小气。”

      陈纪东敲着桌子道:“那就给二十万吧,现金准备好晚上就发。”

      刘燕点头:“晚上的聚餐安排到哪?”

      “景兴吧!”

      陈纪东拿手机拨号:“我打电话订桌子。”

      晚上,所有门店七点关门,所有店员到景安市唯一的五星级酒店,景兴国际大酒店明月轩参加年终的聚餐活动,听说要发奖金,所有人都精神倍增。

      这可是稀罕物,开店卖衣服的,谁见过老板发年终奖的?

      这种传说中的好事,只有那些大企业或者国有企业才有,卖衣服的店员只听过,但从没见过,没想到今年也能碰到这种好事,所以一个个都有点儿振奋。

      到了酒店,看到桌子上放的一沓红包,大家就更精神了。

      红包都看到了,那就说明发奖金不是哄大家开心,而是真的要发。

      大伙开始期待,红包里能有多少。

      看红包的厚度,似乎不太多,也看不出来有多少。

      陈耀东却在悄悄吐着槽,挣了那么多钱,红包就这么点厚度?

      陈老二有点抠了啊,一人给发个一万块才十一万。

      挣了好几百万,十一万都舍不得,怪不得打工的都要骂老板抠门。

      五星级酒店的档次不是吹的,奢华的超大包厢让一干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店员们有点土包子进城的感觉,陈耀东也不例外,第一次来这种高档场所,感觉眼花僚乱。

      能坐二十多人的桌子上就坐了十来个人,显的很宽松。

      陈纪东等所有人都坐下,服务员倒上酒,才端起酒杯,发表了一番祝酒词,然后开始发红包,十个女店员一人一个,刚好发完,看的陈耀东脸色越来越不好。

      “我的呢?”

      红包全部发完,陈耀东实在忍不了,终于问出来。

      一共十一个人,就自己一个没红包,这算是几个意思?

      奶奶的就算是自家人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钱多钱少咱先不说,但不能没有啊!

      就算装个钢蹦也行,可连红包都没有其他人会怎么想?

      “急啥!”

      陈纪东云淡风轻道:“你的红包单独发,今天不发。”

      搞毛线呢!

      陈耀东纳闷了,难道红包太大不适合当众发?

      一下心热起来。

      其他店员也在猜测,不当众发,肯定就是不想让大家知道。

      不想让人知道,那得是多大的红包啊!

      大伙心里羡慕,却也知道这玩意羡慕不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