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044magnetxturnbtih

      “不是啊,这就是我的真身,难道不够威武帅气吗?”

      “哈士奇幼崽”打量着铜镜内的倒影,问道。

      冯冥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不过他还是心中抱有一丝侥幸,问道:“你的体型为何只有这般大小?”

      哈士奇道:“都怪那该死的封印,将吾封印了无数的岁月,如今在时光的消磨下,我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记忆也开始模糊,至于外形,想必也是因力量的消磨而导致的。”

      冯冥听完直接怒了,感情你丫已经没有实力了?

      早知道是这样,冯冥二话不说直接拿出捕兽符将其捕捉成兽宠多好!

      现在可倒好,闹了个大乌龙,反而成为了对方的奴仆!

      冯冥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土狗宰了,他可不想一辈子追随后者,这简直是对他的羞辱!

      不过冯冥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召唤起了火云狮傀,只见冯冥两首快速结印,旋即那尸傀发出一声咆哮,顿时在其口中,一道紫色火球喷出,向哈士奇攻去。

      哈士奇的反映似乎有些迟钝,在它试图躲避的时候,那火球已经落在了它的身上。

      砰!

      火光乍现,但却一闪即逝,那深紫色火焰看似迅猛无比,可当其落在哈士奇身上时,却是在疯狂的缩小,最终化作成一团小小的火影,宛如划火柴一般,滋啦一声响过,便消失殆尽,就连哈士奇的毛发都未能损伤半分!

      冯冥愣住了。

      要知道,这火球,可是火云狮傀儡的全力一击啊,其散发的波动,乃是货真价实的练气九重!

      可谁能想到,这样强横的攻击,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哈士奇挡了下来。

      哈士奇受到攻击后,象征性地用后腿挠了挠伤痕处,似乎有些痒痒。

      嘶——

      不少人倒吸一口冷气,心道这哈士奇的防御,未免太过强横了。

      如此微不足道的攻击,甚至连激怒哈士奇都做不到!

      只见这高傲的小奶狗,依旧昂着头,甚至不屑去看尸傀一眼,生怕低了身份一般。

      楚斌微微颔首:正是二哈本哈了……

      冯冥见到攻击并未奏效,先是一愣,旋即面色顿时转变为惊喜,因为在他看来,这哈士奇越强,也就代表着自己的靠山越强!

      这是好事儿啊!

      尽管自己的“主狗”看上去不是那么威武凶残,卖相比较一般,但只要实力够用,只要大腿够粗,以上的问题,便都不是问题了!

      于是他谄媚笑道:“吾主果然实力超群,在下希望吾主能够帮助我取得这潭中的净月精华……”

      冯冥话说一半,被哈士奇摆了摆爪子打断道:“你一个铲屎的奴仆,哪来的资格和我谈条件!”

      说着,哈士奇狗爪微微一压,顿时无数的压力从冯冥的头上传来,将其身形压垮,半跪在地上。

      冯冥额头上顿时布满了冷汗,宛如承受了天大的压力一般。

      哈士奇不依不饶,继续加大着力度。

      冯冥顿时如临大敌,不得不跪地求饶道:“吾主开恩,在下不敢了!”

      在冯冥求饶过后,身上的压力这才渐渐消散了。

      顿时,他如蒙大赦。心中嘀咕道:

      没想到,这狗崽子,居然不像看上去那么好说话……

      本来,当大家见到魔物的样貌时,心中都是松了口气。

      可在其轻描淡写地化解了尸傀的攻击后,原本的这一丝轻松之意,顿时变得压抑起来,气氛开始变得紧张与凝重。

      人不可貌相,这魔物的实力,可见一斑!

      “诸位,现如今情况危机,大家不如放下各自的成见,联手对付冯冥,若我等再犹豫不决、不肯出手,恐怕再无机会离开此地了!”

      楚斌开口了,他这话,有着几分试探的意思。

      因为他还不确定魔物的态度,如果魔物真的愿意为冯冥出头,那么他们个可能一个都跑不了。

      反之,如果魔物不愿意为冯冥出手,而是抱着看戏的态度的话,那么他们还有希望与之一搏!

      有楚斌带头后,符长山等魔云宗修士,率先站了出来。也许冯冥的残忍,在其他人看来只是痛恨,可在他们这些人心中,却是痛入心扉,是一道无法揭过的伤疤。

      “我等愿意随楚斌道友出战,共诛叛逆!”

      江梦婷也跟着表态道:

      “我等灵山宗修士,愿意联手,共诛冯冥!”

      圣体宗的修士,一个个气质高昂:

      “我与冯冥不共戴天!”

      就连向来与江梦婷不和的侥月,此时也是放下了心中的成见,对楚斌点头道:“我愿出力,与道友共诛冯冥!”

      冯冥终于慌了,情急之下,他开始躲到哈士奇的身后,可他越是这样,哈士奇反而越看不起他:

      “一些蝼蚁罢了,你自己去解决,否则你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奴仆!”

      冯冥一听气坏了,感情他这奴仆的身份,还真就是奴仆了呗?

      除了铲屎喂饭,侍奉左右,一点好处都没得?

      冯冥一怒之下,顿时指着哈士奇的鼻子吼道:

      “没资格?老子还不当了呢!”

      “唔?”

      哈士奇似没想到这小小人类,居然还挺有骨气:“那我这便捏碎奴仆烙印,你我虽然缘浅,但终究是主仆一场,我会将你安葬在一处风景较好的地方。”

      冯冥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安……安葬?”

      哈士奇道:“没错,我魔兽一族的血脉烙印,强行解除的后果只有一个,那便是身死道消!”

      冯冥终于开始悔悟了,可是一切已经晚了。

      与此同时,净月潭四周,无数的武技与法宝的光辉闪耀而至,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冯冥!

      “救命啊!”

      冯冥大呼救命,然而此时,竟是没有一人再愿意站到他的身后。

      他,已失了人心!

      赵粼首当其冲,手捏拳印,高声怒吼道:

      “冯冥,吃你爷爷一记撼山拳!”

      李健也跟着冲了过来,这货不论什么时候都不忘占他大师兄的便宜:

      “冯冥,吃你太爷爷一记撼山掌!”

      冯冥无奈,只能举起魂帆去抵挡。

      砰砰砰!

      一道道拳掌与法宝光辉落在魂帆上!

      在冯冥苦苦支撑下,那帆杆顿时变得破碎起来,最后滋啦一声,帆布被撕裂,化为了碎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