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在爱电影

      “嗯?他竟然换了一种绵柔的掌法,这种感觉,像是当时对战的武当道长。”

      衬衫男子使用的阳手豁然一边,转变成了一种绵柔的掌法,似乎刚才那种暴虐的内劲完全消失了,掌法软且绵柔,还是却有一种拍在骨头之上,骨头内部受损软化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就是衬衫男子在绵掌里加入的劲力。

      “不行,这里空间太小,我施展不开气力,否则会伤害到她们姐弟两个。”

      衬衣男子转了身,侧着继续攻来。

      “苍龙入海吗?,而且这一招出自第九式,他从右侧攻向左侧,与平常的绵掌相反起手,是那位道长的惯用方向,看来我猜的没错,他确实和当时的那位道长有关系。”

      “你可知道玄清道长?”

      “不知道。”衬衫男子愣了一下,继续抢攻。

      衬衣男子一掌挥过,而后又速攻出一拳将阴阳转换运用娴熟。

      好重的力道,添加的气是足够威力了可惜,固定的招式套路并定有其不够灵活的地方。

      周尘一只脚高抬,快速踢腿而衬衣男子来不及挥手,手肘就被这一脚踢的脱臼。

      “武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个衬衫男子用的的明明是玄清道长的武功招法,却不承认。”

      周尘思考道,而衬衫忍着苦痛仍然想进攻。

      “呃啊,这个男的,难道他看穿了我的破绽,而且,他怎么会知道玄清道长,明明……”

      衬衫男子又一个扫腿盘龙,但是被周尘空中跃起翻身在上的右腿一踹,衬衫男子只能勉强以左手抵挡生生被踹飞。

      衬衫男子左手握住右手手臂,蹲立在地上大口喘息,西装男子立刻冲出,为衬衫男子挡住位置,争取脱离的机会。

      “他用的是一种特殊的格斗体术,但是他在一套军体拳中,加入了绞杀和巨大的力道,可惜,他不会使用和衬衫男子一样使用气力。”

      周尘接住了西装男子的中长拳,西装男子再一次挥拳而来,周尘用垂直的左臂一挡,西装男子一惊,想挣脱束缚再进行双手绞杀背摔,但靠其蹬地的

      周尘伸出食指和中指,向西装男子突去。

      “小心!”衬衫男子大喊,可惜周尘已经将气传导进了食指和中指,送进了西装男子的体内,西装男子即刻倒地,痛苦的捂住了右手,气体在他的体内流转,随后便来到了他的腹部,如同经脉尽断,胃脏破裂,令其身体颤抖,痛苦万分。

      一阳指,少林武功,致纯致阳致刚的招法,周尘在镜面的时候偷偷模仿一位方丈的武功所学,原理不能,让真气运行周天,在右手食指集中,刚性流动,不刻意压制,气劲刚强可破顽石,周尘从扑克牌得知那位方丈曾是大理段氏人。

      “别,别,你不能动我,我是易家的独……”

      周尘一点,强大的气流即将往易诚的身体里流动,后方的衬衫男子立刻跑出,用阴手的气力牵引,将易诚拉向后方,避开了周尘的这一指劲力。

      “你不能动他,否则会遭到杀手的追杀的,你的家人都会有危险。”

      “你要清楚,你根本拦不住我。”

      周尘将气力攒在手里,右手握拳,一拳挥出打在衬衫男子腰间,巨大的震力轰击在衬衫男子的丹田,但他还是为叫作易诚的男子抗下了这一拳,疼痛的昏厥了过去。

      “我不会杀你,我尊重生命,但我会让你疼痛,和你倒在那里的保镖一样疼痛,这是你应得的恶报。”

      看着白若婷抱住白廷,心疼的抚摸着白廷的头,左手把白廷搂在怀里,无论是不是白起的恩情与信托,白若婷脸上的泪水,就足以让周尘愤怒。

      “是他们白家的错,与我何干,易家和他们白家是世交,给予约定可以出手帮忙,只不过是联姻而已,我有什么错,易家有什么错,谁会无缘无故出手帮忙,这一切都是他们白家人自找苦吃。”

      黄毛恐惧的看着周尘,但却用愤怒的语气谩骂白家,而白若婷柳眉微落,表情愤怒,上前一巴掌拍在了易诚的脸上。

      “明明是当年我们两家约定好了同生死共患难,当年你们易家不能周转,我们白家扶持你们,可如今我们白家落难,向你们求助,可是你们违背约定,做了一群不要脸的白眼狼。”

      易诚被白若婷狠狠的甩了一巴掌,愣住了,随后脸部红肿,怒骂白若婷。

      “聒噪。”周尘一拳挥出准备打向易诚,但是却被一只苍老的手接住。

      “小友,对易诚的过失,你也惩罚过了,还是不要太过鲁莽了。”

      周尘看去,是一位老头子,眉须,头发花白,身体瘦小,两只眼睛已经做到了神韵内敛的程度,穿着道袍,看起来虽像风中之烛,但却又如同天上的老神仙一般。

      “在下武当玄武派现任派主,玄恒。”

      醒来的衬衫男子看向玄恒,眼里竟有怒意,但只能暗地握紧还未脱臼的左手。

      “呵呵,武当如今也学会包庇罪端了吗?你们又怎么对的起千年道教,仙学隐者的栖息之地的名号。”

      周尘伸出两指怒指玄恒,而玄恒也在一瞬间靠近周尘,一掌拍在周尘的腹部。

      周尘后退五步之远,它虽用气包裹,但口腔内鲜血还是差点喷出,但周尘强忍住,看向玄恒。

      “放肆,哪里轮得到你这个小辈指指点点,念生命来之不易,我不想杀了你,带着他们两个赶紧去吧。”

      “那他呢?”

      周尘一指易诚,易诚虽害怕,但是看向了玄恒,还是硬气的和周尘对视。

      “我们武当自会处理,对于易诚的过失,进行弥补和惩罚。”

      “荒唐,武学大教内部竟已经迂腐。”

      “白若婷,我们易家跟你们再也没有关系,原本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给白家点资助,但你们却不识好歹……”

      周尘露出杀势,恐惧令易诚不敢出声。

      “没用的东西。”玄恒看了一眼身后蜷缩着的易诚,暗自说道。

      周尘与玄恒的气势对抗,玄恒的势是柔软的,周尘的势显得更为锋利,还是仍破不开玄恒的保护,在气的运用方面,年长的玄恒更胜一筹。

      “小辈,周尘,愿领教前辈高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