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1001无标题下载

      奎北街,初恋川味火锅店外的屋檐下,一胖一瘦两个人正坐在留给等位的客人用的塑料凳上,慢慢悠悠地聊着天。

      “天后,你不打算劝一劝靖爷?”罗巴志疑惑地问道。

      今天杨靖找他们吃饭,已经说好了要聊一聊晚晚读书的事,罗巴志便也不替杨靖保密了,刚才就跟王飞讲了他所了解到的情况。

      “不劝,劝也白劝,劝不动。”王飞弹了弹烟灰,摇头一笑,“你也知道靖爷是什么样的脾气。他认定的事,你就是派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以前的杨胖子确实是这样的性格,现在杨靖可能没有那么偏执了,但他也有自己在意的事、在意的人,在这方面他也一样会选择坚持。

      “那倒也是,他说了,不管多困难都不会放弃。可是我们就不说他,等他撞了南墙才回头?”罗巴志苦笑道。

      “也不一定是撞南墙,看看再说吧!”王飞毕竟是做老板的人,定力比罗巴志要好,他拍了拍罗巴志的肩膀,淡定地笑道,“咱们要相信靖爷的目光,他的标准还是蛮高的。”

      “标准高也不能给别人当后爸啊……”罗巴志还是觉得难以接受,但他的话说到半截就压低了声音。

      因为说杨靖,杨靖就到了!

      只见一辆出租车在前面的街道上停下来,杨靖和一个女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不对,还有一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从后座上,被她妈妈搀着轻轻地跳下来后,也被杨靖从另一边牵住了手。

      王飞转头看向罗巴志,不仅用眼神表示着肯定,还笑着跟他偷偷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他的意思当然是:看吧,靖爷标准不差!

      远远的,王飞就有这样的判断了,等杨靖他们走近了,罗巴志也看清楚了梁晓芸清清秀秀的模样。

      确实是长得很好看,这种漂亮还不是网红的那种从手机里都能呼之欲出的强烈的冲击感,梁晓芸更像是小家碧玉,五官精致,婉约温柔,算得上是荷城这个还比较传统的小城市里比较普遍的审美风格。

      而且因为知道眼前两个男人是杨靖的好朋友,梁晓芸心里更是紧张加剧,站在杨靖身边束手束脚的模样,让她的气质又多了一点惹人生怜的柔弱。

      罗巴志总算是明白杨靖为什么会这样一头扎进去了。

      容不得他多想,杨靖已经带着梁晓芸和晚晚走到了他们面前,给他们介绍起来:“小芸姐,这两位是我的发小,王飞,这家火锅店的老板,因为跟天后名字叫起来很像,所以我们都叫他天后,罗巴志,我们都叫他小志。”

      “你们好。”梁晓芸很是局促,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干干巴巴的一句“你好”。

      梁晓芸不是害怕社交,而是不知道应该以怎么样的身份跟他们交流。

      “晚晚,叫叔叔好。”梁晓芸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还低头去提醒一下女儿。

      “叔叔好……”晚晚正看着这一胖一瘦两个叔叔伯伯呢,她也不知道怎么称呼,但妈妈这样教,小姑娘便也乖乖地小声叫了一声。

      晚晚有些害羞,说完后,就忍不住后退一步,靠在了杨杨叔叔的大腿上。要不是杨杨叔叔跟妈妈站得太近,她没法躲到后面去,可能晚晚都要躲到杨杨叔叔身后去偷看了。

      “梁晓芸,跟晚晚。我就不跟你们介绍了,之前电话里讲过。”杨靖一边笑着说道,一边大手轻轻拍了拍,按在晚晚的肩膀上,安抚一下这个不擅长交际的小姑娘。

      “弟妹好!欢迎,欢迎,我们进去聊吧,包房都定好了。”王飞就笑着,很热情地邀请道。

      “嫂子好。”罗巴志也学着王飞打招呼,不过他比杨靖小,所以叫嫂子更合适。

      “不是,不是这样……”这可把梁晓芸闹得更加不知所措了,她红着脸,想要解释,但又不想让杨靖没面子,辩驳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弱了下来。

      杨靖换了一只手牵着晚晚,腾出右手,隔着雪纺质地的姜黄色衬衫,轻轻地揽了揽梁晓芸的手臂,温和地说道:“先进去再说吧!”

      梁晓芸有些哀怨地看了他一眼,心里挣扎着,但她最后还是没能挣开杨靖的柔情。

      走进火锅店,这时候大厅里面基本上坐满了,即便今天不是周末,火锅店的生意显然也很火爆。王飞带他们去之前就留出来的包厢,进去之后,他将菜单递给梁晓芸,笑道:“弟妹想吃什么?自己来点,来我这里就别跟我客气了,我跟靖爷是几十年的兄弟了。”

      “嫂子吃不吃辣?要是不吃辣,可以点那个番茄锅底拼菌汤锅底,天后这边番茄锅底还挺有特色的。”罗巴志拿起茶壶去煮水,临走之前还推荐起来。

      这张口“弟妹”、闭口“嫂子”的,让梁晓芸想要纠正一下,却发现心有余而力不足。都叫了这么多下了,现在才澄清,是不是不合适了?

      “我不太能吃辣,但杨靖他挺喜欢吃辣的,还是让杨靖来点吧。”梁晓芸看见罗巴志在忙着给他们煮水洗碗,自己却在坐着点菜,有点不安,连忙把菜单塞给了杨靖,她也起身帮忙。

      “嫂子,这个我来就行。”罗巴志一不留神,就被梁晓芸抢走了手里的活,他看见梁晓芸站在桌边,不停地拆着消毒碗筷上面蒙着的塑料薄膜,连忙回身过来说道。

      “我来吧,你们去坐。”梁晓芸手下动作还更加利索,三下五除二就把桌子上的碗筷都聚拢过来,等水煮开,很麻利地清洗干净。

      后面泡茶,罗巴志都抢不过她,只好坐回王飞的身边,看着梁晓芸倒茶。

      王飞没有吭声,只是笑眯眯地看着,等罗巴志坐下来,才伸头过去,小声说一句:“人不差。”

      这个评价是指性格。

      王飞从这里就看得出来,梁晓芸应该不是什么装可怜的骗子,骗子之所以是骗子,还不是因为好吃懒做才想去走捷径?

      梁晓芸只是外表上看起来有些柔弱,心里却是比较坚强,特别是这个勤快劲儿,和罗巴志相比,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联想起之前杨靖说的那个“朋友”的经历,王飞相信她应该是真的一个人扛着一个家在默默地前行。

      这人具体的性格是什么样的,王飞了解不深,不好说,但至少,给个“不差”的评价,还是不偏不倚的。

      罗巴志倒没有太关注梁晓芸怎么样,他跟王飞努了努嘴:“你看靖爷。”

      “晚晚喜欢吃什么?你也来看看。”杨靖那边,已经将晚晚抱到了旁边的椅子上,翻开菜单,带着她一起研究了起来。

      晚晚是第一次吃火锅,也正是因为第一次吃,小姑娘都想不到会有生的、没有经过加工的材料出现在菜单上。

      这不,她小手撑在椅子的一角,好奇地伸长了小脖子看,还不时地伸出小手,指了指上面彩色的照片,小声地问起来:“杨杨叔叔,这个是什么呀?”

      “这个是肥牛,就是牛肉冻硬了之后,切成一片片的,就变成了肥牛。”杨靖笑着解释道。

      当然,肥牛的处理没有这么简单,但杨靖对肥牛的了解也仅此而已。

      “这个呢?”

      “这个是鸡肠,不对,应该是鹅肠。下面写着鹅肠。”

      也有杨靖回答不上来的,比如黄喉,当晚晚刨根问底地问“黄喉是什么”的时候,杨靖就犯了难。

      “黄喉,应该也是牛的喉咙吧……你等一下啊,叔叔查一下。”杨靖不想在小孩子面前不懂装懂,他掏出手机,查了一下。

      “咦,不是,这个黄喉其实是猪或者牛的大血管,主动脉,不是喉咙。”杨靖有些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真的是差点误导了晚晚,“这也真的是,不是喉管,干嘛叫黄喉啊!”

      “嘻嘻!”晚晚听着有趣,忍不住抬起小脑袋,看着杨杨叔叔,眉开眼笑起来,刚才因为陌生而紧张的小情绪都消失不见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