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app二维稠草莓app最新地址

      出狼山后回头半眼。驾~驾,走到片树林里也有个人控马的走出来彼此点头踏尘而去。直到走出狼帮势力范围两人才有话交谈,“飞扬,你可让我好捏把好汗”。

      “怕我出不来”。

      “嗯,沈三万的狠黄沙域是出了名的他不光狠还记仇,各势力都避免与他相碰更有群狼过境片甲不留之说”,他叫廖映康是那天在土里挖出来那个。

      “片甲不留,我到感觉他还算讲理没有多蛮横,人也,比较聪明”。

      廖映康说;“专程拜访,你与他们相识”?

      “算不上,一些小事,私事还必须要去,不提这个了,你有多久没回鹰隼堡了。听说,鹰膀折翼尖爪不全,鸟喙沙哑难鸣九天”。

      “呵呵”,廖映康勉强的,“多谢你言辞委婉,鹰隼堡的确遭逢劫难,惭愧,我还是亲历者。在回想那天的情景历历在目,满目的剑影刀光,十二金鹏勇似罗刹弟兄们死的死伤的伤,无人能阻无人能拦我也费尽万难逃离半路又遇沙暴。幸好你热心相救,不然,没准已经成为沙海一粟”。

      林飞扬略显尴尬的拱拱手,想到自己以何种态度施救,他又怎么热情报答,心里不由的生出负罪。

      “既然上天让你活下来,说明你命不该绝。闲也无事,咱何不回趟鹰隼堡”。

      廖映康激动的;“飞扬咱果真要去鹰隼堡”?

      “这话,腿长你身上愿意去便去有何真假”。

      廖映康难掩高兴的像归乡的游子大劫后的重生,“嗯”。

      “走”,“驾,驾,,驾驾”!

      大漠千山万水,沙海遥无尽头去鹰隼堡路程比预想中远,走的人马都疲惫不堪燥热难忍,几次,林飞扬都想把嘴边话吐出又咽回肚里,又走几日终于顶不住的询问了,“映康,还有多远”?

      “啊~,廖映康抹抹额汗,不远了,一天,在走一天差不多就到了,你看那绑有铁锹的石头过了,在走上十里有个水棚咱饮饮马也歇息歇息”。

      林飞扬摆摆手晃悠头虚累的,“现在我都挺不住了,歇歇歇歇”,疲乏的马背上掉下,“不行了,走不动了,你也歇歇。映康,为什么要在那大石上绑只铁锹,不怕,被,被偷走吗”?

      廖映康靠过来递水袋给他说,“大漠沙多,可供辨别方向的标识物少都是口述相传,记路上有什么,走多远多久到哪,有什么东西可参考可依照。日子久了,自发的形成条规矩。为防止标识物被沙尘吞没混淆方面,标识物上都附有相应的除沙工具既方便过路的行人清理积沙,也方便自己寻找路途。

      “啊~,原来。共付出,共谋利。一仰头对那大石头瞧去,这沙子堆的也不少了,喝点水,干活”。

      “嗯”。

      歇会后他俩地上起来照那大石头过去,忙活好阵子才把堆积大石旁边的丈高沙子移走。

      “呦,上面还有不少诗句”。

      廖映康说,“和咱一样,也是过往行人留下的。飞扬,你要不要也留一句”。

      “呵~,还有这讲,那我也留两句”。手指在大石上龙飞凤舞的连画几道,呼,一吹。

      “我是谁,问临苍天欲沉浮。怎奈,江海太窄五岳太低震八荒游内外,立身飞志,扬我高名”。

      “嗯”,廖映康说,“气势磅礴内容宽广宏大好词,莫问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哈哈哈……,献丑,走吧”。

      “嗯”。

      终于廖映康所说停歇处,饮过人马走过沙山。又走几日,几乎快到崩溃发疯边缘廖映康指着前面那片矮丛,“到了,前面就是”。

      林飞扬呆了瞅了又瞅瞧了又瞧,“映康,这小树林,最多五十棵树,鹰隼堡的堡呢”?

      “别急呀,和我来”。

      登上坡顶,那片几十棵树的小树林后是片惊叹到不可思议的惊伟浩大。鹰隼堡,是片绿洲用生铁建造起来的巨大城池四周围壁铁桥镶接圆顶高楼总体建筑酷似屯兵所。

      廖映康自信的;“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宏伟,鹰隼堡还有个名字,小雁门关。以手工业钱庄业为主,这里的人好施好友”。

      “嗯”。

      “走吧”。

      “嗯”。

      一拽缰的两人向绿洲走去林飞扬也在心里接廖映康话。

      “只是你们堡主有些残忍,容不得手底人犯错,轻则打骂,重则,被活着喂鹰。鹰隼堡也逐渐被叫为鹰隼窟嘲讽徐鹏血腥之意,自绿孔雀带人踏平之后鹰隼堡沦为大漠中的三流势力,鹰隼堡的旗帜也变成孔雀阁的孔雀南飞。你们堡主,万事有轮回被喂鹰了,玩鹰的死在鹰嘴”。

      “映康,现在由谁暂居你们帮主之位,孔雀阁,还是其他人”。

      “没有”。

      “孔雀阁没接手吗”?自己问的时候明显看到廖映康嘲笑的很哀寂,“映康,你对鹰隼堡真忠心”。

      “呵呵,谈不上忠不忠心,有鹰隼堡才有我,食君禄,忠君事吧”。

      “大漠中,没有能与孔雀阁抗衡的吗”?

      “据我所知,在大漠中能孔雀阁抗衡的,没有,连中原第一剑宗点苍派在黄沙域里也无法与孔雀阁相抗衡”。

      “既然此般厉害,我怎么对孔雀阁没听过,隐派吗”?

      二人边走边聊的到那面旗杆下翠绿色孔雀画的呼之欲出形象传神。

      “映康,你现在属于什么地位”。

      “论资格排,我只能算小卫队长,请”。

      “呵呵,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