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射天天操天天

      由于游戏角色的身体素质远强于现实,不少玩家刚开服时都喜欢这样赶路,夏渊也是。

      根据记忆中的时间判断,距离正式开服的时间点还有相当一段时间。

      如果那两个人的确是玩家,那就证明了一件事:

      现在很可能是内测即将开始的时间段!

      但这又引出了另一个问题:这个世界究竟是不是真实的?

      《神秘纪元》是高度拟真的沉浸式虚拟游戏,游戏中的NPC智能同样极高,与真人无异。

      夏渊一时也无法判断,自己究竟穿越到了真实的世界,还是游戏的世界中。

      他尝试着呼唤系统面板,结果理所当然的没有任何回应。

      可这说服力还是有些不够,NPC不是玩家,哪怕没有面板也是合情合理。

      于是,夏渊想到了另一个证明方式。

      前世,为了过审,游戏角色身上一定有一条裤子是脱不掉的,女性角色还额外多了一件脱不掉上衣。

      这一点连NPC也不例外!

      无数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玩家“亲切”称呼它们为叹息套装。

      他暗中动了动小手手,自我检查了一番。

      还好,不是平的,叹息之裤并不存在。

      但那两个人又是怎么回事?

      不待他继续思考,车厢微微一震,似乎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眼前的景色开始变化,人群的喧闹声仿佛在耳畔响起,原本占据一半视线的车厢顶棚被星夜取代,两轮无比熟悉的奇异圆月高悬中天。

      银之月——赛维恩!紫之月——艾弥斯!

      夏渊闭上双眼,悄无声息的叹了口气,心中五味杂陈。

      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有了几分穿越的实感。

      不过话说回来,总感觉这里很眼熟,他们这是要带我去哪?

      ………

      傍晚,册名典礼在卡尔拉斯城上城区如期举行。

      早已得到消息的民众们涌入城主府前的白色广场,方圆数十公顷的巨大广场几乎被人群挤满。

      册名典礼,是唯有皇室与四大公爵家族中,诞生了新的直系后代,才有资格举办的仪式。通常在家族行省的都城举行。

      这是让平民认识家族新成员的机会,新生儿将会在万众瞩目的光辉中,正式获得属于自己的姓名。

      届时,皇室的使者与收到邀请函的贵族们,将会前来观礼。

      格洛瑞亚帝国上层,流传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则:

      只有接受过册名典礼的新生儿,才真正算是四大家族或皇室中的正式成员,被帝国上流阶层贵族圈子承认。

      未经历过册名典礼的私生子,哪怕未来侥幸得到了家族的承认,也无法得到上层圈子的接纳。

      巍峨的梯形高台矗立在广场中央,其占地面积达到一公顷,高度可达数十英尺,主体由整块洁白的云曜岩筑成。

      欢庆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包围住高台,嘈杂等待着。

      夜晚八点,城主府正门大开,一队全副武装的卫兵当先开道,身着华丽铠甲的仪仗队紧随其后。所过之处,人群潮水般分向两侧。

      受邀而来的大小贵族依次登上高台,三三两两聚成小圈子,低声交谈着。深蓝法袍的施法者们散布在高台各处,为即将开始的仪式做着最后的准备。

      约半个魔法时后,卡尔拉斯公爵的座驾——由四匹洁白的光明独角兽所拉着的华贵马车,以及另两辆规格完全相同的车辇,从城主府中缓缓驶出。

      雕饰华美的黑金色车厢两侧,烙印着奥利文迪家族的凛风晶鸟纹章。

      若有精通魔法纹章学的学者在场,必定能认出环绕在纹章四周,散发着淡淡光芒的永恒冠冕纹路所代表的含义:

      传承数千年的古老家族,诞生过四名以上的九阶,其中包含至少一名九阶极限,拥有极端显赫的历史,并且至今仍处于鼎盛之中!

      三辆马车停在高台前,衣着笔挺的伦纳德走下为首车辆的驾驶位,为卡洛特公爵开门。

      今日,公爵换上了古典的黑色魔法长礼服与高顶礼帽,胸前饰有白色绣金的波浪状领巾。

      他迈步下车,走到第二辆车的车门旁,风度翩翩的向车内伸出右手,雕纹秘金袖扣在月光下熠熠生辉。

      戴着蕾丝长手套的纤手从车内伸出,搭在公爵的手上。盛装打扮的华贵身影缓步走出车厢,对公爵微微一笑。

      公爵夫人一身装饰繁复的纯白长裙,她优雅伸出包裹着白色蕾丝的藕臂,让卡洛特公爵挽着。

      长长的裙摆在魔力作用下微微浮动,避免接触到地面与灰尘。

      随后下车的是来自皇室的礼节,以及从各自领地赶回来的公爵的三名后代——长子瑞蒙特,次子埃文,三女亚拉妮丝。

      一行人缓缓登上高台,林立两侧的卫兵与仪仗队纷纷举枪敬礼。

      高台之上,蓝袍施法者们做完了最后的检查,在高台顶端聚集成队列。

      众多法师前方,奥利文迪家族法师团首席,八阶变化学派魔导师伊西多静静伫立。

      他身披黑底银纹法袍,右手持一根长约两米的法杖。笔直的杖身散发出银灰金属光泽,杖顶镶嵌着一块硕大的紫色剔透晶体。

      双色月光映照下,晶体折射的光辉与法袍纹路的幽光交汇,闪烁着奇异的斑斓色彩。

      见公爵等人登上高台,伊西多将法杖交于左手,空出的右手在胸前正三角形虚点三下,行了一个无可挑剔的法师礼节。

      公爵与公爵夫人同样还以法师礼,皇室的使节则左手轻抬礼帽,握着手杖的右手按在胸前,微微俯首,行了一个皇室礼节。

      随着众人的到来,仪式正式开始。

      艾莉卡抱着还在疑惑中的夏渊,走向高台中央,那里安放着一座三层石质圆台。越往上,圆台的顶面积就越小。

      最上层圆台顶部,三百二十七根散发出神秘气息的银黑色线条,勾勒出一副多层嵌套的奇异芒星图案,中下两层与圆台侧面,则密布着玄奥的银色符文。

      她将新生儿轻轻放在圆台中心,银黑色芒星随着她的动作而亮起,四周的符文同样开始交替明灭的发光。

      待她退至一旁,伊西多上前一步,高举手中法杖,低沉沙哑的声音笼罩整个高台。

      “仪式开始!”

      两侧的法师队列同时开始吟唱,晦涩而古老的咒文声汇聚成神秘的旋律。

      压抑的魔力波动向四面八方扩散,一种奇异的气氛自高台顶端漾起,向整片广场渲染开来。

      这场仪式不仅为了确认身份,同样也是对新生儿的一次巨大强化。册名典礼之所以在月圆之夜举行,就是为了利用双月之华。

      高度凝聚的月华性质温和,能够极大幅提升新生儿的资质。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每名新生儿只能接受一次双月赐福,第二次将不会产生任何效果。

      咕——→推荐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