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男人看的视频

      黑夜,黑云遮天,光线暗淡,但是对天生拥有黑暗视觉的恶魔没有多少影响。

      走在返回的路上,黑翼不由得回味之前的事情,黑岩难道不怕他将这一切都说出去,上报男爵?

      他摸了摸插在腰间的钢叉,那是之前临走时黑岩还给他的,就是他自己的那一把,抚摸着熟悉的凹痕,黑翼给出的答案是:不会!

      姑且不论忠诚这种东西,把事情上报给男爵,他能有什么好处,而且以他如今的身份,能不能见到男爵尚且难说。

      用握在手中的权利去赌飘忽不定的可能性,这种蠢事他才不会做。

      回到营地,小恶魔拉布的呼吸已经平稳,虽然还是没有醒转,不过以恶魔的恢复力,在有充足的能量供应下,完全恢复过来也是早晚的事。

      月末快到了,少数没有足够黄金的小恶魔奴工在黑翼的默许下,纷纷组队打劫附近营地的倒霉蛋,小恶魔拉布则从中顺手牵羊,获利不少,让黑翼侧目不已,这小家伙还有这本事?

      小恶魔拉布瘦小的身板没有多大力气,却每次都能交上足够的黄金,其中还不包括被抢的,这让黑翼也高看他一眼,毕竟,偷窃在深渊也是一种美德。

      黑翼纵然手下抢劫,其他几个营地的工头也不甘示弱,组织了好几拨针对他的行动。

      对于这类不长眼的家伙,黑翼的反应非常干脆,直接揍趴。

      然后交给拉布处理,而落到他手里的小恶魔就惨了,不仅被勒索走苦苦捞取的黄金,这些倒霉的家伙甚至被逼吐了不少血。

      小拉布将他们收集起来当做食物储备。

      转眼又到了每个月上交黄金的日子,跟上次一样,翼魔们从天而降,众多的小恶魔奴工匍匐在地,翼魔统领黑岩则依旧立于高台之上一言不发,黑翼打了个眼色,小恶魔们一个个上前,将手中的黄金倒在铁盘上,有黑翼的照顾,小恶魔们的黄金基本都达标了,一个个通过验收,欣喜万分的退到一边。

      高台上的翼魔也有些诧异,他们手下管理的营地数以百计,每个地方都有很多家伙交不上黄金,从而被他们拉出来找找乐子,到了这里却一个都没有,全部都合格了,这让某些以折磨为乐的翼魔非常不开心,目中凶光隐隐。

      只是有黑岩压制着,翼魔们才没有爆发。

      这群家伙中就有跟黑翼发生冲突的翼魔,他曾经将此事上报给黑岩,原以为黑翼就算不被处死,也会不再被黑岩看中,到时候他想怎么弄死黑翼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却没想料到什么都没发生,黑翼依旧是营地的工头,并且有越发受到黑岩重视的迹象,让他异常愤怒。

      翼魔本想在这里找个不长眼的小恶魔好好折磨一番,可居然连一个不合格的都没有!这让翼魔越发气闷,直觉得胸膛都要炸了。

      黑翼在下面看到那个家伙满脸通红的憋气模样,心底乐开了花,他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了一丝讥嘲的冷笑。

      由于小恶魔奴工全数合格,验收很快便结束了,黑岩挥手将黄金收起,黑翼这次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枚圆环状的金属,套在黑岩的手指上,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空间指环。

      翼魔统领什么也没说,冷漠的丢给黑翼一个袋子,便领着翼魔们前往另一个营地。

      黑翼驱散了围在身周巴结谄媚的小恶魔们,向拉布招招手,示意他守在周围,别让无关的家伙靠近。

      抓着黑岩丢下的袋子进了自己的帐篷,这个帐篷是从翼魔驻地回来后,黑翼试着弄的一个,用几根骨头撑起皮革,搭配一些皮毛,建造起来的,看起来丑陋不堪,却是他自己亲手搭建的,因此非常得意。

      确认四周无人,门口有忠心的小拉布守候。

      上次事件过后,小拉布为表示自己的忠心,向黑翼献上了真名,黑翼坦然受之。

      真名誓言是深渊通用的契约,对恶魔拥有很大的约束力。

      而且他现在比小拉布强大得多,一只手就能捏死小恶魔,又有真名誓言,双重保障,他相信小拉布只要脑子没坏,是不会背叛他的。

      黑翼打开袋子,里面是圆滚滚的拳头大小的东西,竟然是翼魔心核!

      黑翼在心里大叫一声,双手颤抖着,差点没将袋子给扔了!

      黑岩竟然如此看重他,居然给他一颗翼魔心核帮他进阶!

      黑翼眼神闪烁,最后还是郑重的将翼魔心核收入袋中,贴身收好,不知怎的,他觉得此事诡异。

      黑翼心中隐约觉得不对劲,但是他分辨不出这种感觉的来源。

      他管理营地做得很好,按照黑岩自己的规矩,有功则赏,这并没有什么,很正常,可是也不该赏赐下一颗翼魔的心核,这实在太贵重了。

      要知道小恶魔进化为翼魔,需要的所有力量加起来,也不过是一颗翼魔心核的量,何况黑翼感觉他已经到临界点,要不了几天便可进阶,他相信黑岩也一定看出来了,即使这样,他仍旧给了黑翼一颗翼魔心核,这里面的意味可就不是赏赐那么简单了。

      黑翼慎重的将翼魔心核收好,他暂时并不打算吸收这份能量,鬼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暗手。

      新的一月开始了,黑翼露脸的时间逐渐变少,熔岩湖营地的事交给小拉布去干,他对此兴致勃勃,黑翼则每天都呆在营地里,努力压制自己进阶的冲动,翼魔监工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来了,这让他感觉非比寻常,他可不想在此紧要关头进阶,毕竟一个小恶魔到哪里都不会引起注意,而一个翼魔就不可能了。

      这天黑翼正在运动,他扛着块一块大石头绕着营地外围来回奔跑,这是黑翼自创的办法,通过大量的消耗体能,来压制身体发出的进阶信号,即使如此,黑翼也感觉自己压制不了多久就会进阶了,毕竟他的积累太雄厚了。

      当初在黑色旷野他吃了多少小恶魔?十个?还是二十个?做了营地工头后更是食物不缺。

      连噬魂犬都吃了一个,甚至还通过吞噬得到了一个灵魂天赋,普通小恶魔吃掉五至十个左右的同类就会进阶,黑翼由于在刚蜕变不久便大量进食,新生体的潜力还没固定,就被他生生撑大了不少,能压抑到现在才要进阶,已经是潜力深厚了。

      如此深厚的积累,一旦黑翼进阶,必然是翼魔中最强的那一类,就如同如今他现在在小恶魔中的地位,如此方才值得黑岩拉拢培养。

      呼呼!

      跑完一圈的黑翼小心翼翼的避开四处流淌的岩浆,找到一块石头靠在上面休息,红炎之地的石头满是棱角,没有冥河边的岩石光滑舒服,还有灼热的岩浆,危险致命。

      黑翼体味着体内强烈的进阶本能,心里愈发紧迫了,一日搞不清楚形式,他便一日不敢进阶。

      忽而他心有所感,抬头朝熔岩湖上望去,发现一位翼魔监工也正转头看了过来,蝠翼摆动间凶态毕现,正是那个找茬的家伙!

      “哈哈!小杂种!这次你跑不掉了!”隔得老远,翼魔便怒吼着俯冲而来,手中钢叉狰狞,显然是要直接将黑翼扎个对穿。

      不好!黑翼心里大叫一声,头也不回地向营地里跑去,边跑边大叫道:“你难道不怕黑岩大人责罚吗!翼魔!”

      “黑岩!那个叛徒!他现在已经是自身难保了!”

      “看谁还能护着你,低贱的杂种!”翼魔已经飞临营地,怒吼声如阵阵雷霆,震得黑翼的骨架帐篷瑟瑟发抖,摇摇欲坠。

      “受死吧!”

      嗤!锋利的钢叉急速射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