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姐appios直播官方下载

      萧墨看着小丫头的眼神,心中微微叹口气,也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些误会和遗憾慢慢来解决吧。

      “走吧。”他收回思绪,回道。

      沉雨以为他要把她送到莫剑那里,警惕问道:“去哪?”

      萧墨看着她受惊的样子不免有些好笑,刚才这么气势汹汹的难道不是她?怎么现在怕起来了?

      “去找线索啊,不然你以为我要带你去哪?”

      “哦。”沉雨松了口气,但她还是没放下防备之心,她现在还不知道这家伙对她为什么这么的好,难道真如李文所说,是为了她身上的霓裳衣?

      她心中是非常不想和萧墨一路的,毕竟在不确定是好是坏之前,谁都不可以相信。但她转念一想,现在还有谁她能相信呢?若是不找到一个合作,那么她很难走到最后。

      最终沉雨还是妥协了,没办法,她的设定真的太弱了,什么冰雪聪明,什么京城第一花旦,这些拿来有什么用呢?还不如许她一身武艺,用来保护自己。

      “你凶手投的是谁?”走在前方的萧墨突然发问,在窄小的通道中还有回音。

      “满玉啊,其实我已经找到铁证了。”

      “哦?”萧墨看着有些惊讶,示意她继续说。

      “记得之前在玉掌柜枕头上发现的一点胭脂印么?我在牢中和满玉手上的对比了下,发现果真是她的胭脂。”她快步走到萧墨身侧,与他并肩前行,“所以我猜测,应该是她用枕头将玉掌柜捂死的,但我现在不确定她是什么时候做的,以及她的目的是什么。毕竟她已经下毒了,完全可以等毒发。”

      这是之前她一直没怀疑满玉的原因,她觉得没必要再多此一举做出这一步,可是除了满玉,她实在想不到其他人了。

      “可能是想嫁祸你吧。当时她说她听到你出去了,我猜她应该知道你去找玉掌柜了,但又怕被你发现玉掌柜中的事,所以等夜深了又去看了一次,这才动了杀心。”

      沉雨听得似懂非懂,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萧墨见她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又嘱咐道:“反正你不要轻信李文,他不简单。”

      在李家落败后,凭借一人之力将整个家族又带回了京城富豪之首,恐怕没有外表这么的人畜无害。况且他虽然对玉掌柜没有杀心,但他却是为了那批宝物而来。他现在最怕的就是李文挑拨丫头,然后将手中的霓裳衣转借他人。

      萧墨的担心也不无道理,这边沉雨已经有些看不懂了。李文之前说自己是她的兄长,胎记这个东西也做不得假,而且在他不是凶手的情况下,他是不能撒谎的。

      她有些纠结了,直觉告诉她应该相信萧墨,但理智告诉她应该和李文合作才是对的。

      “不管他和你说了什么,你要知道他背后是整个家族的责任,不是一些儿女情长能左右的。而且你手中的东西我也不想要,一个大男人抢女子的保命符算什么本事?”

      听到这句话,沉雨有些惊讶,他知道她手中的霓裳衣?

      萧墨知道沉雨的纠结,不过他不知道李文是沉雨哥哥,只是以为李文对沉雨是男女之情,“你不用惊讶,当年曼娘与我也算是旧识,偶然中我得到了一件宝物,名为霓裳衣,在关键时刻可以保住人的性命。我便让曼娘转交给你了,不然你以为时间仅有的宝物怎么在你身上?”

      是他给的?沉雨听到这个消息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那你..”

      “问我为什么不自己留着?”萧墨问道,沉雨疯狂的点点头,他看着丫头的样子,不免有些好笑,“其实很早以前我便喜欢你了,有一次征战回来,众人给我办了一个接风宴,便叫来了京城有名的花旦,那时曼娘还在,我一眼就将她认出来了,我便和她说了会儿话,之后就有下人来说,曼娘的女儿被几个纨绔子弟扣下了。”

      “她与我有恩,我便同她前去,看能不能解决问题。那个时候就是我第一次见你,当时就在想这个女孩子脾气真是倔,别人都把刀放到她面前了,居然还恶狠狠地盯着别人。后来我将你救下了,但你可能对我没什么印象,似乎在你心中我和那群男人没两样,当时看我的眼神也是充满了嫌弃。那晚我就将霓裳衣交给了曼娘,让她转交。”

      说到这里他轻笑了一声,沉雨被他感染到了,不自觉的问道:“后来呢?”

      “后来我便一直派人保护你,那些闹事的人都被我打回去了。”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少年气,沉雨听后笑了一声,打人很神气?

      “朝事繁忙,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曼娘去世了,我一直在查你的下落,最近才知道你就在玉楼,才回来参加拍卖会。”

      听完后沉雨在脑海中细细回想,似乎是有她被调戏这件事,只是她这么多年已经习以为常了,便没放在心上。后来虽然也会经常遭到骚扰,但那些人第二天绝不会再出现了,她还觉得奇怪,京城的纨绔子弟都收心了?原来一直都是萧墨在背后默默的保护她,说不感动是假的,毕竟他这么帮着她。

      “谢谢。”除了这两个字,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萧墨听后却没有买账,他皱眉想了想,“一句谢谢可不够,要不出去后你以身相许吧?”

      出去?是出密室还是出游戏?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萧墨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像是认识多年的老友。

      见沉雨进退两难,他又开口道:“说笑的,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他心道,从他发明这个系统开始,一切都是为了她开心。只是她一点点的主动都会让他感到无限的值得。或许这就是暗恋吧,喜欢一个人也不一定要让她知道,默默守护也很好。

      萧墨这样的坦荡,到让沉雨有些不好意思,虽说这是游戏,但这个故事确实很感人。她抬手拍了拍萧墨的肩膀,“沉雨会记在心里的。”

      她说的是沉雨,只是单纯代表沉雨这个角色,等她出了游戏,恐怕很快就会将他忘记。萧墨默默叹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