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月麻衣免费的视频

      陆枝枝自从跟宋寅在一起后,进出酒吧夜店也熟悉的有模有样的短短一个月不到,她学会了抽烟喝酒打牌,样样都沾,偏偏新手玩家手气还不错得很,宋寅便天天带她去玩,那些个中年男人也怕了她这个小姑娘了。

      “这几天考试,还是好好准备一下,考完就能回家了。”宋寅看着陆枝枝瘦弱的背影,忽然感觉自己罪孽深沉,把一个好好的小姑娘带坏了,但转念一想,陆枝枝明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还主动凑上来,那就是她自己的想法了。

      “哎哟,再去玩一天好吧,最后一天了,考完我回家之后得好久见不到我呢,你不想我啊?”陆枝枝转过身来,原本素净的小脸上浓妆艳抹,对着宋寅勾唇一笑撒娇到。

      宋寅是谁啊,情场浪子,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小姑娘的心思呢,本以为只是玩玩而已,最多一个月不到就得掰,可这个陆枝枝还真是不一样,粘上了就甩不掉,这都在一起快三个月了,还没提过分手的事情。

      耐不住她的撒娇,还是开车带她去了夜店,她静静地躺在车上,明媚皓齿被昏黄的路灯。陆枝枝俨然已经熟悉了那边的构造,宋寅经常带她来的就是这家‘夜半爱丽丝’。第一次来这时陆枝枝因为长得清纯可爱,黑黢黢的大眼睛勾去了好多人的魂,但那些个男人一看到她旁边的宋寅,赶紧打消脑子里不干净的想法,这之后,不管陆枝枝去找谁喝酒,那个人的结果都是悄悄地吃下一顿胖揍,她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哪毁容了,那些人一见到她就跑开,像躲瘟疫一样。

      所有的八卦都是来自女厕所,这个定理永远真实。后来有一次陆枝枝上厕所时刚好就听到几个酒吧小妹在八卦。

      “诶你说嘴角宋寅来的次数都变少了呢?都好久没见过他了,听说他人特别好,谁都不会拒绝呢!要是被他看上了那我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嗲嗲的女声听得陆枝枝心里发腻,忍不住蹲下去一阵干呕。

      “小溪,你没发烧吧,想什么呢,以前的宋家大少爷可能是这么个人,花花公子换女朋友跟换件衣服一样简单,可最近你没听说啊…”另一个声音应声而起,听得出这是个爱八卦的规矩人,只是说话怎么只说一半呢?

      她把声音开小了两度,兴许是怕被旁人听了去,瞟了瞟四周,确实没了动静这才又开口到。

      “听说啊,宋少爷最近被一个女大学生迷了去,还经常带那个女大学生来咱们酒吧,还跟下边的人说那个女大学生多看了谁一眼谁就得记下来,往后算账,谁要是主动去勾搭她更是走后直接打一顿,不用讲道理……”

      陆枝枝不敢再听下去了,怎么觉得事情的发展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原本只是想只好自己的病,李医生说想做什么就去做,说不定哪一件事就在无形之中治好了,所以她开始抽烟喝酒,和宋寅谈恋爱,没心没肺的过每一天,表面上看已经把何斯年忘得一干二净像个没事人一样,可感情的苦终究只能自己吃。

      原本以为宋寅就是普通的一个爱玩的富二代,现在看来事情跟想象的有很大差距,听刚刚那个女孩的话来说,反倒像个有权有势的黑帮头子,想到这里不仅后背一凉。

      说是今年最后一次来这里,陆枝枝是想带宋寅来验证一下自己荒谬的想法,在心里已经否定了一万次,他肯定不是,但终极还是信不过。

      她一个人坐在吧台上喝酒,宋寅跟往常一样去了二楼包间,他不说去干吗只是叫她好好呆着别乱跑,所以她也一直不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

      “宋寅,你去干嘛。”她还是没忍住好奇,问了出来。

      宋寅回头,酒吧五彩缤纷的灯光真晃眼睛,都没办法看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只看见他俯身靠近陆枝枝,性感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很快就回来,你在这等我就行了,别乱跑。”他一如刚见面那时候的模样,只不过是把头发梳了上去,换上合身的黑色西装,整个人忧郁挺拔了不少。

      陆枝枝朦朦胧胧的点了点头,看着他走上阁楼。

      待他消失在黑暗里,陆枝枝鼓起勇气跟上去,偷偷摸摸的躲在拐角处,不敢在往前走了,五六个又高又壮的男人背着手站在外面不苟言笑,紧闭的房门里面不时传出闷哼声,又像是什么重物跌落在地,人类的一切恐惧来源于未知。

      她胆战心惊的蹲在角落里,掐着点准备起身回去时发现双腿麻了,脚底像沾了胶水一样一步都挪不动,她焦急的紧盯着房门的动静,只希望今天能够多呆一会,被发现可就完蛋了。

      “哐咚。”开门声和跌落声重合。

      醒来是同样的场景,纯白色的天花板,头痛欲裂,艰难的睁开双眼,两颗眼珠子像黑水晶葡萄似的滴溜溜的在眼眶里打转,“靠,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宋寅这个王八蛋也太不是人了吧!”她小声地嘀咕。

      看见一个黑色人影走了进来,“醒了啊,我不是叫你好好地待着那等我吗,就你这酒量还敢到处跑?摔不死你是吧。”宋寅好像有点生气了,不会是偷听讲话被发现了吧,会安排人把我办了吗,呜呜呜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就这么一两句话被陆枝枝解读出马上自己就要挂掉了,还真是心里活动丰富呢。

      “我只是想上个厕所顺便找个地方抽烟,没想到蹲久了腿给蹲麻了,一个不留神就给摔下来了。大哥我求你了放过我好吧,我下次不敢了,呜呜呜放过小女子吧。”陆枝枝赶紧求饶,硬生生的挤出两滴眼泪,男人大概都吃这一套吧。现在还不能死,至少得等到把他的真面目揭穿了才死而无憾。

      一想到马上就要做因严惩坏人而被英勇就义的名声要流芳百世,女侠风气就呼之欲出,不由得坚定信念,咬紧牙关。

      “你够了啊,现在怎么变得越没脸没皮了呢,自己以后小心点,能别这么毛毛躁躁的吗?”宋寅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头顶缠了一圈绷带,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又柔下声音来。

      陆枝枝也是个聪明人,见好就收,用力坚定的点头,一阵头晕目眩,两人都乐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