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主播性感热舞

      身着蓝色牛仔裤的两个壮汉,背靠黑沙发,斜躺在沙发靠背上,哈喇子沿着嘴角滴到扶手上;头枕着蓝色牛仔裤的大腿,中间横躺着一个穿花格子外套的张明杰,手捂着眼睛酣睡,以防阳光刺眼;另外两壮汉也眯着眼,坐在对面的办公椅子上补觉;净水机器上空水桶还在,旁边地上还有堆黄白混合的呕吐物。

      “呀,这是宿醉未醒!胜率增加一成!”陈皮咧了咧嘴,笑着想,“喝醉必然大量补水”

      “房间一共五人,目前已知A级初境一人,张明杰。其他四人不清楚战斗力,按照常规逻辑判断的话,四人作为下属,战力应该小于张明杰或者是相同水平的,高于A级的可能性比较小,但是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陈皮蹲坐在水泥台阶上,心中盘算着现在的局面,猛然一抬头,阳光像利剑直刺眼睛,照的睁不开眼,赶忙伸出手臂,挡在眼前。

      “天助我也!胜率又增加一成!泻药二成,辣椒两成,自己的力量2成,宿醉未醒1成,阳光半成把握,现在合计七成半把握击败张明杰,干!”陈皮猛然起身,快步向着藏水桶的地方跑去。

      “时不我待,时间多流失一秒,胜率下降的越多!”

      重新戴上红色旅游帽,压低帽檐,陈皮抓起水桶扛在肩上,走出绿化带。踩着掉落暗黄的梧桐叶,推开新天地房产的玻璃门,走到净水机前,取下空水桶,换上肩上的水桶,转身,抬脚想要夺门而出。

      “不行!还不够”收回正要迈出去的右脚,陈皮来到长方形灰色大理石茶几前,拿起放在上面的三个水杯,疾步的来到净水机前,接满水重新放到茶几上。

      而后又走到远处办公桌上,同样的接满三杯水,一齐放到茶几上。

      “不行!还不够”陈皮摘下帽子,重新理了理鸡窝头,脸上堆满假笑,端起水杯来到正在发出鼾声的张明杰面前。蹲下身子,用手紧紧的拧着张明杰的鼻子,满脸堆笑的叫道“杰哥,起来喝水了!”

      隔了几秒,打鼾声立马停止,张明杰脸涨的像烧红的烙铁,张着大嘴用力的喘息、呼吸。眼珠子凸出,瞪着陈皮,一夜放纵脑子还有些懵,呆呆的看着陈皮,随即便眯起了眼。

      “杰哥,喝水”陈皮赶忙竖着水杯贴着张明杰的嘴唇,倒了进去。宿醉的张明杰口渴的像好几天没吃饭一样,咕咚咚咚,一杯水下肚,喝的太猛还顺着嘴角流到花格子外套上,喝完之后砸吧砸吧嘴。陈皮又抄起水杯,将另一杯水连喝带灌喂给张明杰。

      陈皮依照此方法,剩下的四人,每人灌进去两杯水、

      “8成胜率!”陈皮又把水杯灌满,放在茶几上,看着五个酣睡的人,喃喃的自言自语道,“酒是好东西!”

      陈皮转身退出门去,坐在水泥台阶上,看到脚边指甲盖大小的石子,又心生一计!

      “现在摆到我面前的问题是,让他们五个尽可能的喝水杯里的水,但是随着他们越来越清醒,不可能一直给灌,以免被他们发现!”.

      “靠你们了!”,陈皮掂了掂手里的石子,歪嘴笑道。

      “砰”,一个黄褐色尖头小石子砸在玻璃门上,留下一个冰裂纹状白色小圆点,陈皮蹲坐在玻璃门对面每隔十分钟向玻璃门扔一块石子。陈皮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让他们尽快醒过来,但是不是直接一下就醒,最理想的情况是每隔一段时间醒来喝一点。

      “砰”,又一颗石子砸在门上留下另外一个冰纹状的白色小圆点。斜靠在沙发背上的壮汉,吓得猛地一惊,睁大眼睛四处扫了一眼,没发现什么异样。嗓子发干,喉结上下动了动,拿起水杯一饮而尽,打了声饱嗝,又睡了去。

      “妈呀,这货真沉”猴子嘴里骂道,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刘默拖入了关押苏梅的房子。

      “头,醒醒!”一个大耳光‘啪’的一声呼在刘默脸上,猴子嘿嘿贼笑着,心笑道“让你素质!”

      手掌的猛然撞击右脸,瞬间拍醒了刘默。睁开眼睛,眨眼了几下,然后六神无主的盯着天花板,黑眼珠一动不动,就像一个失去意识的行尸走肉一般。

      “功法!”一声凄厉、高亢尖叫从刘默嗓子眼里钻了出来,就像炒菜铁铲划过铁锅一样尖锐,惊的猴子向后一坐,差点仰倒在地上。

      “头,在这呢,在这呢”猴子使劲憋住‘咯咯咯’的笑声,赶忙将紫色封皮、金色大字小版本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递给刘默。

      瞅着猴子递过来所谓的“功法”,刘默嘴唇颤抖,脸部极度的扭曲,抬起手掌把“三年高考、五年模拟”拍在地上,扭过头去,一脸的失落。

      “修功法、报仇、当科长、提待遇、娶村花,一条龙美滋滋!”,刘默顿时想拿起‘功法’啪啪的打自己脸。

      见刘默醒来,眼珠恢复往日的灵光,猴子幸灾乐祸道:“头,这部功法怎么样?”

      伤口撒盐的功夫,猴子是真的强。

      “还—还不错,送你了。都是兄弟,不用客气!”刘默勉强从嘴里挤出四颗牙齿,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的说。

      “你踏马的!”猴子一时语塞。

      “头,都快10点了,我去弄点吃的?”

      “睡了这么久吗?”刘默问道。

      “都怪这‘功法’,看把你高兴地,睡了这么久!”猴子继续补刀。

      “咳咳咳,别几把提‘功法了’,你爱要拿去,”刘默有些无奈道,感觉猴子是个傻子,难道不认识字嘛!

      又因为要顾及面子,刘默不想给猴子解释这‘功法’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旦解释了,脸往哪里放,猴子这贼崽子要是传出了,岂不是要被别人笑掉大牙,任凭猴子在自己面前恶心自己。

      猴子也故意装傻,装出不认识字的样子,刘默又不解释,两人就这么一直各自揣着明白装糊涂,打着哑谜。

      “猴子,你不认识字?”

      “大学毕业!”猴子郎声回复道。

      “???”刘默一脸问号。

      “庞各庄大学!”猴子嘿嘿嘿笑道!

      “滚!岳鹏云相声听多了把,赶紧弄点吃的去!”刘默用手揉了揉腰,在硬床板睡了一夜,杠的腰疼。

      “得咧!谢头的功法!“猴子右手拿着紫皮封面“三五”放在右脸旁边晃了晃,面带岳鹏云式的贱笑。

      “你这是要猝死啊!滚,快给老子弄饭去!”刘默没好气的骂道。

      出了门,猴子松了一口气,定了几秒,面露难色,摸了下身上真正的“地雷”功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