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主妇出轨视频

      周问天闻言,扭头看去,好奇道:“这是何物?做什么用的?”

      李二憨将手里的东西扬了扬,有几分炫耀的意思:“子母盘!能传话的!队长搞的!”

      此物全名为【子母定位盘】,是进入镇魔山中的必备之物。

      原因在于镇魔山煞气弥漫,遮天蔽日,身处其中,极易迷失方向。

      此物的用途有两种:

      一是共享位置。母盘配有数根指针,一根指针对应一个子盘。百里范围内,子盘指针可显示母盘方位,母盘指针也可显示对应的子盘方位。

      二是传递消息。在同等范围内,能够传递简单的文字消息。

      此时李二憨收到的消息便是“已至,速来!”

      “倒是精巧!”

      周问天赞叹一句,想着若是不受范围限制,不受数量限制,这东西不就是手机?

      人类的智慧果然是无穷的。

      ……

      两人原本慢悠悠走在最后,队长命令已到,李二憨立即行动起来,虚抽一鞭,大喝一声:

      “小三,跑起来!”

      意态散漫的小三听到招呼,霎时像是打了兴奋剂,撒腿儿狂奔。

      耳边风声呼啸,鬓发乱舞,身子上下起伏,周问天觉得似飞在云端,是久违的飙车感觉。

      ……

      不到十分钟,两人赶上大队伍。

      人马已经到齐,散乱地坐在各自坐骑上,注视着前方。

      前方煞气浓郁,像是挂起一道高大无匹的灰色帐幔,完全看不到后面是什么。

      见二人来到,庄归山先恭敬地向陆前辈,现在的周公子行礼,而后招呼同伴:

      “人齐了,都过来!”

      身材高瘦,武器是一根铁棍的张铁柱性子急,他率先开口,不耐烦地问道:

      “队长,咱们到底要找啥东西?是在这里吗?可啥都看不到啊!”

      “看不到是因为设了迷阵。”庄归山淡淡道。

      他毕竟是仙门弟子,见识远胜这些普通人。

      “迷阵?我咋没发现?”张铁柱挠挠头,和李二憨待久了也染上这个习惯。

      庄归山身旁,一个体格瘦削,没穿皮甲,而是身着青色长袍的人,骑在一头六腿毛驴上,正是读书人王仁义。

      他不屑地瞄了张铁柱一眼,摇头叹息,暗自感叹,不读书就是没见识!

      十分笃定地说道:“本军师敢断言,这里面有东西,而且很危险!”

      “哦?大军师,你又知道?”张铁柱不客气地嘲讽了一句。

      王仁义外号“大军师”,听来十分威猛。

      唯一的遗憾是,这并非别人起的,而是他自封的,便少了许多分量。

      仗着读过几年书,他向来以圣贤弟子自居,平时爱说些之乎者也的话,常感叹世道不宁,人心不古。

      毛病极多,武力又弱,张铁柱自然瞧不起他。

      王仁义脸皮厚,有个别人望尘莫及的好习惯:无论听到什么难听言语,全当作好话!

      这时就当对方在表达崇敬之情,他得意道:“作为军师,理当如此!”

      庄归山不去理会他们,吩咐道:“此地阵法迷惑力很强,雇主给过一件可以判定方位的东西。现在由我打头,你们一个跟着一个,相距不可超过三步!”

      发号施令完毕,众人诺诺。

      他这才想起还有陆前辈,暗道自己是不是冒失了?

      急忙向周问天恭敬地询问:“周公子,您看这样安排可还行?”

      周问天哪里懂这些?

      唯一的凭借是江雪寒,那又是个只知道修炼,不想事儿的。

      他不置可否,仿佛对眼前的迷阵毫不放在眼里,淡淡道:“以后遇事,无需问我,自决便可。”

      接着又补一句:“为了多几分趣味,我已自封修为,只做个小小炼气士,万不可指望我。”

      这话一出,本以为找到倚仗的庄归山脸色大变:前辈是不屑帮我等吗?

      想想也是,这些小事哪里值得劳动他老人家的大驾?

      可是,如今前方危机重重,要是前辈肯出手……

      心里这么一想,希冀的目光望过去,正好看到前辈对他点头:“真不管!”

      庄归山顿时吓了一大跳!

      前辈能识人心?

      这难道就是他心通?

      自己果真冒失了!

      这等想法绝不可再有!……

      其实周问天也只是顺嘴重复一句。

      重要的事情多重复一遍总不是错的,哪想到庄归山这么多内心戏……

      ……

      庄归山骑在飞虎之上,在前开路。

      九个人八只坐骑缓慢但坚定地走在迷雾中……

      半个小时后,迷雾散去,眼前场景大变!

      镇魔山脉中峰峦无数,山回路转便是迥然不同的风景也实属正常。

      目标所在之地本事一条山谷,可如今所见却出人意料。

      山谷两侧的高山坍塌了,似被人以利剑拦腰斩断,被削落的部分倾倒后,与原来的底座相连接,形成一片相对低缓的丘陵,彻底封锁了进谷的道路。

      若要进谷,便需要翻越过去。

      这本没什么,可丘陵之上,并非常见的树林野草。

      张铁柱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树?像是着了火一样!”

      “这都看不出来?”大军师对张铁柱的无知颇为鄙弃,“柳树啊!”

      倒也不怪张铁柱认不出来,丘陵之上生长着茂盛的柳树林,却不是青青杨柳,而是红柳!

      树干是鲜血般赤红色,枝条和树叶同样如此。

      躯干粗大,枝条繁茂,红叶无数。风吹过,整片林子摇晃起来,如同一片燃烧的火海。

      冲天而起的红光甚至将煞气冲散许多,使得附近的可见度大大提高。

      无法猜测这些红柳到底生长了多久,若是说万年,也不会有人怀疑,可此前却没有任何消息流传。

      老张头年纪大,见多识广,很多事情见怪不怪,都麻木了,路上一直沉默寡言,这时候忍不住问道:“队长,到底要找什么东西,在哪里,现在总该说了吧?”

      其他队员也转头,好奇地盯着庄归山,等他发话。

      对于这次行动目标,他们同样一无所知。

      只知道报酬极为丰厚,足以保证未来三年生活无忧,远非此前的任务可比。

      庄归山没有拒绝,缓声解释道:“此前不说,是雇主的要求,他担心泄密。”

      “你不相信我们?”老张头显然无法接受这种猜忌,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感觉。

      大家生死与共这么久,说这话太伤人心了。

      “我当然相信你们,”庄归山斩钉截铁道。

      他望向这些与自己生死与共过的队员,神色郑重:“但我更要遵守对雇主的承诺,否则便是自断生路,不是我的生路,而是所有人的生路!

      好了,现在说也不晚。

      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地下。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雇主只说,我们见到便会明白。”

      这话顿时引来不满:

      “什么人呐!搞得神神秘秘!”

      “这意思是捡块儿石头回去也可以喽?”

      ……

      这时,李二憨四处张望,小声道:“这片林子有问题!俺害怕!”

      众人全都沉默了。

      谁不知道这林子有问题?

      傻子都能看出来。

      张铁柱斜睨他一眼:“废话,没问题就怪了!怕死赶紧回家!”

      王大军师罕见地同意张铁柱的观点,并充分发挥作用,解释道:“这片林子的确有问题。且不说柳树如何变成了红色,这林子竟然没有任何声音,没有野兽嘶吼,没有鸟叫,甚至没有虫鸣。来的路上,咱们还要注意避开实力强大的魔物。现在,我们就站在这里,什么都没有!”

      一边说着自己观察,一边抖着手中破破烂烂的纸扇。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读书人,与这群粗人为伍是迫于生存的无奈妥协,丢了脸面。

      可他无力改变什么,总要先填饱肚子。

      坚持穿读书人长袍,坚持手拿一把折扇,成了他的全部尊严所在。

      另一边,李念念一身红装,红色披风迎风飒飒,像是在与红柳林遥遥呼应。

      她望着红柳林,语音轻柔,像是自言自语:

      “这些树枝明明纤细,我却觉得,她能够轻易勒死我们任何一人!”

      她对危险的预知最为敏锐,而王仁义善于察觉魔物气息。

      两人都这般说,令众人心生迟疑。

      张铁柱满不在乎,冷哼了一声,也不知在嘲讽谁,叫嚷道:

      “想这么多干嘛?试试不就知道了?”

      老张头闻言以为他要闯进去,急忙拦阻道:“铁柱别做傻事!”

      “嘿嘿,”铁柱朝着他笑了笑,从野猪坐骑背上的布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拎在手里摇了摇:

      “真以为我铁柱是实心的?看,这是什么?”

      只见那东西在剧烈挣扎,原来是一只灰色野兔,形象倒似头小豹,目光凶恶。

      这是路上抓到的,张铁柱并没有将它当场杀死,而是偷偷留下。

      李二憨震惊道:“铁柱,你竟然偷偷留东西!俺的猎物都上交了!”

      实际上他和周问天走在最后,前路被清理过了,两人走得最容易,哪有猎物?

      张铁柱没有回应他的质疑,反而笑嘻嘻地蛊惑道:

      “二憨,你力气大,你来扔进去。”

      随手一丢,野兔飞到李二憨手中。

      李二憨本来看不起张铁柱私留猎物的行为,此时被夸了几句,就不与他计较。

      面罩遮挡,自然看不清脸色变化,眼睛分明笑眯眯的,显得十分受用。

      他接过半死不活的野兔,上上下下瞧个仔细,砸吧着嘴,略带惋惜道:“好多肉呢!”

      心里有些不舍,兔子肉在诸多兽类中算是美味了。

      张铁柱继续鼓劲儿:“怕啥?等任务完成,给你打头老虎!”

      “嗷~”庄归山的坐骑大吼了一声表示抗议。

      李二憨哈哈大笑,指着张铁柱道:“你说的!俺记住了!”

      他从小三身上跳下,右手拎着野兔,望了一眼远在一里地之外的柳树林,对距离作了估算。

      忽然大喝一声:“嘿!”

      呼!

      壮硕身体几乎一瞬间转了个圈子,利用旋转之力加成,挥动臂膀将野兔甩了出去。

      巨大力量带来极快速度,野兔如炮弹一般射向柳树林上空。

      先是没入云层消失不见,几秒种后,重新出现,急速下坠。

      距离稍远,目标太小,速度过快,只有视力极好的人才能看清楚整个过程。

      紧接着无比震撼的事情发生了!

      丘陵之上,红柳不知多少棵,枝条何止千万!

      所有枝条,仿佛同时感受到召唤,剧烈抖动起来,瞬间向仍在坠落的野兔激射而去!

      无数细小枝条迎风暴涨,不断延伸,好像可以无尽延长直到天尽头。

      灰蒙蒙的天空,仿佛瞬间燃起大火,火焰不断向上喷涌,整个天空都在燃烧!

      无数枝条准确无误地射中野兔,而后勾住扯开。

      由于柳条数量太多,野兔身体相较之下微不足道,在射中的一瞬间就被击成碎屑。

      野兔眨眼死亡,甚至来不及扭动身体稍作挣扎。

      可这并没有结束。

      这些枝条的尖端便如钩子,紧紧抓住任何可以勾住的血肉,哪怕仅仅是细小肉丝也不放过。

      回撤途中,枝条为了争夺对方的战利品,相互击打厮杀,仿若生死之敌狭路相逢。

      无数断枝碎叶掉落林中,被其他枝条卷走,死死缠住,绞成碎屑,化为粉末……

      ……

      几分钟后,红柳林恢复之前的平静,一只兔子引发的动荡彻底平息。

      只有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味证明此前这里发生过一场杀戮。

      众人的心情可想而知,如果他们刚刚贸然进入,尸骨无存就是他们的下场!

      谁都不敢再向前挪动一步,坐骑自发地向后退走。

      ……

      广袤的红柳林蕴含无尽杀机,完全封锁雇主所言的这片山谷,没有任何进出通道。

      想要翻越过去显然是办不到的,可他们又不能腾云驾雾。

      该如何完成任务?

      魔潮爆发在即,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