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一笑很倾城干贝微微乳液

      “行你小子有种,什么话你都敢说!既然想挑战我,那我就得给你这个机会!”壮汉说着从行列中走了出来。

      在人群里面的时候还不显谁知壮汉一走出来,个子那么高,身材那么魁梧。清霜朝后退了退,咽了一下吐沫。

      壮汉看着清霜笑道瞅了一眼年轻人所在的位置“是不是我也要站在那个位置呀,否则你不好出手。”说完又哈哈的笑了起来。

      “不用!”似被壮汉刺激到了清霜说完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壮汉刚准备出手,清霜又如一只狸猫一样一个闪跃跳到一边,壮汉反应过来,出出去的拳头迅速改变方向。清霜一个转身,抓住壮汉的胳膊想要把壮汉摔出去,可是试了一次没甩动。看来那一招不管用,清霜只好变换策略,迅速绕到壮汉的后背屈膝微弓朝着壮汉的后腿膝盖顶去,壮汉也不是傻的,看着清霜已然猜到她的下一步动作。抓紧清霜的手腕猛然往前一甩,想要把清双甩出去,清霜已经在这个动作上吃过两次亏,怎么可能还会在上当,于是快速侧身借着壮汉往前冲的力度,另一只手把壮汉推了一把,却没想到自己的一只手腕还在壮汉的手里,在壮汉刹不住力时,清霜也连带着一起摔倒在地上。

      壮汉爬了起来看着清霜笑道“好小子有点儿能耐。”这倒让壮汉认真了起来。壮汉不在嬉笑,双手握拳,朝着清霜的面门就是快速一拳。清霜立马闪躲,堪堪躲过壮汉的拳风。壮汉迅速转换角度,再次一拳。清霜快速闪躲,视线可见的拳就在清霜的脸边擦过,说是缓,那是急,武功弱一点的还不一定能看清他俩的动作。其余人都被清霜惊呼起来,唯独比舞台上的张统领和罗教官看的津津有味,而台下的萧然生生的为清霜捏了一把汗,这小子几斤几两他还是知道的。这个壮汉并不弱,在这么下去,清霜这小子非得挨揍不可。

      壮汉的攻击越加迅猛,清霜只能不停的闪躲,到了最后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快速翻到一边,这还是再次借住修炼过几天的灵力才得以逃脱。

      ‘在这么下去可不行!’清霜一边闪躲一边焦急的想着办法,现在除了能借用自己的灵敏度和反应能力,其他的自己都不会,最重要的是自己都不会。‘实力!我需要实力!得快速提升自己把这些人干趴下才行。’

      “小子,你怎么总躲呀!”壮汉看着总是从自己身边滑走的清霜有些发躁,气的要抓狂了。出拳的速度更加猛烈,也更加凶残,就像一头饿狼生生想要把清霜给撕碎,给蚕食。

      壮汉越是猛烈的攻击,清霜就越加的闪躲,生怕这一拳头下来,自己不死也得重伤个一段时间。到最后清霜直接一个跃步逃到了萧然身后,对壮汉说道“我不跟你打了!我认输!”用清霜的话说就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次输了,下次揍回来就是。

      壮汉依旧处于狂怒之中,不管处在中间的萧然,一个跃步上前,伸手就要抓萧然身后的清霜。

      萧然挡了一下壮汉的攻击。对壮汉淡淡说道“好了,人家已经认输了!”

      壮汉不管不顾还是冲了过去。萧然一掌就把壮汉拍出很远。

      清霜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吃惊的对萧然说道“原来你这么厉害!那是不是咱俩每次打架时你都在放水。”

      萧然淡淡的撇了清霜一眼“你也从来没打赢过我啊!”

      “嘚瑟!”清霜白了萧然一眼,看向壮汉,壮汉捂着胸口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清霜的怒火减少了一些。

      “好了!比试就此结束吧!”看台上的张统领说道。

      清霜依旧躲到萧然身后,偷瞄了一眼看台上的人。

      “你还想在我身后躲到什么时候?”萧然低声问道。

      此时张统领把目光看向清霜“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清霜慢吞吞的从萧然身后出来。张统领看到这一幕也不恼。

      “我叫张杰!”清霜声音洪亮的回答。

      “如果你赢了千夫长,那么这个千夫长的位置便由你顶替,可是你现在并没有赢。所以只能选择一个百夫长的位置。你可愿意?”张统领问道。

      “那我比百夫长强很多,比千夫长弱一点点,是不是可以挑选一千人之下,一百人之上的人啊?”清霜看着张统领问道。

      谁知清霜的话一出来,下面一片哗然。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向张统领提要求的人。

      “好小子!胆子不小啊!”张统领的声音变的极其冰冷。看着清霜的眼神充满杀意。

      虽然张统领在看台上距离清霜有一定的距离,但是清霜能明显感觉到张统领身边的威压都凝固了些。但清霜依旧毫不惧色并且说道“问问还不行啊?”看着面色越加不善的张统领,清霜立马用妥协的语气说道“好吧好吧!一百人就一百人!”

      “呵!你小子倒是圆滑的很!”张统领的面色淡了下来。朝着身边的侍卫说道“去,给他安排一个百夫长的位置。”

      ‘哼!小气!’清霜心里暗自想到,不过一想,自己又能统领一百多号人倒是也挺不错的。

      ……

      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随着商国和夏国战争越演越烈,清霜他们很快第二次进入了战场。

      兵荒马乱,远处的山坳出现了一群人。

      一个年约十四岁的年轻人带领着一批百人的军队在山坳茂盛的草丛中出现。

      “队长,咱们怎么和队伍分开了?”年轻人身边的一个士兵问道。

      此时的清霜正探头探脑的朝着外面那打的正激烈的地方看去。自己着实不想和商国人打,现在清霜是想尽一切办法从战场上脱离出去。这才找了个借口绕到了人们不容易注意到的山坳之中。不过自己这个样子怎么看都像一个逃兵,不仅自己逃还带着自己身边的士兵逃。青霜忍不住扶额,自己真是再一次失算了,当初干嘛非得想着要当一个百夫长呢?现在可好这明晃晃的一百多双眼睛都在盯着自己。如果不去做点儿什么实在说不过去。

      可是不远山下的战局已经渐渐明朗,一千多人的商国士兵在围攻不到数百人的夏国士兵,自己这点儿人就算出去也只是给别人送菜的。

      身边的士兵看着战局越发焦急起来。“队长咱们到底还要不要出去?”

      清霜有些犹豫没有说话。

      身边的士兵愤怒的邹起眉头看着清霜怒吼“咱们的同伴都在下面拼命,而咱们却在上面当逃兵!”士兵的怒吼已然引起了下方不远处的商国士兵注意。

      清霜知道在这么待下去事情恐怕会变得不妙,先不说敌人自己这边的就得先乱起来。看来当了百夫长真不是一个好选择。“我没说不出去,只是得想个办法!就咱们这点儿人出去也是送死。难道死的人不够多你们都想上去凑人头吗?”清霜看着士兵的语气有些不善。

      这时士兵的躁动才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把身边的树晃起来制作的动静大一些!”清霜说着摇晃者身边的树嘴里喊着“杀呀!”然后身边的士兵也同时一边晃树一边跟着喊“杀呀!”

      巨大的动静在山坳中响起,不远正在战争的商国士兵一看声势巨大是有千军袭来,以为种了敌人的埋伏。这下边的士兵是故意留下的诱饵,所以都觉得不妙,连忙撤退。商国士兵刚撤,清霜就带着人下了山坳。“所有人伤员能带走的就带走。快点跟我走!”等会回到之前的山坳时,清霜带着一群人朝着山坳只见更加偏僻的地方走去。留下十几人打扫踪迹,而伤员则被人架着或抬着走。

      “你们还是先走吧!”有伤员开口说道“我们的存在只会拖累你们!”

      “是呀,你们快走吧,我们受了重伤。”

      “虽然我也不想死,但是敌人马上就要追过来了!”

      “你们还是快走吧!”

      “都闭嘴!既然救了你们我自然有办法!”清霜看着这群人冷冷的说道。但心里已经打定好主意。

      等彻底走到一个人们不容易发现的地方,清霜让人把伤员都放下。“留几个人照顾伤员。剩下的人跟我走!”

      走的时候清霜默默记住这个位置回头看了一眼留下来的人“你们可以在周边采点药材。这山里有很多药材可以治伤的。”说着清霜蹲下腰,在旁边的草地上采了几株不同的作为样本递给身边的一个士兵让他传了过去。反正都是伤药,清霜只知道是治伤得,具体作用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他却清楚地记得山里的那个男子采过。

      “你们就先留在这里,等我们打完仗就回来接你们,如果仗打完了我们还没有回来,你们就自己寻个出路吧!”清霜看着那些人说道。说完带着自己的人转身离开。

      而此时已经撤远了的商国士兵才发现事情的不对,如果真是援兵的话,那应该追过来才是,可问题是后边一个追兵也没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