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拉女王脚奴

      夜未央,弯月如钩。

      练功房,古大康躺在地上喘粗气,头发衣服上的汗水落到地上慢慢向外扩散。

      他这段日子经常做些千奇百怪之事,在围墙下放捕兽夹,用炙椒粉炒肉,用透脑匕削果皮,用眼中钉改衣服。不过有件更让他糟心之事发生了,他兜里就只剩下十几个银币。

      “老魔头太不靠谱啊!老子服用能量珠也有二十几颗了,可也没感受到资质有多少改观。一不服用能量珠,老子就被打回原形了。难道是老子资质底子太差,还是真的要服用成百上千颗才有效果?”

      “更糟心的是,自从修为突破到第二层,能量珠颜色就变深了,质量是好了点,一颗就可以耗尽一颗炼体丹药效,可是没卵用啊!已经十天了,才出现两颗,也就是五天左右出现一颗,可是以前五天最少都可以出七颗,耗时翻倍了。怎么就变了呢?是不是以后修为越高,就越难获得能量珠了?”

      “看来老魔头起名字都不靠谱,不应该叫造化珠,应该叫因果珠。是我自己杀的猎物所以才算,不是我杀的所以不算,我实力低难杀猎物所以给多点,我实力提升容易杀猎物就给少点。老子自己都搞晕了,不想了,头痛。”

      “还有不到十天就是试炼日了,现在手上只有一颗炼体丹,两颗以前留下的能量珠,没有三颗,服用了消耗不完药效不说,也提升不到第三层。而且那个‘刁民’好几天没来,再来应该就是动手之时,不能再等,更不可能睡以待毙,老祖宗都说了,先下手的才是强的,计划要进行了。”

      距离古大康服用第一颗炼体丹,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天,古大康对平武城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

      古大康所在国家叫靖安国,国都靖安城,平远城坐落靖安国最南边陲,南门东门十里外就是噩吼山脉,西门二十里外是魂殇荒原,北门是官道,相对比较安全。

      平远城号称方圆百里,实际有多大古大康也不可能知道,分四个区,东南西北区。

      西区也就是古大康现在居住的区,主要是平民、小商贩和一些作坊的聚集地。

      东区是富贵人家的地盘,主要代表是两个家族,一个是金家,就是死去的金大少爷家族,几乎垄断了平远城的药材生意,家主金寇涌为人霸道,名声不怎么好;一个是侯家,家主大老婆是现今三皇子的奶娘,比较注重声誉。

      南区又可以叫武区,最主要代表就是武学院,这是官方学院,几乎占用了南区一半土地,武夜市也在南区。

      北区是物流和货物集散地,主要代表是平顺镖局。

      这段时间,又有两支小型猎队在野外全员死亡,出事现场同样没有尸体留下,只有破烂服饰,一支叫武丛猎队,一支叫庞隆猎队。一个月内有三支猎物都是全员死亡尸骨无存,平远城里气氛有些压抑,小型猎队都不敢出城狩猎了。

      第二天早上,徐氏屠宰场员工饭堂,好多天没有人影的周哥又出现了。

      “小古,胃口不错啊,你身体长的真快,跟我一样高了,都可以穿上你父亲衣服了。”古大康正大口喝着稀粥,周哥突然说道。

      古大康搁下粥碗,认真回道:“周哥,试炼时间就要到了,我天天加练,肚子饿的快。”

      “是啊,试炼时间就要到了,如果你父亲还在,看到你现在这么好,一定会很欣慰。”周哥叹了口气,“是了小古,你最后一次见到你父亲是什么时候?”

      古大康深吸了一口气,眼眶变红了,过了一会才低声说道:“上个月三号,我记得那天,我父亲说狗老了,下次回来给我换条小狗,我不肯,还跟父亲发脾气了。呜呜,我不该跟他发脾气!我想父亲了!我想爷爷了!呜呜……”古大康说着说着低头大哭起来,用手背来回擦着眼睛。

      古大康哭起来就没完没了,现在一片尴尬,周哥也不好再问什么,用手拍拍古大康肩膀,留下一句安慰话就走了。

      其他人也无法吃下去,要么安慰两句,要么直接走人。

      白天徐老板没有出现,古大康到了下午就开始神思恍惚,也不干活,就只在一边站着发呆。

      “李哥,我出去买些祭品给父亲和爷爷。”

      突然,古大康对李哥说道,也不等李哥回话,转身就直接离开。

      出了徐氏屠宰场大门,古大康往家的方向走去,走了一会,没有发觉有人跟在后面,就加快了脚步。

      一回到家,古大康就提起水井边差不多满水的水桶进了房间,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放在桌子上快速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纸团打开,倒点黑色粉末进水桶里,用手快速搅拌几下,水变成淡紫色,他就把脖子以上都埋进水里有十个呼吸左右的时间,这才用干毛巾擦干,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就放下毛巾。

      他左手拿起一团黑毛,右手食指从一个瓶子里蘸点液体涂抹上去,然后对着镜子就往鼻子下方贴,又继续了三次这样的动作,不过一次是贴下巴,两次是贴眉毛,再把头发弄乱。接着他快速脱下衣服,从木衣柜里先拿出一套厚棉衣裤穿上,又在外面穿上一套灰色劲装,再拿出一件青色长袍用布包起来塞进肚子里。

      一个脸色有点黝黑,粗眉,长满络腮胡的乱发大肚粗壮糙汉出现了。

      从回家到完成整套动作,还不到半刻钟,其实他已经演练过好几次了。

      清理了改容换装现场,两刻钟后,古大康来到一个专门派送信件的店面,从怀里掏出四封已经封好的信件递给店员,压着嗓子说道:“全部都要在半个时辰内派送完,不可以出一点差错。”

      店员伸手接过信件翻看了一遍,笑着说道:“没问题,四两银子。”

      两刻钟后,古大康慢悠悠经过家门来到面食店,叫小二送上一大碗卤肉面,有滋有味的细细品尝。

      半个时辰之后,古大康已经吃上第三碗面了,面食店外马路上往徐氏屠宰场方向赶路的人越来越多,有骑马的,有跑路的,有全副武装的,也有披麻戴孝的,有嬉笑的,也有边走边哭啼的,男女老少全都有了。

      古大康几口吃完面,结账之后也加入人流中,还离徐氏屠宰场老远,就听到那边传来的各种声音,有怒吼,有哭骂,有悲愤,有伤心欲绝……

      “杀人偿命!”

      “还我孩子他爹啊!”

      “杀人狂魔给我出来受死!”

      “砸了这个魔巢!”

      ……

      看热闹、搞热闹和正在吵闹的人有上百人,古大康站在一堆看热闹的人群里冷眼旁观。

      除了徐阔海,他在徐氏屠宰场认识的人都在,徐阔海没有现身,徐阔洋就带着徐氏屠宰场所有员工拦在冲进来的人群前面,他们每个不是衣服被扯破,就是脸上手臂上有伤痕。可是这些人大多是妇孺老弱之辈,他们也不敢还手,只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没办法,人太多,只要有人敢还手,那就可能会成为这些人一起攻击的目标。

      “都静一静!”徐阔洋大吼一声,“有什么事好好说,别动手!”

      “你们徐家事发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时候,一个紫袍大胖子带着三十多人护卫走进徐氏屠宰场大门。

      徐阔洋看到这个群人进来,脸色顿时一变,“金老板,你带如此多人来我家,闹的是哪出?”

      “你是哪个?”金老板反问道。

      “我是周阔洋。”

      “周阔海在哪里?叫他出来见我!”

      “我大哥今天不在。”

      “哼!”金老板三角眼精光闪闪,“谁是周玉衡?让他给我滚出来!”

      “我就是,请问金老板找我有何事?”

      周哥从徐阔洋身后站了出来,轻声问道。

      金老板狠狠盯着周哥,“就是你杀了我儿子?”

      后面人听了周玉衡的话,又是一片声讨声。

      “打死他!”

      “就是他!”

      “畜生,还我孩子他爹!”

      “你把我儿弄哪里去了?”

      ……

      人群又有暴动倾向,有人已经拿东西砸向周哥,徐阔洋赶紧挡在周玉衡前面。

      周玉衡神色不变,眼神平静,等咒骂声小了,他反问道:“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杀了人,谁给我说说我是如何杀人的?”

      “叫徐阔海出来!”古大康突然大声叫道,他如何肯让大好场面被平息下来,“他肯定有同伙,人都被徐阔海给藏起来了!”

      “我们冲进去!”

      “人就在后面!冲啊!”

      “快看,后面有人在跑,别让他们逃了!”古大康又大声喊道。

      ……

      有人带头跑起来,人群再次躁动,徐氏屠宰场的人手根本就无法阻拦,一下子全被冲散开,身上少不了受些明拳暗脚,古大康也混在人群中往里面冲,经过黄哥身边之时来一个反撩脚,黄哥双手护住下体发出如狼的嚎叫声。

      金老板转头朝左手边大汉点点头,大汉手一挥,身后有四人分别冲向张哥四人,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就被按在地上绑起来提到金老板面前,还有四人两人一组分别冲向周玉衡和徐阔海,不过他们没有动手,只是两人一人一边守着他们。

      一直平静的周玉衡脸色阴沉,徐阔洋脸色脸色也好不到哪里,他问道:“金老板,你把我员工捆绑起来,究竟想干什么?”

      金老板不理会周阔洋,看着地上四人,“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庆达。”

      “我叫胡庞龙。”

      “我……我黄守柱。”

      “我是李厚德。”

      “还有一个古大康呢,在哪里?”金老板继续发问。

      “他……他说要回去拜拜祭爷爷和父亲,所……所以提前走了。”李哥李厚德哆嗦着回话。

      “带走,分开问话。”金老板吩咐道,接着看向周玉衡和徐阔洋,“看好他俩,别让跑了。”说完就带着护卫往里走。

      周玉衡和徐阔洋没有阻拦,当然也无法阻拦,周玉衡看着经过身边的金老板背影发问:“金老板,你为何如此,如果没搜到凶手,你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金老板头也不回,“我金某人捉杀我儿凶手,用得着给你们什么交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