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Iuwaapp

      终于!在普刺巴尔斯话中,直接莽过了这事,也让沙贾汗。张这事告一段落。

      但经过他的抱怨,人们的确对他好了很多,在一些事上变相照顾他了一点,免得在引起他的不快。

      但还有一个人觉得不满,瘪了瘪嘴看着沙贾汗。张,这人就是哈喇巴儿思,眼中流露着鄙视的神情。

      哈喇巴儿思跟他兄弟一样,他觉得女人跟小孩被照顾是理所当然的,倒是沙贾汗。张一个大老爷们,居然会因为这种事婆婆妈妈,实在太不痛快了,不是男人该做的事。

      这两人果然是亲兄弟,连想法都一样,估计普刺巴尔斯不说那话,他也会说出口,只能说要莽都莽到了一家去了。

      接下来,稍作安顿之后,仇天魁将来意告诉了乌依古尔,表明他们听到的语言是维语的变种,希望她能一起去看看,能不能交流。

      乌依古尔没有拒绝,点头同意了,跟着仇天魁一起去看看那两人到底说了些什么。

      接着他们三人悄悄前行,再一次摸到那两个守卫旁边,默默地听着他们在说什么。

      半响后,仇天魁打了一个手势,三人一起退了出去,来到了一处隐蔽的地点,开始交流起来。

      “能听懂他们说的话吗?”

      先发问,仇天魁的目光落在了乌依古尔身上。

      “有些词大概是用法不一样,听着有点混淆之外,其它的大概意思都能听懂,交流应该不会有问题”

      果然找对了人,对于这种语言,母语是维语的乌依古尔的确能听懂,仇天魁果然找对了人。

      然后乌依古尔又说到:

      “刚刚在他们谈话中,这两人一直自称咚咔咔族,你们有听说过这个族群吗?”

      乌依古尔皱着眉头,他对这个族群完全没有印象,也就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习惯,是不是排外的那种部落了。

      “咚咔咔族?我也没听说过啊!”

      仇天魁表情严肃,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对于这个族群同样没印象。

      当然,这两人没听说过,罗元生肯定也不知道,默默地摇了摇头,有乌依古尔在这,感觉他的气势都弱了几分。

      沉思,三人默不作声!

      一个奇怪的名族,讲着很少见的语言,谁都不知道他们从哪里过来的,更不知道好不好相处,能不能交流一类的。

      脑袋有点痛,思考问题的仇天魁挠了挠头,再一次问道:

      “刚刚你还听到了些什么?”

      他想通过这两人的谈话,看能不能了解到着个咚咔咔族有什么特点,万一还有重要的信息也说不定。

      但是,仇天魁的问题引来了乌依古尔的白眼,只见她瞪了仇天魁一下,吐出了三个字:

      “臭男人!”

      唉!!

      “为什么啊”

      仇天魁鼓着眼睛看了看乌依古尔,脑子一下没转过来。

      “为什么我会挨骂的,难道我做错什么事了?”

      看着乌依古尔像是生气了一样,別过了头不理他,仇天魁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他实在想不明白乌依古尔生气的理由,只能默默地乱想起来。

      “不是该骂他吗!”

      接着仇天魁的目光移动,盯着罗元生看了看。

      罗元生一下明白了仇天魁的想法,拿眼睛回瞪了一下,好像再说骂的就是你,别往我身上推。

      实际这事不怪乌依古尔,关键是那两个守卫的对话,闲的无事的他两说着男人之间最感兴趣的话题,撩骚着某个女人怎么怎么样,有点不堪入目。

      当然这事也不能怪仇天魁,他只是想知道点更具体的情况,好思考接下来的对应方法,结果就触及了乌依古尔的女人心,这种事她怎么可能正常回答得了,会骂一句也是女人正常的反应。

      “好了,我们先离开再说!”

      看着发愣的仇天魁,又看了看乌依古尔的样子,罗元生最后圆场,弱弱的提醒了一下,离开这再讨论这个话题,实际他也没明白乌依古尔生气的理由。

      接着,三人再次返回,跟众人聚在了一起。

      “乌依古尔能听懂他们的语言”

      算是带回了一个好消息,能听懂就代表能交流,为取水增添了筹码。

      “那接下来怎么办,先跟他们接触一下?”

      当然还是得谨慎,能交流这一点还不够,聚在一起的人提出了这个意见。

      “接触的时候可以试试能不能买到水,或则用物品交换,如果能花点钱物解决事情最好不过”

      梁勇提醒,分享自己的经验,以前他也遇上过这种事,基本只要付出点钱财都能解决,所以想让乌依古尔接触的时候试试这方法。

      “好主意,那就在接触的时候提一下,要是不行我在想办法”

      仇天魁点了点头,认同了这个想法。

      “那我去去就回来”

      商量结束,要接触肯定需要乌依古尔亲自己过去,因为只有她能听懂对方的语言,其他人代替不了。

      接着仇天魁手持陌刀,跟着乌依古尔移步,准备跟咚咔咔族商量水的事情。

      “你跟来做什么,上那才能见到一次友好接触需要两个杀气腾腾的人跟着”

      这样的仇天魁让乌依古尔提出反对意见,希望这次先由自己去看看,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犹豫地看了看手中的陌刀,仇天魁目光转动了一下,乌依古尔说的完全有道理,点头决定留下来。

      “诶!,我觉得最好你也不要带兵器,要不一开始很难谈话”

      就在乌依古尔离开的时候,梁勇发现她背着弓箭,提出一个常识性的问题,一般人要是看见乌依古尔的打扮,估计也会警惕她的出现,那就没办法好好对话了。

      “也对!”

      乌依古尔行走在外多年,也知道这些事,认同了梁勇,将弓箭取出让梁勇保管了起来,来了个轻装上阵,走向了那两个守卫。

      “不行,她一个人去我不安心,我也要跟上去”

      看着乌依古尔无防护走远,罗元生怎么可能放心她去面对这个咚咔咔族,于是叫了一声追了上去。

      走远的时候罗元生还对众人晃了晃手中的棍刀,像是在说我带的只是一根棍子,没必要将它留下来了。

      在路上,乌依古尔白眼罗元生,叫他离开,可罗元生扯上大义,说是大家一致赞同他来,死皮白脸的赖在乌依古尔身后,就是不走。

      ~~~~~

      一段路之后,两人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守卫面前,主动走向了他两。

      “谁!”

      正在闲聊的两人立马抄起了长刀,明晃晃的对着乌依古尔两人。

      “别误会,我们没有恶意”

      乌依古尔说话,举手摇了摇,罗元生把棍刀插在腰间,也把手举了起来。

      “想做什么?”

      目光对视,发现乌依古尔两人赤手空拳的样子,这两个守卫举着长兵远远的问话。

      “我们知道这里有一处水源,想跟你们商量一下,让我们取一点”

      乌依古尔面带笑容,说明了来意。

      “这水是我们的,为什么要给你们”

      长刀晃了晃,两人明显不太乐意让陌生人随便取水。

      “我知道这水现在是你们的,所以想问问能不能买一些,或则用东西交换也可以”

      乌依古尔很有耐心,语气平和的提出贸易的意见。

      听话后,两人对视了一下,其中一人说道:

      “这是我们做不了主,得问一下族长的意见”

      到目前为止,咚咔咔族没有表现出特别排外的迹象,这也让乌依古尔心中一轻,觉得买水没这事有戏,于是她连忙说道:

      “好,你们去通知族长,我两在这等你们的消息”

      又是警惕的看了看,其中一个说道:

      “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去问问”

      接着他跟另一个小声的交代了两句,独自跑进了山谷。

      不由得,乌依古尔露出了开心的表情,自然的看了看身边,等她发现是罗元生这货在对着自己笑时,立马板着脸转过头,默默地等待起来。

      ~~~~~~~~~

      当乌依古尔两人等待的时候,在这个咚咔咔族居住地最里面,有一间显得更大一点房屋,正坐着两个男人,一起围坐在桌边吃东西。

      这两个男人,一个体型肥胖,眉宇间有凶相,此时的他上身裸露着,大口吃肉喝汤。

      他吃食难堪,浓密的胸毛上沾着食物的汁液,再加上不停有汗水滴落,让这个肥胖的男人看上去很难看,让人本能的生出一种厌恶感。

      而另一个却很瘦弱,面色带着病态的黄,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就连穿在身上的衣服都松松垮垮的,明显营养不良,跟胖子正好相反。

      在吃饭的时候,胖子胃口很好,面前食物丰盛,一只野鸡一类的动物连骨头都没吐就被他吃了下去。

      而瘦子却吃得很慢,看上去很斯文一样,实际只是食物不多,只有一汤一杂菜,看来好东西都被胖子霸占了。

      “多伊尔,我们在这已经呆了六年了,还要在这呆多久”

      胖子说话,他讲的正是乌依古尔听到的语言,说话时食物的残渣从嘴里喷出。

      而且话声还很大,姿势嚣张,眼神带着凶相看着瘦子,就像是看牲口一样,吓得瘦子哆嗦了一下,畏惧的说道:

      “多万族长,我们短时间哪都去不了,只能在这山谷里安家”

      瘦子的手指在颤抖,轻轻的弹开自己脸上的肉渣,然后低头喝了一口汤水,在阴影中露出了鄙夷的表情,还有仇视的目光。

      “为什么,阿拉伯人又不是打我们,我们为什么要躲在这里,还要把族名都改了”

      胖子又大口的灌下了汤汁,顺着嘴角留在身上,让他的胸毛湿哒哒的混在了一块,看的瘦子差一点吐了出来,赶紧别过了头。

      “因为强大的阿拉伯帝国是要统治整个世界,也包括我们的族群,所以父亲临死前才带着我们躲到了这里”

      瘦子心不在焉的说话,现在他胃口全无,看着眼前的食物就想反胃,但还是要装着很美味的样子,因为胖子正看着他,这残羹剩饭是他赏给自己的,不得不吃。

      “那我们干脆再往北边去一点,找块好地方占了,也总比呆在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好多了,害得我好几年都没见过一个漂亮的女人”

      不着痕迹的露出了嘲讽表情,瘦子在心中骂到:

      “那顽固的老东西在临死前居然会让这头猪做族长,真是瞎了他的眼了,我要是族长的话早就回去了,跟阿拉伯人搞好关系有什么错,有他们保护说不定族群还能壮大很多,发展成一个真正的国家,到时候~~”

      瘦子在心中幻想了一下,接着又骂了两句,这才说道:

      “我的族长大哥,北面是强大的唐王朝,不比阿拉伯帝国弱,我们这点人要是去了,连人家牙缝都不够塞,那跟找死没差别”

      他拖着长长声音,将怨气夹杂在里面,再一次默默地骂了胖子两句。

      瘦子的反应让胖子很不爽,蒲扇大的手排在了桌子上,凶狠的大吼了一声:

      “怎么说话的,叫族长!”

      这一巴掌吓得瘦子翻滚到了桌子下面,全身直哆嗦;

      “是的,我伟大的族长”

      ~~~~

      原来这一胖一瘦是两兄弟,胖子叫多万,是整个咚咔咔族的领导人,瘦子叫多伊尔,是他的弟弟,但好像多万很不待见多伊尔,不但食物吃的最差,就连态度也异常恶劣。

      而这个咚咔咔族会在这里安家,原因是他们部落在六年前被上一代老族长带领着,一路躲避阿拉伯人的扩张向北边逃亡后,无意之间发现了九头蛇山这个地方。

      之后,这位老族长还在这找到了水源,又加上这个位置偏僻,算是一个三不管的地方,所以就安心的留在了这里。

      后来,随着老族长去世,将位置传给了多万,这才让多伊尔一直怀恨在心,他本想对付胖子,把族长的位置抢过来,可惜他一直没机会,也没有那个实力,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至于咚咔咔族这个名字,完全就是老族长为了安全临时取的,一切都只为了避难,而他们本来的族名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对于外来者完全不提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