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视屏

      “嗯,现在我们没有万人,但或许以后会有,布置只能以摩天岭为主,不过雷公崖、白花岩是需要放置点兵力,武安日你去安排,至于乌岩,我们只需要放一组小队就行了!”张任边思索边说:“实际上有更好的办法,坎位山峰,我们在附近这几座山放点弩兵或者神射手,对方将领在这,看能不能狙击他,狙击成功就离开,骑马绕远路到乌岩,对手还要攻击,就在乌岩等候着,嗯,你们要知道一些旗语了,看到旗语就知道干什么了!乌岩一击成功就撤离,打游击战!”

      “游击战?是彭越当年的打法么?”赵先问道。

      “是!”张任回答道。

      “少主,我咋都觉得这很阴险!”武安国嘟嘟囔囔道。

      “霸候差已,少主这样是为了我们减少损失,你看对手如果只是万把人,估计山门门锁喉谷都进不了,但是来了十万人,打我们几百人,还要硬碰硬?”阎行想了想说道。

      “各位会旗语么?”张任问道,看没人知道,“就是用一面绿色旗和一面红色旗以手势告诉自己人如何举动,当然可以再增加黄色、蓝色等颜色,这你们自己摸索,这样能保证在雷公崖、乌岩、白花岩的部队令行禁止!”

      “好!公输武老先生,你做的弓弩最远能攻击到多少距离?”武安日问道。

      “单人一石弓弩两百六十两百二十步,十石弩六百步,更高的我没试过,但家学记载,还有更远的射程,那都是用牛拉的,不过,山上可以建弓弩阵,完全可以防御十万人进攻。”公输武抚着胡子笑道。

      众人深吸一口气,这么远距离,难怪大秦秦国当年可以如摧枯拉朽似的平推了六国,居然还有弓弩阵,。

      “那么,欠缺的物资告诉我,我给你们准备!霸候,去帮我邀请火家,彦明帮我将我父和胡车儿邀请过来!”

      “是”武安国和阎行两人领命,出了议事堂。

      一会儿张世佳、胡车儿和火家众人带到,张任在地上画一个圆圈,然后对火家众人说道:“打造一个圆圈,人的四肢可以绑在上面,转动铁圈,人跟随转动,这是一种训练,至于为什么,以后再说。”

      然后叫出火讯,对张世佳说:“这是火讯,他对铁矿最为有研究,你带他回张府。胡车儿,你就跟着我父亲。未来你想建功立业,我会安排其他人接替你的!”

      “是!少主!”胡车儿回答道,他这几天在张世佳身边,知道张世佳对人都很好,知道张任将张世佳交给自己是对自己的信任。

      “好了,这摩天岭交给诸位了,我离开后,武安日为大统领,所有事情都以武安日号令!让高飞高驰带着他们的鸽子跟随我下山,马来跟着武安日!”

      “是!”武安日、赵先领着诸位将领还有公输武和火家回答道。

      张任带着、张世佳、张世平、苏双还有火讯、胡车儿和高飞高驰两兄弟下山去了,第三天到了,张任一行到了长安川红花芬,一顿饭后,张世平和苏双告别了张任:“公义,我二人三个月内必定将一百万两八十八万两白银,送到!”

      “嗯,不用送到长安,送到雒阳川红花芬掌柜张瑞手中就行!谢二位信任!”

      “别客气,我二人都已经投奔你了,等我二人将家族安置妥善,就去东海之滨试试这珍珠养殖方法!”张世平说道。

      “好,保证二位满意!”

      张世佳和张任带着火讯、胡车儿、高飞高驰告别了张世文,快马加鞭,两天后到达陈仓川红花芬的后院,菲儿出来接待。

      次日晨,早餐过后,张世佳告别张任:“公义,你这基础还是很结实的,但还是要小心,为父要回蜀郡了!”

      “父亲,这一路有胡车儿和火讯,我相信可以一路平安,等我实验好这些鸽子,我会让高驰到蜀郡张府,教你们怎么使用,以后我们要交流就容易多了!另外,在蜀郡找一个适合的地方,我可以让人来给张府建一个铜墙铁壁以防万一!或者直接迁到越嶲郡去!”

      张世佳想了想,然后说道:“嗯,这提议我会考虑的!”

      “那么恭送父亲!”张任一个鞠躬。

      看着张世佳一行远行后,张任跟菲儿要了一张真金卡,这张卡里面实际真的有一千两银子。然后张任带着高飞高驰进入城东院子,安置好,让他们实验鸽子与摩天岭上的鸽子互通!自己则回到了经学书院,跟郑玄老师打招呼,然后打开从川红花芬拿来的火锅,做起晚饭!晚饭过后,张任找了个时机将真金卡塞给郑玄,“老师,这你拿着!”

      “公义,你不是给我一张了吗?”郑玄不解道。

      “那张和这张不同,那张有享受真金卡的福利,可是是空的!”张任没有继续说下去。

      “公义你这算不上贿赂老师啊?之前就是空的我才敢收,虽然值二十两不到,但是是你的一番心意,也免去我去川红花芬排队,但这卡实际上有银子,这我可不能收,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张任一愣,“师傅,我那赤兔马还是你让人带回来的!”

      “所以之前那卡我也就接受了啊!我是老师,是夫子,日子过得再清苦,学为人师,行为示范!老师品行不端怎么能教出品行端正的学生呢?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郑玄正气道。

      “好!谢老师指点!”张任叹了口气,将卡收回。

      第二天,一早,郑玄没有给大家讲课,只让所有人谢写作文。张任虽然古文看了很多,但要让自己写出古文却是万难,然后想了想,又叹了口气,好吧,继续抄袭,上一世最喜欢的古文想了一遍,最后将梁启超《少年中国说》将能记住的默写了一遍,当然很多还是不记得了,自己添加了一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