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app免费下载官方网站兔子视频

      壮哉我大橫练!

      陆长生摸了摸手臂,把一只藏在衣物中的小蜘蛛给抓了出来,捏成了肉沫。

      衣服上有一些细小的缺口,都是刚才那些毒蜘蛛咬的,可惜,在碰到皮肤的时候,就像是咬在了坚硬的铁皮上,牙齿直接崩断,现在衣服上还留着一些碎掉的蜘蛛牙。

      地上的尸体,额头渐渐地浮现出红点。

      他想了想,却是没有掏出作案工具来,直接拿出一个玉瓶,将红点罩住。

      片刻后,只听得‘叮’的一声,玉瓶底部顿时浮现出裂缝来,若不是他握得紧,怕是能直接撞飞,不过这也支撑不了两下,第二次震动,玉瓶瞬间裂成一块块。

      一声暗叹,他直接掏出了柴刀,对着射来的黑点斩去,将其斩飞到不远处的墙面上。

      “叮!进化值+5!”

      上前摸尸后,陆长生拉了一下一衣服,把下颌遮挡了一下,快步隐入黑暗中。

      刚回到院子,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爆鸣声。

      心中一惊:难道杂役处也遭攻击了?

      把衣服换下,刚出了院子,就看到药老焦急地在铺口张望,看到陆长生后,松了口气,道:“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

      “那就好!刚才应该是有人想往铺里闯,不过不知什么原因离开了!你要多多当心!”药老说道。

      陆长生指着远处,道:“那边是怎么回事?”

      药老道:“我也不清楚,不过,这种战斗程度,估计是炼骨境层次的交锋!”

      “炼骨境?”陆长生脸上露出一丝好奇。

      药老道:“最好不要过去,涉及到炼骨境武者的交锋,太过危险,稍微不注意就是殃及池鱼!而且,药铺这边没什么战力,需要你多看护一下!”

      陆长生点了点头,心中却是另有打算。

      等药老离开后,他回到院子换了一身行头,便是从后院翻墙出去,趁着夜色正浓,迅速接近杂役处。

      数分钟后,他身子微微一顿,五指扣住道路旁的建筑缝隙,用力一提,顺着屋檐上了屋顶,移目朝着对面的杂役处看去,只见场中躺了不下十具尸体,两个身影正在竭力厮杀,声势惊人。

      到了这里,他甚至能感觉到空气中那股淡淡的炙热感。

      要知道,这个位置距离战斗的中心还有四五十米距离的。

      若是在场上,温度恐怕能达到四十度左右。

      “武技爆发后,能够在一定程度引动气血,导致周身温度出现变化!以我如今的境界,气血方面比对方弱,但弱的并不多!若是到了炼肉后期,应该能把气血方面和炼骨境拉平!”陆长生闭目感知。

      场上两人,一人穿着短袖劲装,头顶噌亮,脸上一道贯穿半张脸的刀疤颇为狰狞,耍的是一把铁索流星锤,虎虎生风。

      另一人,却是一名娇滴滴的妇人,耍的一把三尺软剑,攻击角度刁钻,出手间,寒光阵阵,心知对方力气大,所以腾闪挪移也更多一些,攻击尽皆避开对方的流星锤往身上招呼。

      一时间,气血震荡。

      时而武器接触之处,便是一声炸响,犹如大钟碰撞。

      一些躺在地上未死去的人,发出阵阵凄嚎,被这余音碰撞所伤,耳垂挂落血丝,凄惨无比。

      “难怪药老说,不要过来!炼皮境武者还好,若是桩功未曾入门的普通帮众,在这种情形下,就是灾难场面了!”

      ······

      “轰!”

      陡然,交战的双方一个接触。

      气血在半空中炸裂。

      那妇人身影不可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两人都是炼骨境初期,但个人体质天赋也关乎着气血的多寡,在这方面,女人先天上会弱一些。

      那光头一招逼退了妇人之后,提着流星锤退走。

      荆山镇毕竟是三河帮掌控的地方,若是战斗拖得久了,对方有人增援,他就只能饮恨了。

      见此,陆长生没有任何多余的心思。

      黑魔会那名炼骨境武者似乎受了一点伤,然而,即便如此,也不是寻常人能打的主意。

      他虽然气血方面堪比炼骨境,但武技方面就差了太多。

      现实可不是小说,那些看到敌人受了点伤就屁颠屁颠跑去埋伏的,要不是挂着个主角光环,早他么的被干掉了!

      想到这,趁着黑魔会的人没消失,溜下了屋顶,消失在了夜色中。

      ······

      翌日清晨。

      天微微亮。

      酒楼小厮一大早爬起来打扫酒楼,桌椅、住房、楼梯间、走廊都不能遗漏、末了又到旁边的马厩催促,有些客人住店可不是一个人,也许还会带着马匹,到时候草料有没有备齐、马厩有没有按时清理,掌柜的都要过问,若是办得不好,这个月那可怜的例钱都要没了。

      忙活了一大早,酒楼开始变得热闹起来,过不得多时,小厮就听到一个桌子上有人在聊天。

      “昨晚真是动静闹得贼大,我就住在隔壁,甚至都听得屋顶上有人踩着瓦片的声音,当时以为是梁上贼人,正要怒斥,却听到了一声冷笑,没过多久,就听到了人的惨叫!乖乖不得了,还好及时闭上嘴巴,不然不知道还能不能站在这里!黑魔会的人可不是什么善茬!”

      “呵呵,还黑魔会,知道毒蜘蛛么?”另一人笑了笑。

      “毒蜘蛛?这可是个狠角色,听说在岚山镇,毒蜘蛛可是小儿止啼的人物,浑身都是脓水,爬满了毒蜘蛛!是个狠人啊!”

      “可不是!以前我跟过一个行商去过岚山镇,那里临近毒山,为黑魔会把控,整个镇子的人,有八成都是耍毒的好手!走在路上都胆战心惊的!毒蜘蛛名气之高,可不在那李麻子之下!你说到她可是昨晚,有出现?”

      “正是!听说,那毒蜘蛛昨晚想要进药铺里杀人,却被无名高手惊走!后来,那三河帮的人搜索过后,在南水街那边,发现了毒蜘蛛的尸体!”

      “嘶~”

      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齐齐响起。

      此时,酒楼内人不多也不少,那一桌子一开讲,很多人就听了个仔细。

      一个行商模样的人说道:“毒蜘蛛可是炼皮后期的老手,又有一身毒功,听说一般的炼肉境都奈何不了她,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死掉?”

      无怪他这么惊讶,要知道,如荆山镇这种比较偏僻的小镇,炼皮境界才是主流,炼皮后期对于他们来说,已经算是大人物了,寻常时候遇到,都要避开,避不开,便是极力讨好。

      “别不信!据说当时尸体旁边还留着不少毒蜘蛛的尸体,这是做不得假的!”

      “这么一说,我就好奇了,那无名高手到底是谁?能够打死毒蜘蛛,怎么说都要炼肉境的实力吧?”

      “会不会是三河帮的哪位大佬?”

      炼肉境武者不是大白菜,还敢和黑魔会作对,任谁都会往三河帮上去想。

      “应该是吧!”那最先说话的人有些犹豫。

      这时,另一桌上的一个人却是摇头笑道:“这你可想岔了,那天晚上黑魔会可不仅仅对药铺那边出手,杂役处、铁器铺都遭了袭击。尤其是杂役处,若不是三河帮的一个执事及时赶到,那晚可能就没了!具体可以参考炼器铺!”

      “什么意思?炼器铺咋了?”

      “嘿嘿,炼器铺的人在昨晚就被杀了个一干二净!连学徒都没放过!”

      又是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齐响。

      那人又道:“百草药铺那里运气好,遇到一个无名武者,否则免不了和炼器铺一样的遭遇!”

      “这位仁兄怎么称呼?又是咋知道这些的?”

      “鄙人姓黄,至于为啥知道?因为,我在三河帮中有关系的!”黄姓男子略显得意地道。

      顿时,四周人纷纷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三河帮可不是什么小门小户,能有这层关系,走在街上,也无人敢惹。

      “黄兄弟可知道那杀死毒蜘蛛的人是谁么?”

      黄姓男子神秘一笑,摇了摇头,指头轻轻地敲击桌面。

      常年混迹酒楼的人,对这‘上道’手势根本不稀奇,顿时有人叫道:“小厮,来一壶‘碧波潭’!”

      黄姓男子摇头道:“‘碧波潭’喝着没劲,得‘烧刀子’才行!”

      “得!那就‘烧刀子’!”

      气氛一来,这花销便是小意思。

      黄姓男子一脸满意之色,扫了众人一眼,道:“那人神秘莫测,便是三河帮的人查了一宿也没能查出来!有人说是李麻子病好了,静极思动。后来那新来的执事带人前去,发现李麻子身体确实好了不少,但实力却是发挥不出几成来,这样的实力想要拿下毒蜘蛛是绝无可能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