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馆强推大美女操B跑到床下抓过来继续干

      23日下午,新教练Dandy正式和选手们做了初次照会,如果要形容下Dandy教练新官上任的心情的话,那就是很后悔,相当的后悔。

      这都是什么鬼,19号刚加入战队就被告知姿态马上就要退役了,可以,没关系。德杯我刚加入,来不及参加,好的,没关系。

      可你这德杯打完以后,严君泽心态爆炸要退役,麻辣香锅身体不好要休养,uzi伤病已久也要养病是什么意思?

      好,我自己调整调整心态,这还有一个上单,不错,20岁,当打之年,再往下看,没打过任何一场职业比赛。

      ..

      ...

      这心态怎么调整?!阿西吧!怪不得孙大勇他自己不当教练骗我来,RNM退钱!

      开玩笑的,工作还得干下去,Dandy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跟RNG的选手们打了个招呼,做了一个中文版的自我介绍。

      选手们也很茫然,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一下子休息了四个陪伴一年的老队友,卡萨、小虎和小明也非常的不习惯。

      今天约了训练赛的对手是WE,对手一来也蒙了,大哥咱们约的是一队训练赛,你这来的几位都是谁啊?

      经过了一番沟通,训练赛终于还是开起来了。Dandy给杜康选了一个剑魔,想看看他的实力,正好对面的WE上的也是一个新人Poss,又是一局熟悉的剑魔打厄加特。

      “阿杜阿锐,你们两个新人这把游戏好好发挥,让我们几个老人家混一混躺一躺好吗?”小虎这局游戏教练给选了丽桑卓,主动跟两个新人互动,打破语音里僵硬的气氛。

      “什么阿杜,叫杜哥,没大没小的。杜哥这把我帮你蹲在上路,绝对OK。”卡萨领会了小虎的意图,也主动和新来的队友做沟通。

      “wink我们下路稳一手,先熟悉熟悉彼此的节奏吧。”小明对于换AD配合有些担忧,对wink给出了自己的意见,18年春季赛和Able的临时配合并不算愉快。

      “好的明哥,我不会上头的。”wink不敢在大佬们面前造次,回答得像个乖宝宝。

      “咖哥你尽管来帮,我最近剑魔练得很多,帮我我能carry。”杜康的性格比较内敛,但也不是个哑巴,队友都主动开口跟你互动,肯定要跟上,大家一起混着混着就熟悉了。

      杜康发现RNG的教练组是真的很喜欢这套上中野阵容,这局又拿了上单剑魔,打野酒桶和中单冰女,再配上下路卡莎和牛头。WE则是拿了上单厄加特,打野盲僧,中单妖姬,下路霞洛。

      WE也在经历阵容的阵痛期,失去了condi,957同样面对年龄的问题,那一年东体的阵容如今也只剩下了舅夜。

      对于Poss这名上单选手,杜康只有一个大概的印象,好像在WE的表现并不算出色,有过一些高光时刻,更多的时候是被WE的粉丝们诟病。

      杜康正常地上线对线,带了多兰盾,结果Poss这个小伙子出了个腐败药水仗着手长就要上来越线点他,这可不能惯着他,厄加特普攻出手的一瞬间,剑魔反身Q了上去,然后厄加特开启了W技能,双方上来就是一波猛烈交火换血,剑魔小赚,但厄加特有腐败药水,很快恢复了上来。

      “咖哥,这个年轻人有点不知好歹,你上来一趟他必死。”杜康跟卡萨沟通来抓一波上路,这个厄加特不管不顾地压线,确实是一副死相。

      “来了来了,让我来康康这个不知好歹的人~”一套行云流水的WE闪AQ,配合剑魔跟进的QEAQ,可怜的厄加特直接在空中惨遭击杀。

      “NiceNice,太猛了咖哥!”杜康终于找到了机会可以自然不做作地夸赞队友,在和思绪双排的过程中他终于掌握了鼓舞天赋的正确打开方式,那就是在队友表现好的时候猛夸,以及在队友逆风的时候主动站出来承担责任,大部分情况下都能让队友在接下来的游戏中表现得更好。

      “一般般啦,毕竟哥也是世界级的打野嘛。我们要不等一下他TP下来,再弄他一次?”卡萨挠了挠头,这新来的小兄弟小嘴跟抹了蜜似的。

      “来来来,咖哥你看,这年轻人是不是不知好歹,就敢这么T回线上,这不是没把你世界级打野放在眼里?办他!”杜康发现和顶尖的职业选手配合真的很舒服,不仅判断精准,还能跟你互捧骚话。

      酒桶顶着大肚皮去而复返,E技能直接将刚落地的厄加特的闪现逼了出来,杜康毫不犹豫地交出闪现跟了一个QE接W,紧接着跟Q技能和平A,仓皇闪躲的厄加特被W技能绑了回来,再次被开着W技能敲了一下的酒桶再加一个Q技能收掉人头。

      连续两次阵亡+失去双招+损失两波兵线,上路已经崩盘了。

      杜康下意识地亮了一个RNG的标,并且跳舞抖动了一下手里的剑。

      “那个...阿杜对面上单跟你有过节吗?”小虎本来看到上路连杀两次还挺高兴的,这新人上单看起来挺不错的,结果刚把屏幕切到上路就看到这狗贼在对着别人尸体亮标跳舞,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没有啊,我都不认识他。”

      “那你干嘛要亮标嘲讽他,打个训练赛不至于吧,而且以后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李元浩觉得这个小老弟需要教育一下,RNG众人都是儒雅随和的乖宝宝,怎么来了个一言不合就亮标跳舞的暴躁老哥。

      “习惯了习惯了,不好意思。不过我有丰富的经验,嘲讽对面的话很多时候有奇效,有的哥们就会上头,然后非要来跟我拼,这样打野就很容易做事了。”杜康有些不好意思,确实是没控制住自己,下意识亮的标。“你看你看,这哥们上头了,他才啥装备啊就来跟我拼。他们盲僧肯定在,咖哥你可以去别的地方搞事了。”

      而此刻对面的Poss已经出离愤怒了,对面这个可恶卑劣的中国人,对线才多久啊就叫打野!叫打野也就算了,还连抓两次!抓两次也就算了,还敢亮标跳舞!他凭什么啊,优势是他打出来的吗?阿西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