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下载过的九尾狐app

      大罗皇宫,藏书阁。

      方北在这里找到了夜青和夜红兄妹,二人来此的目的不言而喻。

      并不只方北一个人聪明,除了目前难以进入的宝库外,就属藏经阁这样的地方最容易“捡漏”了。

      因为无论哪个世界,书籍都是人类智慧的精华。

      某本书中隐藏了厉害的符纹神通也未可知。

      “夜师兄,你有法术防御类的本源符纹吗?”方北直接开门见山地笑问道。

      “方师弟需要?”夜青没有正面回答。

      方北却心中一喜……

      有戏!

      没有直接否认就是承认。

      实际上,他之所以先找夜青,并不是纯粹碰运气。

      夜青的符灵是一只灵龟,众所周知龟类以防御著称,而他的第一道本命符纹也的确是强化皮肤的。

      所以,方北推断,他肯定在搜集防御类的本源符纹,为以后做准备。

      “夜师兄以为这道符纹如何?”方北从袖笼里掏出一枚进入邪金秘境之前熔炼的小李飞刀源符。

      “例无虚发!”

      夜青以神念感应后,明显露出意动之色,但神色间却颇为为难。

      方北心中一沉:“师兄看不上此符?”

      “哪里。”

      夜青摇了摇头,叹息道:“此符可无视距离必中,其威能已超越锁定追踪,近乎于因果神通了,我手中没有与之等价的符纹。”

      “……”

      其实,是方北进入了思维误区。

      一直以来,他通过七重浮屠化“腐朽”为神奇,将原本平庸的符纹轻而易举熔炼成顶级符纹,眼界难免越来越高。

      以至于小李飞刀符在他眼中似乎都相对普通。

      却不知道,对于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低阶修行者而言,想得到一枚天榜级别的符纹,实在是比登天还难。

      别说几个月,就算努力几年,几十年都不一定能得到一枚。

      “不如这样吧,夜师兄将那道法术防御符纹换给我,另外再欠我一个人情即可。”方北大方豪爽地将小李飞刀符递了过去。

      “方师弟都这么说,我再不答应就是不识好歹了。”

      夜青从怀中掏出一块半个巴掌大的银色鳞片,笑道:“师弟前程无量,以后但有吩咐,夜氏兄妹绝不推辞!”

      “师兄言重了。”

      方北笑眯眯地接过银色鳞片,同时将小李飞刀符放在对方手心。

      夜青肯定没研究过市场经济。

      物品的价格,不只取决于其本身的价值,还取决于交易的时间和地点。

      如果是在中央世界,这块低阶法术防御符纹鳞片由于替代品太多,价值自然不高。

      但现在是在秘境中,这块鳞片就是唯一。

      更重要的是,方北现在迫切需要!

      不过结果是好的,双方都皆大欢喜。

      回到碧青慧住的宫殿,方北让她带自己去闭关的密室。

      结果,她把方北带到了自己闺房……

      的确是闺房,因为在遇到方北之前,她还是老闺女。

      如果没有尸官宗和苍琉宗的弟子进入,碧青慧在皇宫之中根本没有对手,所以密室是不存在的,她平时就在自己卧室修炼。

      方北让碧青慧守在门口,自己便盘腿在散发着幽香的牙床上盘腿坐下,将七重浮屠召唤出来。

      由于解封符纹配方时已经消耗过功德金光,所以熔炼符纹时不需要再额外消耗。

      此外,理论上符纹熔炼是有失败概率的。

      但直到目前为止,方北还没有遇到过。

      这次也不例外,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一枚全新骨质鱼鳞形状的新符从塔底飞出。

      岚之山符!

      与其他本源符纹不同,这枚由七重浮屠熔炼出来的源符,第一境的修行者也可以直接炼化,从而掌握岚之山这道神通。

      炼化的过程也很简单,将骨鳞符纹握于双手手心,以灵力生出淡淡的灵火,符纹便一点点被熔化。

      方北脑海中,随之涌向大量相关的神通奥秘。

      就仿佛有人将岚之山的原理、招式、和修炼心得,全都直接灌输给他。

      简直是作弊!

      要知道,正常情况下修炼符纹神通,需要自己对着符纹一点点感悟,就像做阅读理解一样。

      就算有老师教导,也不能省去自己理解的过程。

      而浮屠塔熔炼出来的神通符纹,却竟然连这个步骤都省略了,直接知道答案。

      仿佛他原本就已经学会,只不过被封印,而现在只是解封而已。

      与此同时,随着手心的符纹一点点熔化,方北的丹田内渐渐凝聚出一个光芒形态的岚之山符。

      围绕着符灵七重浮屠,幽幽旋转。

      似星辰绕月!

      这就是人族修行者领悟某种符纹神通的象征。

      炼化神通符纹很顺利,但花的时间却不断,一共用了三天三夜时间。

      当方北睁开眼时,正值早晨。

      “山风为岚,所以此招既有狂风之霸烈,又有山岳之雄浑。”

      “酒已酿好,就等下酒菜了……”

      方北走出门,迎着微冷晨风,望着将明未明的天际咧嘴而笑。

      相比于诛杀名不见经传的妖邪,和俞陵这样的大宗门亲传弟子争斗,无疑更能激发他的斗志。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身后传来轻柔的脚步声,碧青慧走了过来,将一件披风轻轻披在方北身上。

      方北摇了摇头,以他的体质还怕这点寒风?

      完全没有必要。

      但碑奴却很固执,她认定对主人有益的行为,只要方北没有明确禁制,她就一定会做。

      方北无奈,便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还好碑奴是碧青慧而不是屠宗师。

      不然一米九的虬髯大汉给自己披衣梳头,那画面想想都美得不忍直视。

      想到屠宗师,方北发现自己似乎好像有几天没见过他了。

      毕竟是小师叔,对师侄也不好完全不管不问。

      于是去偏殿找,却只见到了张城,从他口中得知屠宗师和王丘山已经失踪一天一夜。

      并且,二人失踪之前,接受的任务是在盛安城中寻找尸官宗真传弟子俞陵的踪迹。

      方北沉思片刻,脸色渐渐变得难看,最后铁青地看向张城:“他们是你故意抛出去的诱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