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无码91国产

      “您这些年一直拒绝友香小姐的亲近,并且始终对于老家主给你介绍那些出身不错的女孩抱着冷漠的态度,其实少爷...您一直都在惦记着当初的那件事吧?”

      直视着德川义信的眼睛,女孩轻轻依靠在副驾上,像是鼓足了勇气一样的说道。

      德川义信踩在刹车上的脚掌忽然用力一压。

      “吱吱吱!”

      汽车的轮胎在地面上用力的转了一圈,带出了长长扭曲的黑色痕印。

      剧烈的冲击让两人的身体短暂的离开了座位,冲向了前方之后又迅速的弹了回来。

      幸好两人如今行使的路段没有行人,否则接下来就是一场严重的交通事故了。

      “呼~~”

      “呼~~”

      此时此刻,德川义信那双握着方向盘的双手背面布满了青筋。

      时间是个可怕的东西,它的存在会使得人不由自主的淡忘那些发生在过去的某些事情。

      但另一方面,它会在某一瞬间,成为人回忆起以往某个特定的人物或者记忆的契机。

      石原里美...没错的,就是大众所熟知的那个,像魔女一样的演员。

      多少年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不过相比起之前从白石纱希那里听到‘白石孝雄’所带给自己的是满满的怀念,追忆,以及虽然是一般人但却非常难忘的童年。

      而石原里美,则完全相反。

      “别再跟我提这个名字!”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生的体验了一把死里逃生的窒息感之后,德川义信的眼中咬着牙,眼里尽是狂躁的波动。

      太讨厌了,这种从灵魂深处席卷而来的排斥以及怨气。

      他没想到时间过去这么久,结果对于这个名字的反应,激烈性不仅不比当初减缓,反而像是挤压了许多的弹簧,突然被剪开了束缚,彻底的崩出了身体。

      “少爷...”

      马场富美加张了张嘴,可见到了他眼里的暴虐之后,干脆转过头不说话了。

      果然,即使是那一次差点坠入死神的怀抱...

      即使顽强的求生意志让他在腑脏被烧坏之后还能活过来...

      即使他在那之后变得不苟言笑,像古代的武士一样方方面面严格要求自己,有些既定的事实仍会深深刻在骨子里不会改变。

      石原里美,这个不管是在演艺圈,还是在大众眼里都十分两眼的存在,依旧是他不愿去提及的伤疤。

      男人的自尊心,使得他始终认为过去的自己被这个女人当成备胎尽情利用,是一件极其耻辱的事情。

      真是,为什么自己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女孩想着自己好歹也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了,对他的了解就算不算多么知根知底,但起码是比那位从小活在金汤匙里的大小姐强多了。

      “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在德川君的面前,提及关于石原里美的一切东西。

      有时候,揭穿一个人最脆弱的伪装,远远比直接杀了他还要痛苦。”

      菅井友香的一次警告这一瞬间重新在耳边响起。

      在RB的大物级别的演员名单里,要说年轻人最喜欢,毫无疑问就是石原里美和新垣结衣这两位了。

      十几岁时候的德川义信也是石原里美的粉丝,甚至他喜欢对方这件事,在华族的年轻人当中已经不是什么秘闻了。

      但是...偏偏那个时候他未满二十岁,即使回归家族,身处考核期的自己,仍不能以真实的身份对外活动。

      为了接近石原里美,德川义信将自己包装成了一个RB邮轮公司董事的儿子,频繁出入有石原里美出席的各种酒会。

      但是像他这样顶着“XX企业公子”追求石原里美的人真的不要太多。

      起初他和石原里美的相处还算顺利,再加上那个时候的他并没有多少的恋爱经验,所以一来二去,对于对方的一些回应感到无比的开心。

      说白了,当时的他就像个自带舔狗光环的粉丝一样。

      付出几百倍的回报,得到的收获即使不足百分之十也高兴的找不着北。

      于是,这样的相处模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一些私下朋友之间的聚会,他会为了向其他朋友们吹嘘自己钓到了圈内超有人气的女演员,并打电话把对方约出来。

      石原里美也答应了他的请求,甚至在饭桌上周旋于自己那些朋友之间,十分得心顺手。

      但是,也仅仅到此为止。

      饭后对于他主动提出要送对方回家之类的要求,石原里美却找各种理由拒绝。

      比如,担心被狗仔拍到,或被事务所发现。

      深陷于美人魅力之后的德川像个初丁一样,晕晕乎乎的对方说什么都是对的,也从没想过对方是不是有其他的想法。

      一直到自己成人之前的一次社交酒会上,他看到了石原里美在与其他的年轻男性在一起亲切的交谈,互相咬耳朵,举手投足之间的暧昧让他终于明白了一些事情。

      备胎,自己到头来就是被人家当成了一个备胎。

      这件事也让他在后来与一些出身其他华族的同龄人聚在一起的时候,被当成话题多次取笑,每一次他都是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事实上...这件事对他造成的心理创伤一点都不小。

      为此,违背了未成年不能喝酒的规定,德川义信一个人买了一堆的清酒回到家中从晚上喝到了天亮,之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被隔天来到自己住处送自己去见德川恒孝的马场富美加发现,之后被送到医院进行抢救。

      醒来的时候,德川义信的身体里,住进了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灵魂,并携带一份关于未来世界的记忆。

      早稻田大学毕业,居住在东京文京区的华国留学生。

      毕业之后一次顶替高中时代的学长成为乃木板46东京演唱会的Staff,他只记得那个时候自己身处场下,耳朵里尽是来自周围粉丝们的应援嚎叫声,刺耳,烦躁。

      铺天盖地的声波攻击让他用力的捂住头,随后双眼一黑。

      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身处另一个世界。

      “你还真是没用呢~~~

      纵使华族如今的影响力不复往日,但凭借着家族底蕴以及自身资本。

      女艺人到头来也不过是富人阶级眼里的玩物陪衬品罢了。

      石原里美虽然不错,但比起山口百惠她可是差远了。”

      消化完德川义信原本身躯里的所有记忆之后,他对自己说了这么一段话。

      虽然霸占了这个身躯生活了很多年,在他自己看来,一切都是像往常一般。

      无非就是在家族的长辈眼里,自己宛如变了一个人,有了些“成长”。

      不过,重生之后占据这副身体,要说后遗症也是有的。

      那就是每当他听到石原里美这个名字的时候,体内总会有另一个完全不能被自己掌控的意识,在大脑内横冲直撞,这也就造成了这期间他的脾气会异常的暴躁。

      就像...就像患了精神分裂症的病人一样,在病情发作的时期内会变得自己不是自己。

      “算了,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

      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德川义信身子一软,双手离开了方向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