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科头视频下载APP

      莱夏那充满了戾气的发言,让希恩挺意外的。

      虽然仅是见过莱夏几次面而已,但在希恩看来,这个大小姐随性归随性,却不是那种随随便便便会玩弄他人性命的类型,在曼伽尔山带下相遇的那一次甚至都没对自己携带任何的敌意,直到后面为了逼出自己的圣剑才强迫自己释放杀意,可最后还是在试了一招以后便直接离开,本身应该不是那种太凶暴的人才对。

      可现在看来,这个大小姐不是不凶暴,只是挑对象而已。

      “你和旧魔族派的人有那么大的仇吗?”

      希恩姑且是问了这么一句。

      “你说呢?”莱夏似笑非笑的道:“都已经被追杀了那么久了,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你以为我会单方面的逃跑而不报复吗?”

      这倒也是。

      换做希恩,他肯定也会想办法报复回去。

      莱夏现在大概就是这样,好不容易逮到了回报旧魔族派的机会,她当然不想放过。

      再者...

      “只要适当的削弱旧魔族派的势力,那他们追杀我的力度也会下降,到时候我就可以趁机做更多的事情了。”莱夏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一边认真的道:“所以,我想跟你合作。”

      希恩顿时在脑海中进行起各种盘算。

      这话,听起来似乎是那么回事,但无论如何都绕不开几个疑问。

      比方说...

      “跟你合作,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希恩算是非常直接了。

      “好处倒是谈不上,但至少能够让你避免出现坏处。”莱夏同样很直接的道:“不需要我特意说明都能明白,只要旧魔族派真的派大部队过来,那以拉弥吉翁最高只有等级六十八的战力,肯定是抵挡不住的,为了这座城镇,你就已经有出手的理由了吧?”

      “你还好意思这么说?”希恩眼角重重的一跳,看向莱夏的眼神变得不善了起来,道:“如果不是你一直留在这里,那旧魔族派便不会盯上这座城镇,明明就是你一手导致了这一切,现在居然说这种话,真以为我是好忽悠的毛头小子吗?”

      “......如果你真的好忽悠的话,那该多好?”莱夏叹了一口气,甚至还没好气的道:“你以为我不留在这里就没事吗?一旦我手里的东西被旧魔族派的人拿到手,那别说是这座城镇,就是整个人界都会变得危在旦夕,所以我这边也是拼了命的啊。”

      “那你可以继续逃啊。”希恩挺直了背脊,不假思索的认真道:“只要你继续逃,那按照你说的,谁都抓不住你的,到时候这座城镇也会免于危难,简直两全其美,你就别考虑什么报复的事情了,直接走怎么样?”

      “你...你这样还算是个人吗!?”莱夏忍不住拍起了桌子,抓狂似的道:“我可是为了你们人族和人界才这么辛苦的,你这样说合适吗!?”

      “不,就算你这么说,对我而言也不太合适啊。”希恩满脸无辜的道:“我又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就算跟我说是为了这个世界的人那么辛苦,对我来说也很难有实感啊,亲。”

      “这...”莱夏顿时语塞了,只觉得胸口堵得慌,心中更是想大喊。

      这样的家伙,为什么会是勇者啊?

      神族的那些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啊?

      不行,不能再想下去了,不然脑袋要坏掉了。

      冷静,我要冷静...

      就在莱夏这么拼命的安慰自己的时候,希恩又是轻飘飘的一句话过来。

      “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啊?那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哦?”

      希恩的话,让莱夏抱住了头,有种想哭的冲动了。

      这时,一旁一直待命着的菈夏突然开口。

      “希恩先生应该已经见到旧魔族派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了吧?”

      菈夏便很突然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说那个装逼犯?”

      希恩不由得将目光投至其身上。

      “虽然不知道您指的装逼犯是什么。”菈夏古井无波的道:“但在您看来,像那样的人,放着不管,真的好吗?”

      希恩的眼眸顿时闪烁了起来。

      回想起自己遇到基利安时的状况,希恩清楚,菈夏在指的是什么。

      像那样排斥着人族,甚至排斥着人族所有的一切,将这个世界的事物都当做脏东西来对待一样的家伙,放着不管,到底会多危险,一目了然。

      “旧魔族派基本都是那样的人,极端厌恶魔族以外的一切,甚至厌恶抛弃了自尊追寻和平的同胞,只为了不合理的理想在肆无忌惮的行事,对于这个时代而言,乃是毋庸置疑的毒瘤。”

      菈夏一脸平静的诉说着。

      “相信您也已经知道基利安十年前在王都里做过的事情,旧魔族派便都是那样的危险人物,若是放着不管,这个王国乃至这个世界迟早都会被他们破坏,到时候,您能保证这座城镇就不会成为他们未来的目标之一吗?”

      这番话,让希恩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不得不说,这个女仆说的话,对希恩来说,还是有些份量的。

      不是希恩悲天悯人,觉得应该铲除这些社会毒瘤,而是他很清楚,若是事态发展成那样,自己最后恐怕还是逃不了陷入其中。

      “你知道历代的勇者为什么都会不懈余力的打倒魔王吗?”莱夏这个时候也重新看向了希恩,这般道:“不是因为他们想当英雄,更不是因为他们被神族给驱使了,只是因为身在这个世界,三族之间一旦爆发矛盾,他们无论如何都还是得以自己的立场来进行反抗。”

      莱夏的言下之意是什么,希恩多少能明白。

      “我不知道事到如今,神族的人还召唤勇者,到底是有什么盘算。”莱夏深深的看向希恩,道:“但神族既然已经暗中召唤了勇者,那就证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也许你和我的相遇就不是偶然,而是一种命运。”

      两人就一个在莫名其妙的状态下被神族召唤到这个世界里,一个则遭到了旧魔族派的人追杀,从某方面而言,确实算是相当有缘。

      “况且,这件事情,对你来说,真的没有坏处不是吗?”

      莱夏这么表示了。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

      听着这番话,希恩再次沉思。

      莱夏也没有催促希恩,和一旁依旧平静无比的菈夏一起,静静的等着希恩得出结论。

      希恩紧皱着眉头,思考了好一阵子,方才抬起眼帘。

      “你到底偷了什么东西让旧魔族派的人这么追着你?”

      希恩直指问题的中心。

      “......这件事,你其实可以回去问问你的那个小队长。”

      莱夏沉默了一阵子,旋即幽幽出声。

      “问薇薇安?”

      希恩怔了怔。

      “是的。”莱夏撇起了嘴,道:“她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我曾经做过的事,你回去问她就知道了。”

      希恩顿时哑然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