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官网永久地址

      第29章 一起薅羊毛

      他指了指身边穿着深蓝色外套的男子,他身形胖胖的,看年纪比韩炀还要大几岁,此时正面色不善的看着两人。

      “胡大爷,咱上午不是已经说好了吗?再说我钱都带来了。”韩炀有些着急地说。

      胡大爷眼神闪躲,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也确实理亏,这个时候,站在他旁边的男子说话了。

      “这位小兄弟,话也不能这么说,这稻草是老胡家的,他想卖给谁就卖给谁,再说了,我给的价比你高,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他这话说的不客气,对胡大爷也没有半分尊重,但谁让他给的价高呢,本来稻草就不值钱,当然能多卖点就多卖点。

      韩炀知道,他说的没错,他也不可能去为了这些稻草去跟他竞价,那样势必会拉高成本,不合适。

      如今看来,也只能再想别的办法了。

      “小韩啊,不好意思啊,确实李老板给的价格高一些。”胡大爷不好意思地说到。

      韩炀有些不甘心,却也别无他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老板将稻草拉走。

      李老板指挥着两个小伙子去拉稻草,这个时候,陈米走到了胡大爷跟前。

      “大爷,跟您打听一下,这李老板是做什么的,他要这么多稻草做什么用?”

      胡大爷本来就心怀愧疚,一听陈米这么问,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他们。

      原来这个李老板开了个养羊场,这些稻草就是拉回去做饲料的。

      韩炀看见陈米走到李老板跟前说了几句,李老板一开始脸色不好,连连摆手,后来不知道陈米说了什么,他脸色变好了一些,最后点了点头。

      陈米跑向韩炀,开心的像个孩子。

      “怎么这么开心?”他问。

      “李老板答应分给我们一部分稻草!”陈米兴奋地答到。

      “真的?”韩炀还有些不相信,刚才还那么斩钉截铁拒绝的李老板这么快就改口了。

      “真的!”陈米坚定的答到。

      韩炀刚想问你是怎么做到的,远处传来了李老板的声音。

      “诶,走不走?”

      陈米转身答应到:“这就来了!”

      说着,便拉着韩炀上了李老板的拖拉机。

      一路上颠簸,听着拖拉机突突的声音,韩炀到底也没弄明白陈米是怎么说服李老板的。

      到了李老板的养羊场,李老板直接把他们带到了养殖棚里,然后指着养殖棚的门口说:“就是这儿了。”

      陈米应了句:“您就放心吧李哥。”

      李老板看了韩炀两眼,然后转身指挥着人去卸稻草了。

      陈米拿起门口倚着的扫帚就进了养殖棚,迎面扑来的羊身上的骚气味和排泄物的臭味,让人一时之间难以适应,好在陈米之前在猪圈住了一段时间,所以适应的比较快。

      跟在身后的韩炀就惨了,一时没反应过来,险些吐了出来。

      “炀哥,你就留在外面等吧!”陈米回头对他说。

      韩炀很想跟她说没关系,可是食道里翻涌的厉害,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得先退出了羊棚。

      等他恢复好了再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陈米拿着扫帚在挨个打扫羊圈。

      “这就是你说服李老板的方法?”他问。

      “对啊!”陈米边打扫边回答,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

      韩炀刚想说其实没必要真么委屈自己,我们可以再想别的办法,却看见陈米在刚打扫完的羊圈里逮到一只长毛的绵羊就薅起了羊毛。

      韩炀被她的举动惊呆了,这丫头薅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而且手法很高明,她一只羊身上只稀稀地薅几小撮,就算仔细看也发现不了。

      陈米听不到韩炀的声音,抬头刚好看见他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

      “嘿嘿,怎么炀哥哥没见过人薅羊毛吗?”她故作不明地问道。

      “只是没见过这么别出心裁的手法。”韩炀打趣道。

      “哈哈……那你要学习一下吗?”陈米举着刚刚薅下来的羊毛问。

      她只是故意挑衅韩炀一下,没想着他会答应。

      韩炀却应了一句‘乐意之至’,从容地走进了羊圈。

      就这样,俩人边打扫羊舍,边默默地薅着羊毛。

      等到快天黑的时候,终于把整个羊棚都打扫完了,李老板过来视察的时候,他们早已把薅下来的羊毛整理好藏进来他们随身带进来的饰品包袱里。

      李老板在羊棚里转了一圈,很满意她们的打扫成果。

      “打扫得不错,很干净,我也遵守约定分一部分稻草给你们!”

      “谢谢李老板!以后我可以经常过来打扫,只要分我们一部分稻草就行了,您看怎么样?”陈米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面上却是一脸诚恳的期待。

      李老板心想一点稻草也不值钱,换个免费的劳动力,很划算,于是对两人的态度也温和了不少。

      “给你们的那部分我没有卸,等会我让师傅开拖拉机送你们回去。”

      “哎呀您太客气了!”陈米笑嘻嘻地说。

      旁边的韩炀看的有些想笑,真是个腹黑的小滑头。

      等两人回到大新庄,将稻草堆在了韩炀租住的小院里,韩炀看着堆好的稻草和从包袱里拿出来的羊毛,对陈米说道:“你这女人够阴的啊!”

      陈米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打趣,但还是仰着小脑袋辩解道:“这是聪明好嘛!双利双赢!”

      “好好好,聪明,你最聪明!”韩炀夸张地竖起大拇指,陈米一副受之坦然的模样,仿佛在说:尽情地夸我吧,老娘就是这么厉害。

      “这些羊毛怎么处理?”韩炀好笑地看着像只刚刚斗胜了的小公鸡一样的陈米问道。

      “做羊毛袜怎么样?” 陈米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里面有星星在闪烁,这个问题她在羊场的时候就开始想了,她觉得韩炀肯定也会觉得好的。

      韩炀微微瞪大了眼眶,陈米的想法显然与他不谋而合。

      说干就干,无论是编草鞋还是织羊毛袜陈米显然更有优势,首先作为一个女人她更心灵手巧,更重要的是因为有着前世的记忆,她做出来的东西式样更多,款式更漂亮。

      她兴冲冲地用刚拉回来的稻草编了好几个式样的草鞋,邀功似的拿给韩炀看,那模样,像极了一个想要得到老师表扬的孩子。

      韩炀看着陈米做出来的既漂亮又精致的草鞋,仿佛已经看到了人们争抢它们的画面,同时又十分感慨自己的幸运,遇上陈米,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事半功倍。

      “丫头,你可真是个天才!”韩炀毫不犹豫地赞赏道,不过还是忍不住提醒她,“不过,你看看现在的天色,确定还要继续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