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才能看到国模娜娜的那些经典裸体照

      纠缠了一会儿之后,陈玄如实交代了接下来的机会,宁荣荣则是不知缘由地非要跟着他,或许从此前来看,他身边是安全的,所以也就留在了他身边。

      回到玫瑰酒店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多了,绕了一圈,他终于还是折返了回来,不同的时,他现在也是资产超过一千金魂币的土豪了。

      在进入玫瑰酒店的第一个瞬间,之前他说见到的服务员,看到陈玄成双入对的模样,立刻秒懂地递上了红色海洋包间的金钥匙。

      却是在上楼的时候,陈玄忽地被宁荣荣给拉住了,

      “陈玄,你,能不能开两间房?”

      “他们这已经只剩一间了,要不你去其他酒店?”

      之前来的时候,跟戴沐白照面,就已经满员了,这会儿自然也不需要多问。

      然而,陈玄的老实,却换来了宁荣荣的瞪眼,

      “流氓!”

      当即随口骂了一句,宁荣荣越过陈玄身前,径直上了楼。

      行吧,待会就流氓给你看。

      无奈地一摇头,陈玄亦是跟在其后来到了顶楼最深的红色海洋包间。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一阵玫瑰的淡香扑鼻而立,红银相间的房内装饰,将整个包间点缀的温馨浪漫无比,甚至房间中央铺满了由红玫瑰组成的一个爱心。

      走进包间,陈玄倒是觉得没什么,反正就是用来休息的。

      宁荣荣却是驻足在了门口,一双灵动的眸子盯着房间之内沉默良久,作为一个宗门的大小姐,她当然看到出来这包间的布置就是情侣包间!

      但是,陈玄可不算宁荣荣心中的小九九,忙活了一天,他现在只想洗澡、睡觉、打豆豆,

      “你进不进来啊,不进来我关门了。”

      “你以前,有和别的女孩子...这样过吗?”宁荣荣忽地俏脸微红地颔首。

      “没有,你是第一个。你到底进不进来?”

      “好,我进来。”

      似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宁荣荣应声走进了包间,陈玄则是立刻关门、反锁,然后扫了一眼宁荣荣,

      “我去洗澡,待会一起睡觉。”

      “我才不跟你睡觉!”宁荣荣忽地强烈抵制。

      哦?

      陈玄嘴角忽地勾起一抹笑意,意味深长地盯着宁荣荣,然后转身走向了浴室,

      “行吧,那你就睡沙发吧,反正我要睡床上。”

      “你...”

      不给宁荣荣发作的机会,陈玄立刻躲进了浴室冲澡...

      睡觉的时候,似乎是不服气,宁荣荣以修炼为由坐到了床上,陈玄则是懒得理会倒头就睡。

      只是,早上醒来的时候,俩人莫名其妙地搂到了一堆,甚至呼吸间,陈玄偶尔还能闻到宁荣荣身上淡淡的芳香...

      “喂,你不是修炼吗?”

      “我,我,就算修炼,也不用修炼一整晚啊...”

      “所以,乘我睡着了,你乘机干坏事?”

      “你才干坏事!我才不会...”

      ……

      纠结了好一顿,陈玄这才摆脱了尴尬,从床上蹦了下来,说实话,莫名其妙就跟这么一个女孩子睡了,有点小亏...

      “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穿好衣服,陈玄正式宣布俩人的关系,毕竟吧,该干的都干了,不该干的也干了,看来跟这女孩脱不了干系了。

      “凭什么?”宁荣荣不服。

      “你觉得呢?”

      陈玄也懒得点名了,话语的意思不言而喻,最主要的是,他觉得宁荣荣会是一个优秀的好女人,虽然现在性格有点小魔女,不过进了史莱克改了就不一样了。

      “我不承认!说的好像,我是你什么,一样...”对于陈玄霸道的行为,宁荣荣有点抵触。

      “行吧,那当我没说。”

      既然人不愿意,陈玄也不强求,他怎么可能为了不愿意然他停歇的一棵树,去放弃整片森林?

      “你,就不能换一种,好听一点的说法吗?”宁荣荣颔首侧目,语气略显委婉。

      “走了,去吃饭了。”

      似乎是没听见宁荣荣的轻声低语,陈玄已经走到门口招呼房内的宁荣荣,惹得宁荣荣不由得心中暗骂,这个混蛋!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下了楼,换了一身行头的陈玄,与宁荣荣走在一起,瞬间引起了众人的侧目,如果此前陈玄是一个乞丐,那么此刻在服务员乃至在场的众人,现在他与宁荣荣简直就是郎才女貌!

      自然地,宁荣荣在注意到陈玄面容上的清秀、刚毅之后,心中亦是有所触动,昨天与她有着种种行径的男孩,就是这么一个阳刚的人吗?

      穷了这么久,现在有钱了,自然是要快活快活。

      出了酒店,陈玄直接就找了一家皇族餐厅,订了一个帝王豪华VIP双人包间,在点了一堆莫名其妙贵的离谱的菜之后,陈玄静候在了烛光餐桌之上。

      此情此景,无疑拨动了宁荣荣的心弦,自然而然地认为陈玄特意为两人定制了这个包间,好邀请她一同用餐,遂有些许羞涩地说道,

      “陈玄,我可以叫你哥哥吗?”

      “啊,你不是昨天就在叫宁缺哥哥吗?”

      “不是,我想叫你玄哥,可以吗?”

      “行吧,你高兴。”

      虽然不知道宁荣荣为何忽然像个小女人一般,陈玄也没在意,反正他就是暴发富来图个乐,来享受一下有钱人纸醉金迷的奢靡,至于宁荣荣,只是顺带的,或者应该说,这么奢侈,不带女孩儿,哪有什么排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