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田沙吝

      说完随后也夹了一块送到了嘴中,果然,老奶的脸色似乎也有些奇怪,不过……却并不是反感。

      “好像还真是和之前包的不太一样。”

      李远:“不一样?我刚才尝了一块,味道还可以啊?”

      一旁,老婶却点了点头,有些诧异的望向刚刚说话的老奶和大娘:“好吃啊!怎么不一样了?”

      大娘笑着说道:“我也没说不好吃啊,不过就是有点奇怪,我好像包了好几年的黄米团,总觉得今天吃的是最好吃的一次,我说他老奶,你放了什么调料,赶紧教教我们!”

      老奶一脸茫然。

      “我……我也没放什么啊?而且这皮味道都是……”

      “啊!对,小远!这馅料是小远做的,我就发了点面,要是有不一样的,肯定是小远的原因。”

      一旁,此时另外几个尝过黄米团的邻居也纷纷点头附和。

      “确实好吃!好像味道比之前吃过的都要香,而且口感也比以前要好!”

      “我吃着也是,尤其是这馅料,味道太好了。”

      一旁,众人纷纷夸赞这黄米团的口感和味道,而老奶听见大家夸赞,更是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阵得意的神色。

      “我说小远,这馅料你是怎么做的,也太好吃了吧?”

      “就是,我们和你老奶的关系这么好,你可不能藏私啊!有什么诀窍,赶紧和我们讲一讲!”

      李远:“我也没放什么,就是正常的红豆,加糯米粉,再加了点红糖和红枣。”

      “那不对啊,每年我家也都是这么做的,怎么没有他老奶家的好吃。”

      “是啊,这配料都一样,难道是火候的事情?”

      “估计是火候和比例的事儿……不行,小远,大娘家黄米团还没包呢,到时候请你过来帮忙。”

      “你婶子家里也没包呢,到时候来叫你。”

      李远笑着答应,倒是丝毫没有推辞。

      “好,到时候你们叫我就行,我一定过去。”

      第一锅的黏豆包出锅。

      李远就这样一边用木片沾水,一边将黏豆包每四个分开放到一旁的另一个帘子上面。而一大盆的面,足足出了整整三锅的黄米团!

      直播间此时李远摆满厨房的黄米团,一个个不由得瞪大眼睛。

      “我去……这么多?”

      “三帘子,这得吃多长时间啊?”

      “就是,这么多干粮,非得坏掉不行,这也太浪费了吧?”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我们东北的黄米团子,每次都是蒸这么多的!”

      “就是,你们也看见这包黄米团多费劲了,要是不多包一些,不是浪费时间?”

      “可是……这些剩下的怎么办啊?”

      李远:“大家放心吧,不会出现你们说的浪费的情况的。”

      “东北的黄米团蒸好之后,稍微凉一些之后,就都会放到外面,用东北最天然的大冰箱冻上的。”

      李远说话的功夫,已然将最开始出锅的那一帘子已经分开的黄米团放到了外面的墙头上。

      “就这……就行了?”

      “额,这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东北的冬天,万物皆可冻!”

      “可是这样的黄米团口感不会变吗?”

      “是啊,冻了之后又化开,这味道不就不一样了吗?”

      “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不直接做好就冻住,省的蒸两遍啊?”

      李远笑着解惑:“其实基本上是没有太大区别的,甚至冻过的黄米团的口感还会更加有弹性一些。”

      “而且冻好的黄米团形状也不会改变,直接放在干净的大缸里面,一直放在外面,什么时候想吃什么时候取出来重新蒸一下就好了。”

      “至于为什么不先冻再蒸,其实之前老一辈也尝试过,不过先冻过的黄米团外面会开裂,而且口感发硬,所以就演变成现在的这个过程了。”

      直播间。

      “太神奇了……”

      “哎,好想尝一尝,感觉似乎很好吃的样子!”

      “每次看见主播吃东西都馋的直流口水!”

      “就是,最主要的问题是,主播每次做的东西看着都很有食欲,最重要的是……都是我连见都没见过的,想模仿都没个模仿。”

      “可不是,这或许就是大东北的魅力。”

      第二日一早刚刚吃完饭,李远便上山看兔子套来了。

      此时,山上的雪虽然没有融化,不过却已经被风将最上面一层的雪吹硬,形成了一层三五厘米厚的雪壳子。

      没次脚踩下去,也再也不是软绵绵的声音,反而发出了一阵雪壳子碎裂的闷响。

      这样的雪,只有在不断风吹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足可见昨天晚上的风有多大。

      不过这倒是丝毫没有阻挡李远上山的步伐,毕竟有煤球和坚果两个小家伙在,就算是上山,倒是也不担心迷路的事情。

      松鼠显然是相当熟悉这山间的路线,一到南山,就不断的在雪地上蹿下跳,毫不欢乐。

      而煤球似乎是上一次李大娘家黑猪的事情对它有了影响,一上山之后虽然也在雪地里撒欢,不过时不时的就在警惕四周,确保安全。

      有煤球这个骑士守在周围,倒是让李远异常的有安全感。

      一人一狗一松鼠,走了半个小时的路程,就到了昨天下套子的位置,而还没等李远靠近,远远就看见雪地上有一团灰色的影子。

      李远瞬间一喜。

      快速的来到了之前下套子的雪地上,果然刚过来便看见了刚才李远发现的那只灰色的野兔。

      只见那灰色的野兔正躺在雪地上,气息奄奄,看着周围有不少挣扎的痕迹,看样子应该已经被套住很久了。

      李远抓起兔子的耳朵,用绳子绑起来,放到了背篓里,倒是不担心野兔会逃跑。

      一共十个兔套,一共抓到了三只野兔,这样的命中率其实已经相当的不错。

      因为看雪上的兔道就知道,另外那几个兔套前方根本就没有兔子经过,而这三个却有明显的经过痕迹。

      这样算来,其实已经算是百分之百的面命中率了。

      李远把其中两个比较小的兔子放了回去,随后将兔套都收了起来。

      “主播厉害啊,三个经过的兔子竟然全部都被抓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