挠痒痒折磨比基尼美女视频

      另一边,苏克并没有在窥屏。

      他坐在火焰虚空上,手里握着一张工作证,一张学生证,一张居委会证明。

      就是通过这些,得知的三名受害者姓名。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那两人没有处理掉受害者的物品,还有门禁卡、美术课本、菜篮子等物。

      他将这些遗物,连同两人身上得来的所有物资全部交给刘悟天。

      苏克:“你把物资匀一下,自己留一部分,其余确认家属身份后分发给他们吧,对了,那个女孩的家属多分一些。”

      刘悟天接过那些东西,知道大概缘由,心里也有些沉重。

      他翻开那张学生证,里面的姑娘眼里有光,笑起来很亲切。

      刘悟天:“我就不必了,这些物资我用着也不安心,你放心,我一定办好这件事。”

      关闭聊天频道,苏克开始重新审视之前的结论。

      王宁和潘余两人在两天内,算上彼此已经遭遇了5人,说明自己遇到他们或许是个巧合。

      或者说,自己挖得太快,正朝远离所有人的方向前去?

      无论如何,现在频道炸锅,敢对他下手的,恐怕都要掂量一下实力。

      将事情交给刘悟天,他在虚空中站起,重新练习挥剑。

      三个小时后,他用火焰架起平底锅,垫上黄油开始煎牛排。

      牛排提前用盐和黑胡椒粒腌制过。

      等牛排慢煎的过程中,他来到衍育菇前,确认生长情况。

      数了数,现在有18棵,按一天能产4棵来算,每天增殖1/4。

      “的确生长得很快。”

      粗略计算,就这么放着不管,一个月下去能有一万多棵,估计到时候虚空里到处都是蘑菇。

      还是要及时吃,苏克不想住在蘑菇王国里。

      随后,他来到聪明草前。

      催化药显然起了作用,已经结出一颗果实,一天就能产两颗。

      摘下果实,最后来到魔晶转化装置前。

      透明塑料瓶里接了一些液体,大概50ml,是3颗魔晶浓缩而来的。

      苏克拿起瓶子,一饮而尽。

      一股美妙的、难以形容的触感在体内扩散,他感觉大脑清醒了不少,血液的流动多了不少阻力,灵性仿佛充斥了他的血管,成为身体循环的一部分。

      这种感觉让他血管暴起,却没什么疼痛,只是有种冰凉的鼓胀感。

      吃下一颗聪明果,过了五分钟,身体恢复正常。

      魔药的能力得到成倍提升,灵性的充盈让大脑运转变快,理解能力和反应能力随之提升。

      身体力量和耐性倒是没有变化。

      “如果是‘司机’,灵性应该也能增强体魄。”

      再次投入3颗魔晶,苏克感觉自己还能喝下一瓶灵性药剂。

      这可能是火之普罗米修斯加持的影响,让他的位格足以对抗灵性过载,只要在虚空上抵挡刚服用时的肿胀感,回到地窟也不会有事。

      不过,他依稀感觉,这种药剂喝多了会上瘾。

      之前学习控制灵性的时候,那本书提到过,拥有魔药和超凡力量的生物,会本能般渴求灵性。

      这称之为“灵瘾症”。

      一天两支,是他给自己定下的界限,自律的人才不会上瘾。

      回到平底锅旁,牛排已经煎好。

      他采用小火单面煎,是为了让牛排全熟。

      在地窟世界,他不敢吃七成熟甚至五成熟的牛排。

      饱餐一顿,将两块牛排吃得一干二净。

      做完这些,他购买狼人相关的书籍,坐在火焰铸就的长椅上,不快不慢翻阅起来。

      它们大多是传说或者逸闻,没找到具体介绍这种生物属性的书籍。

      一小时后,魔晶精炼的药剂再次完成。

      苏克仰头,一饮而尽。

      这次花了十多分钟才稳定下来,他收好书籍,将火焰中的釜中小人悬于手中。

      “看来以后每天,我都要跟你讲故事了。”

      拖住容器底端,苏克回到地窟。

      这里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王宁和潘余两人的尸体除了脑袋,都在虚空上用火焰焚烧殆尽。

      杀掉人类,会自动吸收对方印纹内的所有物品。

      事实上,两人的物资当中,没什么他看得上眼的。

      已经过了对基本物资极度渴求的阶段,交给受害者的家属作为补偿,也算是一种慰藉。

      他现在要做的,是突破自身实力,挑战更为险恶的地窟。

      来到墙壁前。

      【前方的洞窟是一个庭院,有两个银宝箱,还有一只狼人在看守,小心它的爪子,活用你的观察力和反应力迎击,此外,你手上的超限物对它来说是致命威胁。】

      提示出现了变化。

      如果说之前没有描述,是代表狼人和他实力相当,胜负难料。

      现在,他已经在某些方面超越了狼人,可以成为借之取胜的优势。

      何况还有超限物辅佐。

      进!

      之所以不选择鬼蜘蛛的地窟,是因为不想往后走。

      目前还不能确定,走过的地窟会不会刷新。

      踏过雾门,眼前场景变换。

      过于巨大的圆月停在庭院上方,一动不动,仿佛一块背景板。

      迎面是一条镂空的走道,上面蔓延着青色的苔藓,一不留神就容易坠落。

      而两侧下方,是无尽的黑暗,看不到底。

      顺着走道往前,沿路两侧耸立的石柱挂着火把,给沉寂的庭院带来些许火光。

      沉默而诡异,深邃而神秘。

      道路的尽头,是一座残破的遗迹,建筑多有缺失,爬满苔藓。

      绕过断墙,一个漆黑的事物正仰望月亮。

      闻到苏克的味道,那东西转过头来。

      全身漆黑而杂乱的毛皮上方,是一颗狰狞无比的狼头。

      它牙齿错乱,伸出长嘴,畸形的脑袋有种难以形容的恐怖感。

      苏克眼神微微凝固,从灵性的味道上看,这只狼人带有智慧生物的情感。

      它在仇恨,它在渴求,它渴求无尽的血液。

      和杀戮。

      “……这才是真正的怪物吗。”

      苏克不自觉咬紧了后槽牙,感觉之前所经历的,最多算是新手福利。

      头一次遇到怪物,带着这样不加掩饰的恶意。

      冷静,我能战胜它。

      将釜中小人启动,以部分灵性悬在身后,同时在脑海中读取断钢剑。

      狼人也在这时扑了过来。

      与丧尸犬的扑击不同,狼人的扑杀带着疯狂的色彩,迅捷而果断。

      嗙——的一声,断钢剑被狼人挥开,按在身下,同时另一只爪子割裂风声,迎面而来。

      苏克睁大双眼,出色的反应能力让他当机立断,弃剑翻滚。

      利爪残忍撕裂空气,苏克顾不得去看,顾不得思考死亡头一回离自己如此之近,起身后再次紧握断钢剑。

      “释放!”

      剑尖荡开环形的光弧,一道璀璨的华光暴冲而出,狼人伸起的一条手臂被掀飞,苏克也被反冲力震到断墙上,全身剧痛。

      狼人略有停顿,俯身三足着地,再次冲了上来。

      断口处连着的血肉还在风中颤动,失去手臂让它变得更加残忍嗜杀!

      狼人迅速接近,苏克抛出手中的剑,被对方一爪子拍飞,步伐丝毫没有变慢。

      危急之中,苏克又一次读取断钢剑,背部用力抵在墙上。

      狼人已经跳起,在月光下张开血腥恐怖的长嘴,手臂拉扯成一个扭曲的弧度。

      当那张狰狞的脸距离自己只有大约一米多,苏克用尽全力将剑对准了狼人脑袋。

      “释放!”

      身后的墙壁微微震荡,落下灰尘,狼人被远远轰飞出去,洒出一路鲜血。

      这次苏克虽然没有被震飞,但全身依旧发麻,站立不稳。

      另一边,倒在地上的狼人尝试慢慢爬起。

      “释放”的冲击发出之时,对准的确实是狼人的脑袋,但苏克的双手不足以稳住这股力量,在爆发时出现偏移。

      狼人失去了部分躯体,连脖子都只剩下一半,仍旧尝试爬起,鲜血染了一地。

      但是,它最终没能成功。

      因为他的伤口部分,开始凝结成金属。

      釜中小人的效果!

      不止受伤的部分,还有之前击飞剑刃的手臂,也开始固化成金属,无法动弹。

      整场战斗下来不过十秒左右,釜中小人终于开始发挥作用。

      苏克支着剑晃悠悠离开墙壁,一步步朝狼人走去。

      见苏克靠近,狼人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但身体已经和地面上的血液熔到了一起,根本使不上力。

      “你也会恐惧吗。”

      苏克毫不犹豫挥动了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