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あん无码免费播放

      “大圣果然火眼金睛,这还不是多亏了你们,洛阳一遇启动了我,上面这才想到我的存在,马上把经费拨了下来。”

      “我来问你,流沙河怎么有三个?”

      “大圣,这不是有钱了吗,我就做了一个升级,以后有问题,你直接在这里搜就行。”

      一块屏幕浮现在我面前。

      输入:流沙河为什么有三个。

      搜索结果:

      流沙海男性医院,解你难言之隐。

      流沙湖医院,专业植发二十年。

      流沙溪外科诊所,你的脚气克星。

      ……

      “怎么全是医院?”

      “他们交了广告费的,大圣你去最后一页看。”

      原来取经回来后,流流河就火了,几个地方都说真的流沙河在他们那儿,这就有三个流沙河。

      输入:真的流沙河在哪

      搜索结果:流。

      我出手如电,屏幕才显出第一个字,就跳到了最后一页。

      我笑了,只要我手够快,第一页就显示不出来。

      最后一页只有两个字:导航。

      小龙女在那边喊,“我知道了,这三个方位都不同,咱们去西边那个。”

      我、师父、八戒对视一眼,心里浮出同一个念头:以我们的智商,这趟西行之旅是不是风险过高?

      卷帘回到流沙河的第二天就后悔了,不应该听天蓬怂恿,跟着师父最多饿点,起码热闹。

      天蓬回高老庄,有良田有大宅,还有个娇妻。

      这儿呢?除了沙子还是沙子,唯一一个活人,是沙河摆渡的孔老头,可惜是个哑巴。

      最最最重要的,这儿没有WIFI信号。

      好无聊,他仰天长叹,他不知道,热闹马上要了。

      灵山,讲经台上空空如也,众弟子交头接耳。

      “佛祖又没来?”

      同一时刻,灵山天界守护之地。

      “我有种不好的感觉。”阴影里一个声音道。

      “尊上请讲。”一个随从打扮的人半蹲伏在地。

      “唐僧团队快成型了,前进的速度也越发快了。”

      “尊上莫急,属下这就去把他们灭了。”

      “他已找到两个徒弟,三人成虎,正好克你。”

      “尊上这话属下不明白。”

      “你属鸡,老虎吃鸡,吃到拉稀。”

      那人一顿又道,“不过现在卷帘是一个人,正好可以趁虚而去,你去把他收拾了,断其一足,团队不完整,我看他怎么取经。”

      卷帘正在流沙河渡口跟老孔聊天。

      “老孔,贵姓。”

      ……

      “老孔,摆渡几年了?”

      ……

      “来老孔,排一把,我给你开个热点。”

      ……

      不管他说什么,老孔就是不开口,脸上却突然露出惊恐之色。

      一道劲风从背后袭来,卷帘手持降妖宝杖一挡。

      一声巨响,卷帘连退五丈,虎口发麻,来人只退了三丈。

      只一招高下立判。

      “你是何人,来……”

      话没问完,那人急飞过来,又是一锏砸下。

      卷帘心头一股怒气生起,真以为老子怕你不成,提着宝杖迎了上去。

      战不多时,卷帘便感不支,来人的修行高出自己不少,再这样打下去,必败无疑。

      念及此,顺势向左跳去,整个人没入沙中,消失不见。

      那人手持双锏,全身作势,四下张望。

      “沙瀑,起。”卷帘忽从远处跃出,口中念咒。

      那人周边的沙粒突然暴涨,如幕布般罩在他身上,包成了一个沙人。

      卷帘悠然走了过来,“我的地盘,岂容你放肆。”

      话音未落,只听得沙人内部一声佛号,金光闪起,沙粒如烟般散去,一条人影从中闪了出来,一锏打在卷帘腿上。

      痛,真TM痛。

      这是卷帘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意识。

      “尊上,任务完成,属下前来复命。”

      “不愧是我的首席弟子,我没有看错你。”

      说话间阴影里的人拿出一块玉盘,低头一看勃然大怒。

      “卷帘的灯明明亮着,你竟然骗为师?”

      那人扑通一声跪下,“属下怎敢欺骗尊上,属下按尊上的吩咐,已打断了他的一条腿。”

      “我是让你把给宰了。”

      “尊上不是说让我断其一足吗?”

      “下周的文考你不用参加了,复读一年,现在马上立刻,把他给宰了。”

      跪着的那人瞬间消失,出现在流沙河。

      从他交任务到回来,不过半分钟。

      卷帘却不见了,老孔和船也不见了。

      我们站在流沙河边,心生感慨。

      “不是说这地方火了吗?为毛连个游客也没?”

      “你是不是傻?方圆三百里都是沙漠,谁进得来?”

      我摸了摸金箍棒,冷笑,“我可不坐你的车。”

      “切,我怕你啊。”龙儿吐了吐舌头。

      卷帘!

      八戒高呼。

      卷帘帘帘!

      群沙回应。

      “难到他卷款潜逃了?我早就说他不能任财政部长,名字中带个卷,不详。”

      “钱还在师父那儿,没交接呢,猪脑子。”

      “那儿有个船夫,我去问问。”龙儿眼尖。

      “老伯伯,我们来找卷帘,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上周因为打架,断了一条腿,我把他送到正骨医院了,哝,这个方向直走,五天就到了。”

      听说是老孔告诉了我们地址,卷帘很惊讶,“他不是不会说话吗?”

      “也许他只是不想和你说话。”师父的话总是这样一针见血。

      前方一座高山,白雾缭绕,不辨其形。

      “有妖气。”师父道。

      “师父长进了,第一次在这里看出了妖气。”

      “这是雾霾。”我吹出一口气,白雾散去,显出青山绿水,泉流潺潺。

      “人间仙境。”师父赞道。

      我们三人叹口气,在我们眼前,分明是一个巨大的骷髅头。

      山间一洞**,白骨精正在洗澡。

      浴兰汤暖梅花红,清水出芙蓉,白骨精微闭双目,倦懒地浸在水中,缭绕的热气中,美如画中仙。

      “主人,唐僧到山脚了。”一女婢隔帘道。

      “这么快?”白骨精身子一震,起身便向外冲去。

      咚的一声,丝质的帘子竟如玻璃,将白骨精反弹在地。

      “请主人先更衣,否则出不了这个门。”

      “姑奶奶我幻化十级,出件布甲还不是分分钟的事?穿与不穿有何区别?”

      “请主人先更衣,否则……”

      “闭嘴,我穿。”

      白骨精哀叹,挺大一个白骨山,竟只给她配一个NPC,翻来覆去只说会几句话,无聊至极。

      所以她经常会溜出去散心,譬如东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