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瓜视频免费安装

      林沐晚走后,姜宇把自己与赵龙的战斗又回想一遍,不由地又是一阵后怕,连叫侥幸。

      姜宇成为修士已经两个多月,与其他人相比,他的进境已经算是很快了。但在姜宇看来,却不是这样子的。因为他现在的修为,绝大部分都来自器阁炸炉时和后来开炉炼石之时。

      也就是说,姜宇的修为,主要来自魔石的魔力。因为空中的灵力,实在是太稀薄了。单靠灵力,姜宇再过两年可能都无法达到现在的进境。

      修士,最重要的,还是要提高修为。如果修为太低,即便六道通达,即便先天有域,如果遇到实力碾压的对手,那也是毫无用处。正所谓,一力降十会。

      “这天地间的灵力,一定是有什么问题”,姜宇心中思考着。

      在灵髓的产生点,姜宇可是看见桶粗的灵力洪流,而且,还不是一道。但那些灵力,好像被禁锢住了,姜宇根本无法吸收。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就是修炼到老死,恐怕也无法报仇!必须要用魔石来修行”,姜宇心中盘算。

      可是,石长老被调往落仙京,连高然也去了,器阁所有的魔石尽数被带走,现在,第七修院已经没有魔石了。

      能从哪里搞到魔石呢?

      第二日。

      姜宇一早来到瀑布边,见林沐晚果然在那边。两人闲叙一会儿后,林沐晚问起姜宇打败赵龙之事,姜宇都如实说了,就连金轮之事,也告诉了她。

      对林沐晚,姜宇没什么好隐瞒的,她也是六道通达之人,两人拥有同样的秘密。

      “你是说,你的灵台处有一个金轮?”,饶是林沐晚也是非常之人,但听到姜宇的特殊之处,还是非常吃惊。

      姜宇于是把器阁炸炉那天的事又详细给她讲了一遍。这下,林沐晚更是惊上天际,“你能吸收魔力修行?!”

      姜宇点点头。

      林沐晚怔怔地,半天都缓不过来。与常人相比,她自己就是一身不寻常处。但此时,她的不寻常和姜宇比起来,那便如小巫见大巫了。

      “所以,师姐知道哪里可以弄到魔石吗?”,姜宇想要魔石,这事,也只能求助林沐晚。

      “为什么要魔石,你不是也可以靠灵力修行吗?”,林沐晚问道。

      “难道师姐不觉得,这周围的灵力太过稀薄了吗?”,姜宇说出了心中疑问。

      林沐晚沉思片刻,道:“这天地间的灵力,在不同的地方,浓度确实是不一样的。比如这燕云山里,就比那些田野村庄处强。我也问过爹爹这个问题,他只说,这与地质有关。”

      “地质?”,姜宇打了个大大的问号。从他在灵髓生成点的所见来看,这可不是地质的问题,而更像是一种机制。但既然林沐晚没有答案,姜宇也就不再多问了。

      “你真的能够吸收魔力?不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反噬作用吧?”,林沐晚依然无法完全相信。

      “是真的。而且,目前来看,魔力对我,没有任何坏处”,姜宇让她放宽心。

      “那就好。有很多凡人包括不少弟子,都会偷偷服食魔石粉。虽然可以增强自身力量,但魔力反噬极强,得不偿失。”,林沐晚道。

      “魔石,还能服用吗?”,林沐晚的话又让姜宇增长了知识。

      “微量服用,短期内是可以增强人的身体力量的”,林沐晚道。

      姜宇心里寻思着,既然这么多人需要用魔石,那一定有获得魔石的途径,于是问道:“那他们从哪里弄到魔石呢?”

      “青州城就有卖啊,各种魔石都有!”,林沐晚奇怪地看着姜宇。

      “……”

      姜宇原以为,魔石一定是一个极为忌讳的存在,就算有,也是极隐秘之事。但他万万没想到,这玩意竟然是公开售卖的!

      “不过你不能去青州城”,林沐晚道。

      “嗯?为什么?”

      “因为修院弟子除非受到派遣,否则,不允许私自前往青州城”。

      “那这……”

      “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你稍微等几天”,林沐晚信心十足。

      两人聊了很多很多,不知不觉间,天色将晚。

      “还有一事,要请教师姐”,姜宇将从赵龙处得来的青铜三角拿了出来,“师姐可知道这是什么?”

      林沐晚接过去仔细端详片刻,道:“这应该是一件上古器物。”

      “上古器物?”,姜宇惊讶。

      “是的,你看上面这些符号,就是上古时期的文字”,林沐晚道。

      “那师姐可知这上面写的什么?”,姜宇问道。

      林沐晚摇摇头,道:“我只认得几个简单的字,这上面的字太复杂了,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不过,青州城应该有人知道。”

      姜宇心道,看来,不得不去一趟青州了。

      几日后,刁斗云突然找到姜宇,给他分派任务。任务是到青州城捉妖,只有姜宇一人执行。而且,要隐秘行事,不能穿修士服。

      第二日,三队和四队派遣弟子对驻在青州的弟子进行轮换,姜宇便随着队伍,向青州而去。

      行得半日,便到青州城下。

      第一个引起姜宇注意的,便是城门边的一根高杆上,悬着的一具尸首。

      竟然是姜宇杀死的赵龙!

      那赵龙满身污血渍,脑袋碎了半个,看上去极为惊悚。人虽是姜宇杀的,姜宇也不敢多看。只是他不知道,人都死了,为何还要悬在城门。

      姜宇低着头走过那高杆,来到城门下。

      姜宇第一次见到城池,不由得驻足细望。只见那城门青砖砌成,高过三十米,每块砖的厚度,竟达半米。

      城头之上,一个巨大的银色金属支架上,顶着一个直径达一米的黑球。那黑球中隐有流光游走,不知是何材质做成。

      城门也是黑色,倒像是器阁炼器用的原铁。

      姜宇边看便向城里走去,不成想,被一个门吏给拦了下来。

      修院弟子只负责城池阵法的维护和对付野修,门吏这些杂事,还是由凡人来做。

      “站住!干什么的?”,门吏双手抱怀斜觑着姜宇。

      姜宇所穿便服,还是当杂役弟子时的灰色粗布衣衫,补丁还打了好几个。而且,姜宇两手空空,身无他物,这才引得门吏阻拦。

      姜宇的铁剑,已经缩小,放入了袖袋之中。原来术器兵器都会附加一个基本的阵法,名为缩影。这样,就可以将之缩小,方便携带。这是上次林沐晚告诉他的。

      “我是修院弟子,奉命进城!”,姜宇道。

      没想到,那门吏听完姜宇所说,瞪大眼睛盯着他看半天,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