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校生强制中出BD

      这场席卷巴丝玛的战争持续到深夜,没人察觉到时间已经来到了子时,他们或沉浸在悲痛中,或则被杀戮支配,正在战斗。

      脱离巴丝玛的马远华冷冷的看着一切,身边是提心吊胆的阿合奇阿洪。

      马远华没有参与到巴丝玛的战争中,对于他而言,谁控制巴丝玛都没关系,其他人死多少,怎么死都没关系,他只在乎仇天魁是不是死了。

      可是,马远华一直等不到达昂的消息,兀格台跟齐三响也不知所踪。

      巴丝玛的大火中。

      呼救的声音已经逐渐消失,取而代之是房屋不堪重负的坍塌声,以及四处散乱的战斗怒吼。

      这一场大火几乎烧光了巴丝玛,联排房消失,一并还有很多住在联排房的普通人,那些可怜的人在睡梦中被大火包围,然后又在大火中绝望,他们曾经拼尽全力逃生却无处可逃,只换来了一场人间惨剧,惨剧的制造者正是疯狂的达旦一伙。

      北街只能分辨出一个大概,街道两边只留下焦炭一般的房屋残骸还在不停冒着火花,到处都是让人作呕的气味。

      正街繁华的商铺被大火烧空,一些没来的急离开的商队也被殃及,地上到处都能看到战斗中死去的人。

      但是,被狂气支配的战斗依然在继续,疯狂的人已然扭曲成了一种可怖的怪物。

      “杀!”达瓦一声低吼,他突然奔跑加速,手持弯刀偷袭科斯的半腰。

      科斯正被两个吐蕃密探缠斗,分神不得,这次偷袭达瓦等待多时,只要得手科斯必将遭受重创,。

      眼见弯刀已经抵近科斯腰间,仇天魁再一次出现。

      仇天魁在大火中血目怒瞪,御马冲锋,赶在达瓦之前陌刀刺了出去。

      刷的一声!

      达瓦防范不及,直接被漆黑陌刀刺穿了身体,旋即,仇天魁顶着惨叫的达瓦继续突刺,一直把他死死钉在地上前行,在地上留下一道恐怖的血痕。

      趁此际,科斯反打,几招之后解决掉了敌人结束战斗。

      科斯气喘吁吁,他冷酷的脸上全是汗渍,手持染血大剑沉默的看着仇天魁,视线最后落在了达瓦身上。

      达瓦是一个难缠的对手,倒不是因为他有多强,而是此人足够卑鄙无耻,惯用手段都是利用手下拖住科斯,然后才不停偷袭科斯。

      达瓦被钉在地上还没死,他握住仇天魁的陌刀,满嘴都是血迹,但他依然拿着弯刀挥舞,大吼问道:“你是谁?”

      达瓦还恐吓仇天魁,道:“你知道我们有多少人吗?敢跟我们作对你死定了”

      仇天魁俯视着达瓦,脸上的冰霜比万年雪山还要浓郁,恐怖的杀意让他面相如同地狱索命恶鬼一般。

      仇天魁无视达瓦的威胁,冷酷的动了动陌刀,顿时,达瓦惨叫不断,嘴中大口大口咳血,旋即,仇天魁单臂肌肉凸起,一用力,把达瓦临空挑了起来,悬在空中。

      “然,那又怎么样?”仇天魁道,深渊一样的瞳孔中毫无怜悯盯着垂死的达瓦,眼中全是熊熊燃烧的烈焰。烈焰中,对侵略者的恨意,对死难者悲哀,混杂在一起。

      “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不管你们来了多少人,我仇天魁都会把你们赶尽杀绝”仇天魁再道,语气冰冷彻骨,气息吞吐时似能看到九幽。

      垂死的达瓦看着这双眼睛,他突然心生恐惧,这个仇天魁让他想起了过去的事。

      一件被时间尘封的事,依然是吐谷浑战役,唐军中一个名叫仇天魁的男人如同彗星一般撞进了那个战场,一战成名。

      达瓦记得战友形容过仇天魁,说他是一个魔神,一个可怕的异类,如同一个不知疲倦的杀戮怪物,一人一刀一马就能跟一支军队鏖战一天一夜。

      一并还有一个称呼也被达瓦记起。

      “是你!”断气那一刻,达瓦目光忽明忽暗,用手指着仇天魁道:“狂刀营…你们居然又出现了!”

      话毕,达瓦头一偏气绝,被仇天魁挑在空中气绝身亡。

      “哼!”

      仇天魁冷哼了一声,陌刀一甩,啪嗒一声!达瓦的尸体被扔在了地上,如同一个破布麻袋一般,在地上扭曲成可怖的样子。

      旋即,仇天魁端坐马背上,目光与科斯碰撞在一起。

      几息之后,仇天魁俯首低头,尊重对科斯说道:“多谢!”

      立场?敌对?

      因为这场战斗中变得暧昧。

      仇天魁并非一个心胸狭义的人,他一路看到很多科斯这样的人,哪怕在路上他们相互搏命厮杀,但当这些人为了巴丝玛战斗的时候,仇天魁依然会出手相助。

      此乃大义!

      仇天魁心有大义,所以才能放下个人仇恨,与原本的敌人并肩作战。

      至于这件事之后,是不是依然敌对,仇天魁决定等到结束之后再说。当然,那时候如若彼此还要刀戎相见,仇天魁也绝不会手软。

      科斯微微点头,目送仇天魁继续赶赴下一个战场。

      “唐人吗?或许去一次长安也是不错!”科斯提着满是鲜血的大剑,嘴角露出了笑容,也消失在了现场。

      另一边。

      正街的战斗开始反转。

      颜西北的亲信跟一群江湖人抵挡住了吐蕃密探早期的疯狂进攻,慢慢开始了反攻,其中,也少不了部分边兵的帮忙。

      颜西北也战到力竭,他不得不战斗,所以看到形式逆转之后,颜西北决定休息片刻再战。

      满身大汗淋漓的颜西北拖着唐刀,走进了边兵驻扎地。

      边兵驻扎地是唯一一个没有被纵火的地方,毕竟这里驻扎了大量的军力,事发时颜西北他们又集结在一起,吐蕃密探根本没有机会。

      外面喊杀一片,里面黑漆漆,颜西北靠在大门位置,往最里面瞟了一眼。

      突然,颜西北看到了灯光,在那光芒中,一个人影出现,似乎正在做什么事。

      “谁?”颜西北心中疑问了一下,提着唐刀走向了灯光。

      颜西北还没注意到,战斗发生之后艾则孜就消失不见。

      紧接着,灯光消失,颜西北警惕的做好了战斗准备。

      一阵窸窸窣窣,重物撞击的声音之后,一个人满头大汗,抱着一个大木箱出现在颜西北视线里。

      “艾则孜?你在搞什么,为什么不去战斗!”颜西北大喝了一声。

      此人正是肥胖的艾则孜,他在颜西北的呵斥下吓了一大跳,手中的木箱嘭的一声落在地上。

      “颜朗将,你怎么会在这?”艾则孜语气不畅,目光乱动,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蹲下想把箱子捡起来。

      颜西北的目光死死盯着地上的箱子,箱子因为撞击,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

      黄金,白银,珠宝,满满一箱,重量怕是有好几十斤,都是艾则孜这些年不择手段在巴丝玛收刮的财物。

      这些东西在远处的火光下,一起散发着刺目光芒。

      “你这是什么意思?”颜西北道,他看着艾则孜捡起地上的金银财宝,不可置信。

      “没什么意思!”艾则孜依然在狡辩,他道:“我这些年攒了点积蓄,怕他们有失准备好好处理下”

      说着,艾则孜眼珠一转,笑道:“如果颜朗将想要的话,我们一人一半怎么样?”

      艾则孜极力掩饰,他像是被撞破了什么亏心事,想通过收买颜西北遮掩。

      颜西北的确爱财,但他分得清轻重缓急,见此举动,颜西北心中已经了然,他用唐刀指着艾则孜,怒斥道:“艾则孜,你这王八蛋想临阵脱逃,你当我傻吗?”

      巴丝玛还在燃烧,能战斗人都在保护巴丝玛,就连颜西北都战到力竭,艾则孜这个管理巴丝玛,新上任的大唐将官居然想携带财物跑路。

      艾则孜见事被颜西北撞破,挑明,慌张的说道:“颜朗将,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艾则孜还想狡辩。

      颜西北怒不可遏,举着唐刀,满脸凶相,怒气冲冲走向艾则孜,道:“少废话,你这混账东西,老子在前线拼死拼活,你居然敢背着我做这种事”

      “艾则孜,你知道吗?”

      “老子最恨你这种人,最恨敢背叛我的人,你今天这是在找死!”

      说罢,颜西北一刀砍向了艾则孜,艾则孜连忙扔掉木箱,举刀挡下这一击。

      颜西北双手握住刀柄,全力压了上去,将艾则孜压跪在了地上,旋即,颜西北怒视着艾则孜,道:“按大唐律,临阵脱逃者,战前降敌者,扰乱军纪通敌者,死!”

      艾则孜被压在地上,发怒的颜西北手拿唐刀,一点点抵近艾则孜脖子。

      不管在那个国家,不管在哪里,艾则孜这种行为都是战前逃兵,更何况还被颜西北撞破,颜西北当然不会放过他。

      脖子传来刺痛感,唐刀已经贴近艾则孜皮肤,龇牙咧嘴抵抗的艾则孜突然求生欲爆发,猛地一用力弹开颜西北的刀,在地上滚了一圈拉开距离。

      摸了一下脖子,艾则孜看到满手是血,他已知颜西北不会放过他,恶由胆边生,吼道:“颜西北,识时务的话你就不要阻拦我”

      “你也听到了,吐蕃这次大军来袭,你的同伴说去抵挡,可半天都没一点消息回来,说不定他们已经全军阵亡,吐蕃军队正在赶往巴丝玛的路上,你明白了吗?”

      艾则孜站起身,与颜西北对峙,手指着外面的大火,再道:“颜西北,巴丝玛已经完了,吐蕃军队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现在逃走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你要是放我走,这些财宝我分你一半”

      艾则孜还想蛊惑颜西北,说白了,王凯久去无音讯,巴丝玛的战斗没完没了,让艾则孜不看好未来。

      颜西北怒笑道:“走,你哪里都去不了了,巴丝玛如果真完了,你就跟我一起给巴丝玛陪葬”

      颜西北心里比谁都清楚,王凯他们真的全阵亡,他也绝对没有活路,如果他最后跟巴丝玛一起赴死,还能留下一个清白声誉,否则的话,颜西北为什么一早不跑。

      “那我只能杀了你再走!”艾则孜见颜西北心意已决,大叫着攻向颜西北。

      颜西北见样,道:“老子就算要死,也绝不会死在你这酒囊饭袋的废物手中!”

      “杀!”

      说罢,颜西北也杀了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