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戴乳罩出门倒垃圾

      厉玄音走后,厉苍茫发现离玄剑宗考核还有几天时间,顿时想到了傲无双,算好当初相遇的时间,马不停蹄的赶往他与傲无双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小镇。

      来到小镇上,离当初与无双见面的时间还有一日,傲无双应该还没来,厉苍茫找了一家客栈住下,等到第二天傍晚,厉苍茫意外在客栈中见到了一个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一个乔装女子。

      大黄疑问道:“她不是……”

      厉苍茫未语,看着那个女子进入客房之中,厉苍茫眼神微眯快步跟上,在女子欲关上房门时推门而入,只见女子见到厉苍茫后大惊失色,不知所措!

      厉苍茫有些失望的问道:“夏弦,春吟和冬韵没有跟你一起来吗?”

      乔装女子正是四大侍女之一的夏弦,夏弦当即跪下:“太子殿下恕罪,夏弦错了,不该丢下春吟姐姐和冬韵妹妹偷跑出来,夏弦知罪!”

      厉苍茫摇了摇头叹道:“我已不再是太子殿下,不用如此称呼我。罢了,五大宗门统辖天下各大宗门和修者,而玄剑宗是五大宗门之一,又正值玄剑宗考核招收弟子之日,你渴望一飞冲天摆脱侍女身份的心我理解,只因在你心中,我比不上一个玄剑宗,给予不了你想要的!”

      夏弦惶恐说道:“夏弦不敢!”

      厉苍茫微微摇头:“你起来吧!既然缘尽,从今天起,我给你自由,你不再是我的随身侍女,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厉苍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门,夏弦仍然跪伏着,良久,口中发出低吟笑声,她缓缓站了起来,她如愿的摆脱了侍女身份,她将参加玄剑宗考核,她相信以自己的天赋一定能加入玄剑宗,到时候,她成为了五宗弟子,高高在上,原本的宗门也会以自己为荣,曾经的太子也会对自己毕恭毕敬,春吟跟冬韵更会因为没有跟自己一起前来而后悔莫及……

      机会已经给了,可惜总有人看不清方向将它放弃,厉苍茫感慨,虽然不是真的自己,但是也继承了躯体以前的记忆,相处了近十年,终是比不过眼前虚妄一场,既然春吟未来,想必她已做出抉择,那便有了培养的价值!

      近夜,晚风微凉,小镇镇口,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蜷缩在一个墙角旁正欲入睡,突然警觉起来,感觉到高手靠近顿时站起身来戒备的看向来人。

      只见来人一身白色锦绣华袍,年龄约莫十六七岁,模样俊逸非常,丹元人关境界,旁边还跟着一条大黄狗,正是厉苍茫和大黄!

      只见厉苍茫眼神温柔,轻声说道:“无双!”

      这个乞丐正是前世单恋厉苍茫,最后用自己的生命救了厉苍茫挚爱虞仙儿的第一山之主傲群伦之女傲无双!

      只见傲无双一惊,上下打量着厉苍茫,问道:“你是谁,为何会知道我的名字?我确定我没有见过你!”

      厉苍茫也有点奇怪,前世的傲无双不是对自己一见钟情吗?这次的态度怎么有些不一样!

      厉苍茫认真说道:“无双,我知道你不记得我了,但是我可以让你想起我来,只要你吃下这片花瓣,你什么都想起来了!”

      说完厉苍茫将回溯之花的花瓣拿了出来,递给了傲无双。

      傲无双接过花瓣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花的花瓣,为什么还在发光?”

      厉苍茫说道:“这是回溯之花,是一段时光曾经存在的佐证。只要你吃下它,你就会想起前世的一切!”

      傲无双看着手中的花瓣,好奇的问道:“前世?那前世我们很熟吗?我们是怎么认识的?我们的关系真的很好吗?”

      厉苍茫耐心的解释着:“前世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在这里,那时我被人追杀,你替我解了围,然后我们成为了朋友,后来我们一起平天陨叛乱,诛合神,在我被五宗追杀的时候你帮助我,不离不弃的带着我逃离追杀,在南海绿竹岛的那两年时光中你陪着我,你说那是你最开心的两年,你还在那收了一个变异蟒族小弟……在魔族入侵时你毅然决然的与我并肩作战……”

      傲无双不觉听的有些呆了,前世的故事犹如梦幻般,这一切是否真的发生过?吃了这个花瓣就能记起前世的一切?将手中花瓣慢慢的放在嘴边,在厉苍茫激动的注视下……

      “呼!”

      回溯之花的花瓣被傲无双吹开,在厉苍茫惊愕的目光中消散在空中!

      傲无双捧腹大笑:“小样,你这伎俩姑奶奶早就用过了,你以为我会相信吗?想追我,你怕是要多费些心思了。唉,差点忘了,还有正事没办,虽然你挺逗,还是后会有期吧!”

      看着傲无双消失离开,厉苍茫懵逼了,大黄眼角余光撇了过来说道:“嗯!确实有些拙劣,连老祖我都不会上当!”

      厉苍茫挠了挠头说道:“没道理啊,前世明明是无双在这对我一见钟情,到底哪里出错了?难道是我这一世变得更年轻了?奇怪!”

      大黄摇了摇头:“细节决定态度,你肯定是漏掉什么细节,或者是你如此搭讪让她对你产生了反感!”

      厉苍茫回忆着前世与傲无双第一见面的情形:“当时她正蜷缩在墙角呼呼大睡,而我将身上的衣袍披在了她的身上,接着便是杀手到来她替我解围,杀手,衣袍,对了,是我披在她身上的衣袍!无双曾经对我说过,世人会因为眼中所见到的污秽和身份对你不怀好意产生厌恶,原本她以为世间之人皆是如此,直到遇见了我!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我为她披上了那件衣袍,因为她是又脏又臭的乞儿,她一直以来看到的都是世人对她的恶意,她习惯了这个恶意,但是她又希望能够有人打破这个恶意,所以她一直装扮成乞丐,直到我为她披上了那件干净的衣袍!”

      大黄点了点头:“应该是如此,不过她对你产生了提防,怕是你连靠近她都难,更别说为她披件衣服了,她不信任你便不会吃下回溯之花!”

      厉苍茫怅然道:“以后见面再说吧,正事要紧,先搞定玄剑宗,顺利掌握南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