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歌

      蓝子墨也借此看到了其他方向的战斗结果,完全是惨不忍睹,血液迸发、断肢横飞。各种各样的惨叫声从四面八方传来,阵阵流光不断闪烁,各种法术不停的释放,在天空和大地上炸出一个又一个空洞。

      “呕~”看到这些,蓝子墨整个人的不好了,趴在地上,胃里的汁液顿时逆流而上,从口中喷吐而出。

      在他的身边,又有一群黑毛饿狼集聚而来,像他露出了那锋利獠牙和尖锐的利爪。

      那名女子不断挥舞手中的重剑,重剑带起尘土和风刃,在狼群中穿梭,一时间,血液和断肢到处横飞,身边传来了一阵阵狼嚎的惨叫。

      好一会,蓝子墨才缓过来,蓝银草缠绕在双手,可在抬头的一瞬间,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孤狼朝他咬了过来。

      下一刻红色光芒一闪,蓝子墨就处在了空中,握紧手中的蓝银霸王枪,向地上刺了下去。

      而那只偷袭失败的孤狼也被蓝子墨遗留火圈缠上,它那刚落地的脚下,带着火焰的蓝银草窜出,缠住它的四肢,一道蓝光从他的头顶穿刺而下。

      连声音都没能发出的孤狼,被刚落地的蓝子墨用手中的长枪别住,向周围横扫而过,枪头上带着火焰的躯体,重重的撞击在了周围朝他围过来的狼群。

      将长枪从尸体抽出,蓝子墨左手向四周一挥,蓝色的花瓣再次纷飞,手指掐诀。

      “折纸秘术,雷电流光!”

      “嗞~”一道电光在花瓣上闪过,迸发出的电流瞬间连接上了附近的花瓣,电光奔腾之下,迅速链接上了所有的花瓣,爆发出强烈雷电,以每个花瓣为节点,组成了一张强烈的电网,流光闪烁,给他周围的狼群带来麻痹与痛苦,哀嚎连连。

      当电光消失时,站立僵直的野狼全都倒在了地上。但一道破空之声响起,一个尾部牵着锁链的黑色流星锤迎面朝蓝子墨砸了过来。

      “当~”那流星锤就碰撞到了蓝子墨右手的圆盾之上,将蓝子墨击飞而出。

      蓝子墨立刻抬手,将蓝银霸王枪倒立而下,插在地上,整个身子靠着蓝银霸王枪,在地上硬是拉出一道数米长的裂痕,才停了下来,稳住身形。

      抬起右手,感觉到手中传来的麻刺感,看来短时间内右手是握不住东西了。

      抬头望去,那是一头数米高大,肥硕的棕毛野猪驮着一个披着兽皮的健壮男子,在不远处,那男子的双手上,一手提升流星锤的锤头,一手捏着锁链,那眼神里充满着看待猎物杀机。

      蓝子墨立刻运转魂力,流向于左手的蓝银霸王枪枪身之上,点亮了枪头和枪尾的两个符文。

      “嗞~轰~”雷电于枪头迸发,火焰带着气浪在枪尾燃烧,而漂浮在蓝子墨身旁的两个黄色的魂环化作金光附着于分别他的双腿之上,一双腿甲浮现,红色和金色相交,燃烧着熊熊烈火。

      那男子健壮,驱使着身下的野猪,向蓝子墨猛冲过来,手臂一提,手腕一拉,那黑色流星锤就朝蓝子墨崩腾而来。

      在快要碰到蓝子墨的时候,金色光芒闪烁,没有想象中的撞击感,流星锤落到了空处,感觉到不对的他,立刻拽进手中的缰绳,装身形,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把蓝色的长枪。

      “叮~哐啷!”枪身穿过锁链,带起一阵哐啷声,枪尾之后的火焰喷发,带着强重冲力,将他从野猪身上击落。

      但是竟然能来到这里,可能都不是什么平常人。那男子在落下来的一瞬间,一个翻滚便调整好了身形。

      “折纸秘术,枪骑兵!”

      那人一抬头就是两把蓝色长枪飞来,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做出防御姿势。

      下一刻,他竟然直接伸出双手,捏住了两把枪的枪杆,身体旋转一周,手中的长枪就一一个奇怪的角度飞了出去,落到了远处,深深地插在地上,身上的兽皮也掉落在地上。

      但当他再转过身时,一片蓝色的花瓣飘落,抬头向天空看去,他已经被这蓝色的花瓣包围住了。

      “折纸秘术,飞花焰!”

      一声令下,所有的花瓣都爆发出蓝色的火焰,下一刻所有的火焰仿佛都连在了一起。

      “轰!”一时间,烟雾弥漫,爆炸产生的风浪,掀起尘土飞扬,夹杂着一丝血腥味。

      蓝子墨站在不远处,看着这爆炸的中心,手中的蓝银霸王枪枪尖斜倒,立于地面,双脚上的退铠微光凝聚,盯着眼前,可以做到一出现任何变化,能及时做出反应。

      “真是不错啊!要是我的儿子能有你这样的意识,那可就什么都不愁了。”

      一个粗壮的声音响起,只见那火光之中,走出一道人影,他的皮肤全都被泥土覆盖住,爆炸的高温之下,让这些泥土硬化,变成了一幅铠甲,护住了他。他没走动一步就有一些灰尘土块落下,露出那早已泛红还冒着热气的皮肤。

      当他完全走出来后,双手握拳于胸前一锤,一股无形的气势猛然迸发,背后升腾的气焰中仿佛能看到一个立于部落的首领,正严肃以待。

      “哼~哼~唧~”那是他的那个野猪的坐骑,传来的声音。随后只见一个,黑影从背后走出,正是他那之前的坐骑。

      “娃娃,你叫什么?”

      蓝子墨警惕的看着他,道:“蓝子墨。”

      “蓝子墨,很好听的名字,东方国家的姓氏。我叫衡琰·鹰,接下来就是一招定胜负了。准备好了吗?”那男子说完,半身下蹲,弓步,一股土褐色的气流从他的脚下升起,凝聚与双手之上,一块块土石岩甲遍布与双手。

      蓝子墨亦赫然对峙,蓝银霸王枪微微震鸣,蓝银草顺着手臂缠绕覆盖其上,红色的火焰顿时绽放与枪头之上,整个枪身都有雷电炸响。

      双方就这么互相对持着,蓄取空中那点绵薄之力,远处的天空之中,双方的主神黑球已经分开,但下一刻,再次向对方冲了过去。

      “轰!”这一次的剧烈撞击,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有凶猛,一黑球的接点为中心,向外迸发出一道道狰狞的裂缝,蔓延在了双方的主神黑球上,只不过我方主神黑球上的裂缝范围更大一些,看着就快要占据半个黑球了,可能再来两次,就会完全破碎。

      而这次的碰撞,掀起的不仅仅是风浪,整个大地都在剧烈的颤抖。

      当抖动结束的瞬间,蓝子墨和那叫衡琰·鹰的人,同时冲出,力道之大,将脚下的大地都踏出一道裂痕。

      脚踏鬼影迷踪,火焰从中而生,雷电与火相交,一点枪芒对立!

      “嗖!”

      长枪奔射而出,于空中与那一拳岩甲碰撞。

      “咔吱~咝~”枪刃与岩甲摩擦,金铁与山岩碰撞,嚓出耀眼的火花与刺耳的声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