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黑人的人妻浅井舞香

      “我怎么回来的?”周闲鱼迷糊中醒来看着自己躺在床上,记忆还没有连接上。

      “难道师傅知道我的秘密了?”

      “应该是知道了吧!要不然我怎么会躺在这里!我应该是躺在小树林或者被当成尸体扔出去了?”

      周闲鱼想到老道士已经知道自己的秘密,这时候周闲鱼才想到老道士可是和村里的村民不一样的存在!

      吱的一声推门声在周闲鱼的耳边响起。

      “你醒了?或者说你活了?”老道士摸着胡须笑吟吟的推门走进来。

      周闲鱼看着笑吟吟的老道士此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你就算知道了,当做不知道的不行么?就当做彼此的秘密!非要给道破了……

      “是啊!又活过来了!”周闲鱼将自己靠在床头看着老道士说道。

      既然老道士这般问了,周闲鱼也没有打算继续装莽!干脆的直接摊牌来的实在!这样以后行事也是方便很多,而且老道士既然早就知道了!但是一直到今天才挑明,应该也是并无恶意的……周闲鱼只能这般想着。

      老道士也是没有想到周闲鱼回答的这么干脆,回答完了就跟一条咸鱼一样的靠在床上!

      “你这是特殊体质?”老道士看着周闲鱼问道。

      “不知道!”周闲鱼对着老道士露出一个笑容回答道。

      看着那直接表明不想回答的周闲鱼,老道士只是眼神稍微一疑,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

      “以后你最好在摇光峰死!不要让别人知道了!”老道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背对着周闲鱼说道。

      “好的!师傅~”

      周闲鱼对着老道士的背影遥遥的点头说道。

      站在窗边的老道士没回头看周闲鱼,但是背对着周闲鱼的脸上却也是露出满意的笑容,一声师傅就足够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有!他也应该允许有!

      “你休息一下,然后准备起来吃饭吧!明日,我教你修炼!”老道士连身子都没有转过来,直接往门外的方向走去。

      周闲鱼看着背对自己的老道士,脸上的笑容有如释重负!也有独属于17岁少年的童真……

      秘密不在于分享,但是也不在于掩藏!

      有人知道,有时候比自己一个人知道要来的轻松的多!

      “师傅,你终于要教我修炼了?”周闲鱼不在想别的事情,反正是对老道士所说的修炼满怀期待!

      作为一个中国人,谁不对传说中神话感兴趣!那潇洒无比的仙?那气吞山河的妖?那快意恩仇的魔……

      第二天,一大早周闲鱼就早早的守在老道士日常打坐的房间外面,昨天可是激动的差不多一夜没有睡!

      “师傅,早!”周闲鱼看看远处慢悠悠的往这里赶来的老道士,还隔着很远都在恭敬的弯腰问候。

      老道士看着周闲鱼老早的就在此处等着,那也是一点都不意外!想当初,自己不也是和他这般么……

      “闲鱼进来吧!”老道士微笑的对着周闲鱼点点头,就径直往房间里面走去。

      周闲鱼跟着老道士的步伐,很是开心的往房间里面赶去,看着老道士已然是早早的就盘腿坐在那里。

      “闲鱼,你也坐下!”老道士眼神示意周闲鱼在自己身前不远处坐下。

      周闲鱼老老实实的老道士的前面学着老道士的样子盘腿坐下,然后抬着头看着对面的老道士,等着他传授修炼之法!

      “闲鱼,今日你就随老道我在此打坐2个时辰!”老道士看着周闲鱼已经坐好,然后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本经书交给周闲鱼说道。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修炼功法?”周闲鱼看着老道士递过来的经书,急忙双手接过并在心中想道。

      “《冲虚经》!”周闲鱼拿在手中看着经书的名字,低沉着声音念叨出来。

      看这个名字就知道是了不得的修炼功法,一定很厉害!周闲鱼急忙翻开经书!毕竟两世为人的自己可是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修炼功法!

      “这是修炼功法?”周闲鱼略显呆泄的看着老道士问道。

      “不是!就是经书而已!谁告诉你是修炼之法了?”老道士看着周闲鱼淡淡的说道。

      “师傅,不是说今日教我修炼的么?”周闲鱼弱弱的问道。

      “这就是在教你修炼!你今日就随为师在此打坐2个时辰!看着为师交给你的经书!”老道士一边闭目一边说道。

      这不是我想象中的修炼!

      周闲鱼看着已经闭目不说话的老道士,也只能无奈的撇撇嘴,老老实实的翻看着经书学着老道士的样子打坐!

      古老拗口的经书念叨起来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周闲鱼与其说是在打坐还不如说是在坐着看经书或者说背经书……

      “系统爸爸,这是修炼么?”周闲鱼感觉自己要打瞌睡了,在继续这么念叨下去的话,百无聊赖的在脑海中问着自己的系统爸爸。

      “不是!”系统爸爸机械的声音回答道。

      “那这个对修炼有什么用处么?”周闲鱼问着系统。

      “有!可以让宿主更专一的打坐静修!”系统机械的回道。

      周闲鱼听到系统说有用,也就慢慢的静下心来按照老道士的要求背诵着手中的经书!

      “好了!今日就到此吧!”老道士的声音在周闲鱼的耳边响起。

      “嗯嗯~完了?”周闲鱼迷糊的抬头看着老道士疑惑的问道。

      “嗯!完了!”老道士看着周闲鱼那差不多都睡着的样子,笑盈盈的说道。

      “我擦!我都要睡着了!没有好好按照你的要求做事!你这笑盈盈的看着我是几个意思?”周闲鱼看着笑盈盈的老道士突然感觉背脊发凉。

      “这个师傅,我不是故意睡着的……”周闲鱼本着先承认错误,后为错误买账的想法,很是老实的主动承认。

      “好了!吃饭去吧~”老道士没有搭理周闲鱼的认错,径直的就往门外走去。

      周闲鱼看着远去的老道士,对于自己没有受到惩罚的事情,也是直接扔一边!然后,屁颠颠的跟着老道士去吃饭了!

      此时,一朵天上的云层中突然传出一道声音!

      “昨日是谁安排动手的?”一个略显威严的声音问道。

      “不是我!”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回道。

      “不是我!”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回道。

      “你们认为是我?”一个略带尖锐的声音回道。

      一个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声音在这处云层中交汇传荡!

      “难道不是你?”那懒洋洋声音的主人说道。

      “她应该是你的人吧!”一个阴沉的声音阴恻恻的说道。

      “他来无极道宗还没有几日,就算想要动手也不会这般仓促的动手!所以并不是我安排的!”这时候那尖锐声音平静的说道。

      “是不是你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已经感觉到异样了!要不然怎么会那么早就出现在那里?”威严的声音说道。

      “今日叫你们前来,只是想要让你们别在打草惊蛇了!”威严的声音继续说道。

      “一次的失误就够了!我不想看到第二次失误,下次,一定要绝杀!”威严的声音充满杀伐的说道。

      “已经打草精蛇了,绝杀?他以后只会更加小心的!”那懒洋洋的声音说道。

      “说不定是故意的呢?故意打草好惊蛇!”那阴沉的声音继续阴恻恻的说道。

      “你们这是在怪我?”那尖锐声更是尖锐的说道。

      “好了!别吵了!”威严的声音打断争吵声。

      “我们想要的是他手中的握着的东西!你们既然都想要就给我老实点!在出现这样的事情,必然会惊扰到他!”那威严的声音继续说道。

      “那东西本来就是我们宗门共有的!凭什么就被他一脉握在手中!”那尖锐声说道。

      “参与这件事的人,都是为了那东西而来!别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惹人心烦!”阴沉的声音说道。

      “那东西是别人祖师靠本事夺的……”懒洋洋的声音也适时出声道。

      “哼!是他靠本事夺的!然后才会祸及我们……”那中气十足的声音说道。

      “祖师是一个祸害!他也是!就算是那小子看着也不是什么好人……”那尖锐的声音说道。

      “好了!散了吧!与其在这里争这些有的没的,还是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那威严的声音说完就消失无踪。

      “散了?散了……”那懒洋洋的声音也是说了一句就消失无踪。

      “哼~”阴恻恻的声音很是不满的冷哼一声也是消失在云层中。

      “都不是什么好人……”那尖锐的声音在云层中低声唠叨一句也是消失无踪。

      不一会,这片云层就安静下来!仿佛从来没有出现刚才的一幕一样!那云层也缓缓的消散在天空中,仿佛是它承受了别的云层无法承受的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