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床震

      两人交纳完保证金后,成功通过门禁。

      沿着走廊走了一阵,穿过一扇张贴着海报的玻璃门,进入一个宽阔高档的大厅。

      这里就是拍卖大厅了。

      此时,里面已经来了不少人了,除了少部分是过来开眼界的无事之人以外,大都是竞买人。

      “哟,老林,好久不见啊。”林盛忽然被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给叫住。

      “你是……孙尧?”林盛怔了怔。

      “哈哈,是我是我,这么多年没见,记不得我了吧?”叫孙尧的男子哈哈一笑。

      林盛也笑道:“是有些年没见了,不过,你这变化也太大了,我记得当初见你的时候,你还吨位三百多呢,现在居然这么瘦了?”

      孙尧笑容依旧,拍了拍自己的肚皮,“我之前确实有点胖,后来感觉自己快不行了,被逼去减肥了,前前后后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终于减下来了,甩掉了一百多斤的肥肉。”

      “厉害厉害。”林盛将目光投向孙尧身侧的一名举着手机拍摄的姑娘,问道:“这是你女朋友?”

      孙尧摇了摇头,“不是,她叫小水溪,斗鱼的一名主播,我没事儿的时候爱在斗鱼看直播消遣,就认识她了,之前答应她带她来见世面,今天正好有空,就带她来参加下拍卖会。”

      女主播小水溪眨了眨眼睛,笑着道:“你们好啊。”

      说着,目光却落在了陈放的身上,发现这家伙长得好帅。

      她的直播间里,观众不算少,摄像头拍到陈放之后,一个个醋意十足。

      “旁边那个穿黑衣服的男的好几把帅。”

      “呵呵,这也算帅?楼上眼睛怕不是歪的吧。”

      “一看就是流水线出来的,肯定整过。”

      “你们就不懂了,现在的小女生就喜欢这款。”

      陈放这边,也是瞅了瞅小水溪,发现这女主播长得有点熟悉。

      回忆了下,从记忆里找出了与她对应的画面。

      这不是就是自己每次点入斗鱼APP的时候,斗鱼系统几乎每次都主动给他推荐的那位女主播吗?

      陈放基本上每次打开斗鱼,只要她在直播,都可以看到她挂在前两位,也算是比较有缘了。

      不过,陈放好几次点入她的直播间看了看,发现这女主播等级虽然不低,足有80多级了,勉强算是个大主播,但颜值却一般般。

      于是,就没打她的主意。

      可今天一瞧,他发现她好像长得挺不错的嘛,眼睛大大的,看样子应该拉过线,鼻子也高挺高挺的,不知道有没有整过。

      除此之外,她的脸型非常漂亮,有点像是年轻时候的一位港星,下颌骨有一定的角度,下巴坡度平缓,虽然是瓜子脸,但却不是那种流水线出来的锥子形状。

      比较之下,比之前在直播里看到的时候好多了,与安幼甜的问题差不多,不是很上镜,但现实中却还不错。

      但她没安幼甜漂亮,身材也比安幼甜差了些,以陈放的眼光看,应该算是T2+级别的美女,距离T1级别还差了点,但差的不多。

      这种姑娘,还是能让陈放提起一些兴趣的。

      不过,大庭广众之下,脸还是要的,回头再看看私下里能不能勾搭下。

      能的话固然不错,不能就算了。

      孙尧看向陈放,“老林,这位是你朋友?”

      林盛道:“这是我一个老弟,陈放,我们今天约着来现场看看,你呢?”

      “我也来看看。”孙尧压低声音,“老林你是搞药材的吧,是不是冲着那株野山参来的?”

      “你猜。”林盛眉头一挑,笑而不语。

      孙尧指了指他,一副我看穿了你的样子,“肯定是,你丫的骗不了我,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出手,这次看中这株野山参的人可不少,而且,我也是冲着它来的,你那点家底,不够看。”

      林盛皱了皱眉,面露不悦之色:“你瞧不起谁呢?”

      孙尧轻笑:“我好好和你说话呢,你不听算了,反正那株野山参,我是抱着志在必得的心思来的,可不会因为咱俩是朋友就让你分毫。”

      林盛不爽道:“谁怕谁啊,那咱俩就碰一碰,比比谁腰杆子更硬!”

      孙尧:“你肯定输!”

      “哼!老弟,我们走,不理这个家伙了。”

      说罢,林盛有些生气地招呼陈放离开。

      小水溪在一旁道:“尧哥,你朋友好像生气了……”

      孙尧看着林盛的背影,笑道:“以前在一起玩的时候,他没少损我,不过实际上就是个臭弟弟,二货一个,不用管他。”

      “哦。”小水溪应了一声,讪讪一笑。

      不远处,林盛和陈放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阴测测地笑道:“老弟,这次咱们可有好戏看了。”

      陈放:“林哥你指的是什么?”

      林盛:“你可别跟我装啊,我不信你刚才看不出来我是故意套那个姓孙的话。”

      陈放一笑:“好吧,确实看出来了,不过,他是做什么的?”

      林盛看了眼四周,小声说:“孙尧那家伙,自己实际上就是个草包,但他爸和我做一行生意的,圈子也比我大,主要活动于北方地区,家里的资产少说也有十位数。”

      “十位数,啧啧,这可是十亿以上的家产了,没看出来。”陈放道。

      林盛道:“他爸也是运气好,赶上了时代,然后才做大了,我现在就没那么好的运气咯。

      不过,嘿,孙尧这货憨得很,这次他既然是冲着那株野山参来的,那咱们就得好好宰一宰他了。

      没道理说有人把头伸到咱们的镰刀下了,咱们不割他一刀的道理。”

      陈放:“拍卖方没有公布林哥你的信息吗?”

      林盛点头:“没有,我和他们签了保密协议,在拍卖会结束的两天后,他们才会披露有关我的信息和资料。

      现在拍卖会还没开始呢,大多数人只知道拍卖会上有一株500年的鲜野山参即将流出,但不知道具体是从谁手里流出来的。

      所以,现在这个拍卖场上,除了主办方的负责人,就连拍卖师都不可能知道我们的身份。

      我刚刚才让你交纳了100万的保证金,就是为了在接下来的拍卖中‘抬抬杠’,‘拱拱火’,意思你应该是明白的吧?”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