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春晚刘谦魔术揭秘

      决定先去超市买礼物,不等了。

      顾向北想好之后,趁雨小点了赶紧跑去超市。

      堵在门口的那些群众见了顾向北,不自觉地纷纷避让。原因是顾向北浑身湿透了,谁也不想他把一身的湿染在他们的衣服上。所以这一次顾向北非常顺利,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超市。

      外面的雨还在下,虽然小点了,但还是如此的凶猛,没完没了。

      南边的天际再次响起刺耳的炸雷声。好像战场上的大炮轰鸣。总之没有太大的差别。

      费了半天劲购得两样比较适合中老年消费的补品。品种和牌子不一样,价格差不多,都在一百元之内。再说顾向北也觉得自己没多余的钱贴进去。罗碧灵就给了他一百元。那么他也得买相同价钱的礼物吧。不然买贵了超过罗碧灵的预期了,罗碧灵会感到很没面子的。惹定董事长不高兴的事情,反正他顾向北绝对做不出来。

      别看顾向北平常看起来脑子简单,到了关键时候,还是懂得拿捏分寸的。

      外面的雨终于停下来了。可天上并未雨消云散,还是那么阴沉沉的让人感觉憋闷得要死。顾向北就在心里揣测,这雨只怕停不了一会儿。再下起来只怕比刚才还大还凶猛。

      必须趁此机会返回医院,把买得的礼物如数交到罗碧灵的手上,然后和罗碧灵一起去看望李丙成叔叔。不经意中,顾向北忽然产生一种奇怪的念头。

      有机会随罗碧灵大美女一道拧着礼品去探视李丙成,将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情。

      带着如此思绪赶回医院,顾向北反正是一身轻松。

      不料经过玫瑰苑酒店门口时,意外地发现苏荣开车从外面回酒店。

      苏荣在驾驶室看见了顾向北,哧溜一声把车停在他面前,堵住了他的去路。

      顾向北认识苏荣,还因为李小妹差点误会了苏荣,对苏荣的印象特别深刻。

      苏荣也一样对顾向北的印象非常深刻。

      “苏老板,你好。还住在玫瑰苑呢。”

      顾向北嘿嘿笑着跟苏荣搭讪,话语里夹带着讽刺苏荣的味道。

      苏荣打开车门道:“小顾,是你啊。我差点没认出来。怎么,淋雨了。浑身那么湿呢。随我进酒店换身行头吧。这样穿着湿衣服去医院见翠莲妹子,多不合适啊。”

      顾向北愣了一下,问:“苏老板,你怎么知道我老婆住院了。”

      苏荣一脸得意的表情:“我是谁,我是生意人。生意人在社会上有着纵深的关系网。我不但知道翠莲妹子生病住院了,还知道小妹生病住院了。我刚去医院看过她们两呢。”

      顾向北:“多谢苏老板了。告辞。”

      “哎,别走。我有事找你商量。不换行头也行,随我进酒店洗个澡总可以吧,我想办法把你的湿衣服烘干。”

      苏荣边说边把轿车开到一旁停下,下车喊顾向北进酒店。

      下了这么大的雨,酒店门口见不到一个人。一个保安在前台跟一个美女说话。

      那美女时不时抬头盯着门口,好像在和苏荣打什么眼色。

      顾向北想拒绝,岂料苏荣是个诚实的商人,说到必须做到,跑上来拽住顾向北的胳膊,生拉硬扯地把他拉进了酒店。顾向北力气大,想挣脱,不料苏荣的力气比他还大,没办法了。

      前台美女看着苏荣问:“苏老板,你回来了。这位谁呀。”

      苏荣道:“哦,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槐花胡同麻柳街的顾向北先生。”

      “顾先生你好。欢迎光临。”

      美女站起来,一脸谄笑地跟顾向北打招呼。

      顾向北脸红红地点头答应一声,就被苏荣强拉里面去了。

      “苏老板,我又不是女人,你对我用强有意思吗?”

      来到酒店二楼的走廊上,顾向北看看没有人,忍不住嚷嚷起来。

      苏荣放开他道:“小顾你也别误会,我真是一番好心,请你别理解错了。再说我也是受人之托,你别怪我。到时候你就会明白的。”

      顾向北终于听出了苏荣的言外之音,愣了一下。心里十分好奇,既然苏荣说他这么做是受人之托没有办法,那也就是说他是在帮别人做事。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不可能是自己妻子刘翠莲。李槐花或者是罗碧灵。也无这个可能。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李小妹了。

      对,绝对是李小妹让苏荣这么干的。李小妹对他百分百有好感了。

      想起李小妹第一天回来就被他遇见,还差点误会苏荣跟李小妹有不正当的关系。从那一刻开始,顾向北就对李小妹萌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也是从那一刻开始,顾向北发现李小妹看他的眼神和跟他说话的语气,特别的不一样。

      苏荣带他来到二楼的一个套房。顾向北不禁被房间里的布置和摆设迷住了。

      布置精美,装饰优雅。家具都是最好的实木构造。透着古色古色的气息。堪比皇室。

      苏荣说道:“小顾,你随便坐,我去放洗澡水,待会你去洗澡,湿衣服脱下来交给我,我拿去帮你烘干。放心,没有人进来。”

      顾向北好像觉得自己走不掉了,说道:“我能给我老婆打个电话吗?”

      苏荣道:“请便。其实不瞒你,翠莲妹子已经知道了。我上楼的时候,已经给小妹发过信息了。把你淋雨的情况跟她说了。小妹已经告诉翠莲妹子了。”

      “啊,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顾向北十分反感。如果这事搞不好让妻子误会了,那么他也就活到头了。

      苏荣:“现在告诉你也行啊。不信你打电话问问翠莲妹子。”

      顾向北:“苏老板口口声声叫我妻子翠莲妹子,不会对我老婆有意思吧。”

      这是试探性问话,他对苏荣就是不放心。决定从此往后盯紧苏荣,只要苏荣一日不离开小镇,他就得提高警惕,防止苏荣贼心不死挖他的墙角。

      他对妻子情深意重,把妻子看成了后半生唯一的依靠,没有妻子刘翠莲,他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活了。所以这件事大意不得。

      苏荣给他倒了一杯茶过来,笑笑放在沙发旁的茶几上,然后跑去浴室放热水。

      顾向北赶紧跑到门口,拿出手机给妻子打电话。

      结果正如苏荣说的那样,李小妹已经把他遭遇大雷雨浑身淋湿的情况告诉刘翠莲了。刘翠莲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同意苏荣带顾向北去酒店洗澡换衣服。

      这是顾向北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妻子什么时候变得大度了?难道就不怕苏荣带他来酒店另有目的,比如花钱找一个美女拉他下水等等。

      “小顾,给翠莲妹子打电话了。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赶紧的喝口热茶洗澡。我帮你放好洗澡水了。男子汉做事爽快点,别让老子看不起你。”

      顾向北心想既然妻子对此没有意见,那就豁出去了。

      他倒要看看李小妹和苏荣想玩什么花样。还就不信了。有人能降得了他顾向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