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图片

      夜幕无边,灯光阑珊,打工人准备归家。

      一天的忙碌,徐飞并没有感到太多的疲惫。

      最近两天来,身体总有一种血气翻涌的感觉,精力好地出奇,看远处的东西也变得极为清晰。

      要知道原主还先就有轻微近视,这会儿,徐飞觉得自己的眼睛能穿透黑夜。

      “看啥呢?这黑灯瞎火的,可没什么美女可看,再说看到了你也看不清啊。”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徐飞回头看到了美女投顾孟颖,对方最近工作也挺晚的。

      “孟老师好。”徐飞伸手一指,笑道,“那倒未必,虽然黑夜漫漫,但募然回首,那美女却在灯火阑珊处。”

      “年纪不大,还挺文艺的吗?”孟颖当然听出来,对方这在夸自己,“在这里等人吗?”

      “对啊,老王这胖子动作太慢,都已经过五分钟了,竟然还没出来。”徐飞习惯性地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

      这表是个小众品牌帝瑞皓星系列,昨天看在街上看到打折就买了,花了小两万,前世带手表的习惯,一时还真改不了。

      对比那时的百达翡丽全球限量款,现在手上这表完全是超低配,徐飞也没在意。

      “你这表……”孟颖眼尖认了出来,“好像是帝瑞表。”

      “山寨的,据说华强北市场里的卖出来的,不到二百五。我觉得好看就买了。”徐飞掩饰道,心说这不是小众品牌吗?应该认识的人不多吧?

      “呵呵,帝瑞是我挺喜欢的品牌,特别是这个皓星系列不张扬,有内涵。”孟颖左手就戴着一块帝瑞女表,只是没想过这个时候展示出来。

      “哦,对了,你不用等王博了,因为我跟他们一起下来的,看到你们部门几个人都去地下停车场了,都坐查文强的车去了。”孟颖想起了一件事来。

      “靠,这帮家伙竟然把我给孤立了,不用说,肯定是林小敏的主意。”徐飞第一时间就想到这个心胸狭窄的林妹妹来。

      “你得罪她了吧?”孟颖笑道。

      办公室中聊天打趣必不可少,今天老司机不小心做了妹纸的飞机场坡度的学术研究,林妹妹听后就一句话也没说,不知道是自卑呢……还是自卑吧。

      “女人啊,果然是不能得罪的动物。”徐飞对于林妹妹的所作所为只能独自承受。

      “孟老师不打车吗?”徐飞看到孟颖没有走向路边停着的空的士,问了一句。

      “对啊,原来加班晚的话,都是我阿姨会开车来接我,但今天她感冒了,我就没让她来接。”孟颖伸伸腰,又拍了拍腿道,“我今天准备走回去,你呢?”

      “我?”徐飞最近总觉得自己精力有些过剩,就约了老王今天也一起走回家,没想到,老王弃他而去,“我也是环保出行,11路的那种。孟老师,住哪里的啊?”

      “城西的御景园啊。”孟颖回答道。

      “我也住城西,离你那地方不远。”徐飞想到对方说的那个御景园,是城区内少有的排屋别墅小区,房价早就超过了10万每平,这妹纸原来是个富家女啊。

      “那一起走吧,由你在,我还有分外有安全感。”孟颖很自然地道。

      徐飞当然答应了。

      诸夏全国是禁枪的,而且对部分刀具也是管制的,一直是全球最安全的国家之一。

      而钱塘市又是东南沿海的经济重镇,城市安全方面当然做得很出色,还一度被评选为全国年度最幸福的城市。

      两人行走在路上,昏黄的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

      徐飞并没有并排跟对方走,而是落了半步在后面,保持了适当的同事距离。

      “花园路驻点效果怎么样?我听说那边的理财产品卖得挺火的,都上了全市金融系统的行业通报。”孟颖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还行吧,银行理财嘛,只要利息高肯定有人买。”徐飞说完后,就想起看到的那个保险条款,把保险合同当理财卖,时效性方面很容易出现问题,他有种预感,迟早要出事。

      “小徐,今天看到一个李大嘴的研究报告,挺有趣的。他说未来股市会经历三重底部,3000点的处女底,2800点的婴儿底,2600点的钻石底。”孟颖边说边笑道。

      “我记得上半年这家伙还说3200点是金刚葫芦娃底。”徐飞也对这位金融网红有所耳闻,“但是,就在喊出这个底部名称的那天下午,指数就破位,打脸来得不要太快哦。”

      资本市场不缺少哗众取宠的人,而这些人多会被现实打脸。

      空谈误股,实干涨停一直是游资总舵主徐飞的座右铭。

      “上次跟你讨论之后,我只把明珠电器推荐给了部分机构客户,它们都是长线资金,相对适合吧。”孟颖还是跟徐飞谈起了工作。

      “哦。”徐飞只是应了一声,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神经崩得有些紧。也许是看到马路上货车的原因吧,徐飞暗暗自我安慰着。

      九点多的城市虽然还未入睡,但路上的行人已经有些少了。

      至于马路上,随着夜间禁令的解除,大货车此刻也被允许进城了。

      不时,有几辆装载着货物的大型车辆经过,都能让徐飞一阵紧张,前世掉海的经历让他对货车分外警惕。

      突然,徐飞回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穿破秋夜的雾气,他的目光锁定在了路边的一辆厢式货车上面,这车停靠在路边,却没有关闭引擎。

      虽然距离很远,透过汽车的前档玻璃,他还是看到了司机面目,这是一个粗壮的中年男子,脸颊泛红,眼中带着血丝。

      这个男人应该在等人,徐飞心下判断,但下一时刻,他看到了这个中年男子望向他们这边。

      对方的眼睛似乎开始放光起来,然后车子动了。

      “最近我觉得化工股应该有一波行情,南德集团并购西域化工后,草甘膦的市场占比超过了海风化工,可能引起化工行业的并购浪潮,其他的化工股估值说不定会提升。“孟颖继续跟徐飞在探讨着股票。

      这时,徐飞感觉自己汗毛都要竖了起来,他看到了那辆货车在加速。

      “不该啊,老子都苟成这样了,不该有仇人啊。“徐飞不禁转头看向了孟颖,顿时一惊,”难道是她?!“

      这时,货车已经风驰电掣地驶来,徐飞也看清楚了对方的目光完全在孟颖身上,而自己恐怕是城门失火而殃及的那条池鱼。

      但是池鱼的警觉在关键时候竟然也能救下城门,就在货车即将与两人亲密碰撞的刹那间,徐飞一把抱起孟颖就往路边一避。

      这辆厢式货车直接撞到街边粗大的水泥路灯杆上面,“蓬“地一声,路灯被撞断。而车子的引擎盖因为撞击力变形,一阵白烟从车头冒了出来,车子也因此失去了动力,停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