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巨龙统治的狗头人,果然与那些普通狗头人不同,这次是凶多吉少。”身穿古教铠甲的中年人悲观的在心中说道。

      他充满肌肉的双手死死抓住手中的盾牌,将自己与自己的兄弟牢牢挡在盾牌之下。

      盾牌与投矛相互碰撞的声音不断传入他的耳内。

      他这里还算好的,毕竟有盾牌守护,只需要牢牢蹲在地上,就不怕投矛伤害到自己。

      那些只拿着菜刀,木棍上来的女人和十几岁的小孩儿才是最惨的,自从他蹲下来之后,那些惨叫在他耳中就没停过。

      城墙之下,阿尔巴身穿一身铁甲,拿着一柄镶银的宝刀,大马金刀的坐在一把椅子上。

      看着城墙之上被他投矛战术打的抬不起头来的人类,嘴角闪过一丝冷笑。

      他摸着自己的下巴,胸有成竹的大手一挥,颇为威武的说道:“我有大军6万,一人一根投矛就能把这个小镇给淹了,一个小时之内,定能将这个小镇里面的人杀个鸡犬不留。”

      于哪里来的6万,五万六千多的狗头人四舍五入不就是6万了吗?

      “族长威武,族长大人牛逼!族长大人算计无双。”他才刚说完,一阵阵马屁便传入他的耳中。

      听着这些马屁,阿尔巴不由的得意的笑了起来,显然对这些马屁非常的受用。

      虽然这些马屁对比人类夸奖自己上司的马屁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对他们这些没读过书怪物来说,刚才那些马屁已经算是超常发挥了。

      此时战场之上,浩浩荡荡的狗头人依旧在不停的前进,前排的狗的人将手中的投矛投出去之后,立马向左右跑去,将位置让给后排的狗头人。

      后排的狗头人来到前排之后,借助跑步时的推力和自己力量将投矛全力投向城墙上,然后继续向左向右跑,将位置让给后面的狗头人。

      于是就在这么一波一波之下,投矛如同连绵不绝的大雨,将小镇一方的人类死死的压在城墙之上不得反击。

      十几分钟之后,连绵不绝的狗头人投矛依旧在不停的压制着城墙上的人类。

      但城墙上的惨叫却少了许多,听着较为稀少的惨叫,阿尔巴知道就算现在继续投,给人类造成的伤害也不会多了。

      于是他大手向后一挥,瞬间5000名身穿藤甲,手拿矿镐和篮子的精锐普通狗头人,如同风一般的向着城墙边扑去。

      他们通过投矛狗头人预留的通道,快速的跑到了城墙之下,拿起手中的矿稿就开始打洞。

      问狗头人最强的技能是什么?那当然是挖矿和打洞,身为以挖矿为生的狗头一族,打洞与挖矿这两个技能几乎是深入他们的骨髓。

      可以说,除非是整个世界里面所有的矿产被挖完了,否则狗头人这两个技能几乎是不可能消失的。

      此时战场之上,投矛依旧在不断的压制着城墙上的人类,让人类没有心气也没有力量阻止城墙下的狗头人挖洞。

      至于误伤的问题,阿尔巴没有在意,他们狗头人别的不多,就是人多,死一两千的普通狗头人,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事。

      只要在此次战争之中获得足够的好处,他们狗头人一族早晚都会十倍百倍的赚回来。

      城墙中央,一个由数十名士兵拿起盾牌围起来的狭小空间之内,镇长与镇内的护卫队长,看着城墙下不断挖洞的狗头人,两双眼睛之中都闪过一绝望。

      “镇长,咱们不能守在这里了,再守在这里我们会被拖死的,那些狗头人实在是太狡猾了,我们必须得想个办法,给后面的城镇多拖延一点时间。”

      此时这个护卫队长已经有了死志,他知道除非今天出现奇迹,否则他们小镇里的人必死无疑,甚至连尸体都可能被外面的那些怪物吃掉。

      已有死志的他现在就想为后方的人类城镇多争取一点时间,让他们能有更充分的时间准备。

      镇长听完了护卫队长的话,整个人显得有些沉默。

      他在心中哀叹自己为什么那么倒霉?前几个镇长都舒舒服服的凭借着此处离山脉近大发横财,怎么轮到他却碰到了兽潮这种破事儿,现在钱没捞到不说,连命都保不住了。

      他看了一眼护卫队长,最终无奈的说道:“既然守在这里没用,你带大家去镇子里和那些怪物去打巷战吧,不用管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