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版向日葵

      然而在仔细翻读过后,司徒空对这本心法又有了新的认识,这潮汐诀并不仅仅是自残心法,其效果用途简直逆天,《百纳经》司徒空也已熟读第一篇灵海篇,主要讲述灵海期的修炼心法,最先便是引灵气入体,周游全身,于丹田处开辟灵海,届时,便步入修仙的第一道门槛,灵海期。

      但如何引动灵气入体却没有交代,这让司徒空很是疑惑,还好太一及时又传授了自己《潮汐诀》,这下引灵气入体就有门道了。

      而《潮汐诀》的好处还不止于此。

      经脉的畅通和灵气运转的速度有着直接的关系,换句话说所谓的天资不过就是经脉的畅通程度和坚韧程度。

      一个人修行的快慢有两个最关键的因素,其一是经脉,其二是引灵气入体的多少和快慢。《潮汐诀》这时就显得尤为逆天,潮汐之力磅礴极速,配合百纳经心法修炼,虽会让经脉承受巨大压力,但修炼的速度则是会大大提升,事半功倍!

      这《潮汐诀》简直和灵海篇完美契合啊!

      想到这层,司徒空不再拖沓,于蒲团上盘膝闭眼,按潮汐诀的要求,缓缓呼吸,引动周身灵气,将之再缓缓引入体内经脉。

      潮汐诀中曾注明,修炼者在第一次引灵气入体时,身体会产生如同涓水潺流的酥麻感,这是灵气化汐的征兆,不但没必要担心,还要将自己完全放松,想象自己和天地融为一体。

      不知不觉又到了夜晚,司徒空无奈睁开眼睛,灵气确实已经慢慢流向全身经脉了,可流速太慢,灵气别说如潮汐了,就连小溪都不如,说是乡间小渠倒是更为贴切。

      司徒空轻叹,他知道自己方才掌握到要义,还急不得,取来了门口久放多时的饭菜,干起了饭。随后又继续吐纳起来。

      一夜的时间转瞬过去,一直到第二天清晨,司徒空的小渠才又扩大了些许,一宿未眠,脑袋昏沉的他从榻上爬起,推门而出。

      书房外已是气高风清,晨日东升,他深吸一口空气,稍感轻松,忽然想起了王兴记的包子,馋意渐浓,修仙之后,这些尘世美食的诱惑会逐渐变淡,自己必须在那之前好好多吃上几次。

      走出侯府,一路向西,便到了熙熙攘攘的西大街,这里是苏康城最繁华的集市,街头便是百年老店的王兴记。

      信步往店内走去,司徒空找到一处空桌,正要招店小二过来,耳边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司徒?你怎么来了,我还想着去找你的呢,巧了巧了。”

      司徒空闻声看去,原来是自己在这里为数不多的儿时玩伴姜海正往自己这边走来。

      姜海家是淮南郡有名的大富之家,在苏康城的产业更是数不胜数,这小子放着好好的富二代不做,偏要和自己一样想着修炼,姜家就他一个男丁,他父亲拗不过他,便曾拜访过自己的父亲,而父亲碍于情面也就将他留在了侯府,这才相互熟络成为了朋友。

      姜海随意的往司徒空旁边一坐,疑惑的盯着司徒空,开口道:“你小子不对啊,变化有点大,方才我都没敢确认。”

      司徒空也上下打量着他:“你变化也有点大啊,原先的瘦弱少年顿时就大腹便便了。”

      “嘿,我说你,我不跟你计较,我现在可是为了修炼在改善自身体质。”姜海边示意小儿上包子馄饨边说道。

      “当初你不是放弃了么,怎么又想起来修炼了。”

      “什么叫放弃了,我那是被逼的,你家老爷子还你那大哥,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是想修炼,你家那二位也太凶残了,我可受不了。”姜海边说边打了个寒颤,彷佛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那这次又打算去哪修行啊,大少爷。”司徒空调侃道。

      姜海一把搂过司徒空,极其神秘的说道:“蛮王谷你可曾听过?”

      这下司徒空确实有些意外了,蛮王谷地处楚南国和出云国的交界处,是南域三大宗之一,与楚南宗、松麓书院齐名,这小子能有本事去那里修炼?

      “你能去蛮王谷?”司徒空疑惑的问道。

      “那是自然,三天前我爹在这宴请了一位蛮王谷的长老,无意间得知蛮王谷要在一个月后举行招徒仪式。”姜海咽了咽口水继续道:“我好说歹说让老爹给我争取到一个名额。”

      “那也只是能去接受入门测试而已,瞧把你乐的。”司徒空笑道。

      姜海却不以为然,似乎有十足的把握,鬼头鬼脑的左右环顾了一番,似乎还是不放心,“别在这坐着了,你一个堂堂侯府少爷在大堂坐着像什么,我在楼上安排了雅间,走走一起去。”说罢心急的拉着司徒空就要起身。

      司空摆了摆手,“别啊,我只不过就是一时兴起过来吃个包子解馋,没别的事我可不去,你我还不了解,又是一群纨绔谈天说地,我可不喜欢。”

      “唉,你放心,加上你我也就四五个人,真有件事,本就想找你帮我一起合计合计。”姜海一把将司徒空拉起便朝楼上走去。

      司徒空就这么苦笑着上了楼。

      推门而入,偌大的雅间里已经有三个少年坐在桌前闲聊着,其中一人身后静静站着一个鹰鼻豹眼的高挑中年男子。

      这三个少年之中有两个司徒空也认识,一个叫黄子溪,一个叫王大智,都是儿时玩过的伙伴,现在都在楚南宗修行,怎么都跑回这里来了。

      至于居中而坐的少年则是第一次见到,长相清冷俊朗,神情中透着一丝倨傲,默声不语,眉宇间些许不耐。

      姜海拉着司徒空一同入席而坐,开口道:“老黄和老王我就不介绍了,大家都认识。”

      随即对那陌生少年介绍道:“这位是南淮侯府三公子司徒空。”又向司徒空介绍道:“这位是蛮王谷的真传弟子,伯颜堂。”

      互亮身份的两人都各自惊讶了一番,蛮王谷真传弟子的身份可以说是极其尊贵了,是门派倾力培养的种子,而南淮侯位列楚南国五侯之列,也非凡的大人物。

      不过,听到是侯府三公子司徒空后,伯颜堂又恢复了之前的倨傲冷漠,来苏康城前,一同前来的长老便特地调查了南淮侯的情报,避免与之冲突,情报中提及侯府大公子是楚南宗的真传弟子,二公子是大儒贺兰若的传人,至于这三公子嘛,天生百脉不通,毫无情报可言。

      司徒空与黄子溪、王大智两人互相点头相笑后,便听姜海开口道:“这次请诸位过来,只因小弟近日来无意间得到一副藏宝图,还望诸位帮我辨识一番。”

      说完,姜海小心翼翼从胸口衣襟处掏出一副像是牛皮质地的地图摊放在方桌上,五人的目光纷纷投向这份藏宝图。

      “咦?这是...”司徒空脑中瞬间响起太一的声音。

      司徒空赶忙与他交流,“怎么了?这藏宝图有什么不对吗?”

      “这是一幅修仙者的藏宝图,上面残留有修仙者的气息,看来这个修仙者给宝图加了禁制,不过由于岁月流逝,几处禁制已经损坏,露出了宝图的部分内容。”

      伯颜堂伸手摸着宝图,隐晦露出一丝欣喜,不过很快就掩盖下去,冷冷道:“暂时还不能确定真伪,不过各位如果放心,我可以代为交给蛮王谷长老辨识,到时候如若是真的,姜兄必是大功一件,如是假的,你也是用心了,我再找师父说说话,你我兴许就是同门了。”

      这时的伯颜堂笑盈盈的看着姜海,似乎在等他回答。

      一旁的黄子溪王大智也不是蠢材,随即也开口道:“老姜啊,不如把这宝图上交给我楚南宗,咱仨在楚南宗一起修炼不香么。”

      伯颜堂听到这话冷哼一声,“两个普通弟子有什么承诺可言,姜兄弟,你要不放心,便和我一起回蛮王谷,到时候我亲自举荐给宗门长老,拜入宗门十拿九稳。”

      黄子溪和王大智被呛得满脸通红,又多少忌惮他的身份,毕竟人家说的确实没错,就算由他俩上交楚南宗,就算宝图是真,也不敢保证可以让姜海拜入宗门。

      而且他们心里也有数,这图就是姜胖子入蛮王谷的敲门砖,现在开口插一句,目的是让对方开的条件更好而已。

      姜海自然更不会是傻子,在场的每一位都不会是傻子,话说到这份上,这藏宝图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眼瞅姜海要开口同意,司徒空朗声道:“我看,不如待伯颜兄亲手书写一份举荐信,给姜海一个保证,如此双方都心里放心。”

      伯颜堂眉头一挑,轻蔑道:“喔?难道你这废材少爷还以为我会食言不成,这里应该还没有你说话的份吧!”

      其实司徒空并不在意这宝图到底归属谁,既然姜海把这个伯颜堂请来了,意思很明确了,就是为了交给他换取一个入门资格,所以司徒空开口,便是防止对方拿了宝图后失信。

      司徒空不以为然的耸肩一笑,“这是你与姜海之事,我不过就提个建议,你能这么想我,可见你、也不是什么好鸟!”

      伯颜堂万没想到这个废物少爷敢如此回击侮辱自己,而他身后一直默默不语的中年男子更是怒目而视,一抬手竟欲想对司徒空出手。

      黄子溪当下坐不住了,抽出佩刀厉声道:“伯颜堂,大家以礼相待,自然相安无事,你在这摆什么谱!在南淮侯的属地先是出言侮辱再要出手伤侯府公子!你真当这里是你蛮王谷不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