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自拍安慰流水视频直播正片

      “该死、该死、该死!”顾恂双手颤抖地拿着一份报纸, 面如死灰地喃喃自语道,“顾怜难道早就知道这些事了吗?难道我这辈子就真的赢不了她吗?”

      顾灵坤早已看到了消息,此时只是沉默不语地站在一旁。梁家突然出事, 娱乐圈各种阴暗面陡然呈现在了大众的面前,引起了轩然大波。多家媒体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尤其是线上媒体作为这次揭开黑幕的急先锋,成为了最为重要的关键。

      由于过年时的风波, 江楚些和公司旗下的一众产品名声大涨,流量也是水涨船高,这次引起了大众广泛关注以后, 传统媒体闻风而动,纷纷跟进。警局“迫于舆论压力”向采访的记者确认有接到报案,并且当场抓获梁某某等数名娱乐圈内知名人士聚众xidu的情况, 承诺将会彻查此事,绝不姑息。

      而就在这时,娱乐圈知名omega明星胡韵雪站出来力挺媒体, 感谢此次敢于说实话的媒体愿意为圈内无数受害者发声,呼吁大众理『性』看待此次事件,相信警方与『政府』会秉持着公正严明的态度处理此事。

      所谓墙倒众人推, 只是梁家在娱乐圈中作威作福已久,且圈内不知道有多少人与他同流合污,甚至有过之而不及,所以在此之前,即便警方和媒体已经曝『露』了诸多真凭实据, 也没几个人愿意站出来发表立场。

      因为生怕被牵连,即便是受害者在那时也纷纷装聋作哑,视而不见。

      在他们看来, 梁家在文娱圈犹如一棵根深蒂固的大树,其下盘根错节,深不可测。等风头过去,这娱乐圈依然还是他们的天下,届时如今落井下石过的人又哪里有好果子吃呢?

      再说此时发声,很可能被人认为自己就是这些事件中的受害者,风头过去之后,这对本人的事业会有极大的负面影响。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胡韵雪成为了第一名站出来公开表达的明星,一时震撼了所有人。

      有一就有二,更何况胡韵雪本就不是孤身奋战,除了江楚些以外,她身后还有联平会在。很快,更多的明星、编剧、导演都站出来,纷纷公开表态,希望还娱乐圈一个清明的创作、工作以及表演的环境。

      这其中有联平会安排的人,但更多的还是终于憋不住,决定为自己发声的人。因为他们发现,这次梁家似乎真的挺不住了,最好的证据就是官方越来越清晰的声明。

      事情发展之迅速远超所有人的想象,而就连江楚些也不曾预料到,梁家的倒台竟然还影响到了另外两个人。

      顾恂父子在梁家所交往的那些达官显贵中实在算不上出挑,来往应该也不算频繁,至少江楚些自己这边并未查到双方密切交往的证据。至于高远熏给的资料中没有,江楚些非常怀疑是她故意漏掉的。

      因为如果知道这件事还会牵扯上顾家,她一定会再多留一个心眼。幸好目前她从“内部”消息得知,顾家被牵扯其中的只有顾恂父子,对整件事并未有太大的影响。

      当然,这事对顾恂父子的影响可就大了去了。两人虽然没有和梁家直接合作,但通过梁导的关系“投资”了不少电影,洗钱洗得不亦乐乎,一旦查出来可不止是吃不了兜着走的地步。

      放在平时倒也没什么,可如今他们正在与顾怜胶着,这事一开始又是由江楚些那几家网站先暴出来的,顾恂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顾怜那边开始向自己发难,不惜搞了那么大的阵仗。

      所以两人几乎已经确定,对方接下来就要采取更进一步的措施,将他们一网打尽。

      “爸爸,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

      顾恂神情不定,嘴唇发抖,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语气竟有些『迷』茫。

      “向姑姑投降吗?”

      “现在投降还有用吗?”顾恂咬牙切齿地道,“我看顾怜是想要我死。”

      他越来越觉得,顾怜做这些都是早已经计划好的,就等着有朝一日拔除自己和顾灵坤这两颗眼中钉。

      “那我们要和姑姑拼个鱼死网破吗?”

      “鱼死网破?”

      顾恂却是一脸的心如死灰,现在是他们被顾怜握着把柄,双方实力对比更是悬殊,他们哪有资格和顾怜鱼死网破?不过是蚍蜉撼大树罢了。

      顾灵坤看着顾恂一副完全丧失了斗志的模样,心中轻蔑而不屑。在先前那场和江楚些的对峙中,他的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一方面是因为顾恂的态度,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江楚些的戏耍。

      作为家中除顾怜以外唯一的alpha,顾灵坤既隐忍又傲慢。隐忍是因为顾怜的存在,他不得不压抑本『性』,事实上,他根本看不上任何人。

      而那一次,他在全顾家的人面前被羞辱、被嘲笑、被戏耍,这种屈辱彻底打破了他的自尊心,也几乎完全重塑了他的思维方式。

      妥协、退让、隐忍能让他获得想要的东西吗?如果能,为什么他和爸爸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呢?

      顾怜一直在赢,而他们一直在输,这绝对不止是运气的问题。

      顾灵坤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原因,那就是他们没有顾怜那么狠。如果他们有顾怜一半的狠劲,如果他们能再干脆一些,如果他们能再早点动手,现在还会是这样的情况吗?

      啊,如果顾怜早死那么个几年,顾氏早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事情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他和父亲都有责任,但顾灵坤决定不再错下去,既然温和的手段不管用,那么现在也是特事特办的时候了。

      “爸爸,既然你这样举棋不定,不如听我说个办法。”

      顾恂将信将疑地看向儿子:“你有什么办法?先去国外避避风头吗?虽然财产只转移了一部分,但这确实是目前最保险的办法了。”

      他这位懦弱的父亲想的果然还是逃避。

      “可这样和苟延残喘又有什么差别?难道将来我们就一直不回国了吗?”

      “那你说怎么办?现在难道还有比这个更安全保险的办法吗?”

      “安全?保险?”顾灵坤冷哼了一声,“爸爸,就是因为我们总是这样想,所以才会被顾怜步步紧『逼』到如今这步田地。现在还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吗?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防守,而是进攻。”

      “进攻?怎么进攻?你能找到顾怜的把柄?还是那个江楚些或者顾灵均的把柄?”

      顾怜这个老狐狸根本不可能做留下把柄的事,江楚些和顾灵均似乎继承了这些秉『性』,至少他们到目前为止完全没有掌握什么有利的东西。

      这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双方对峙,一边已经将另一边『摸』得一清二楚,另一边却连对方的明牌都没看清,几乎相当于单方面的碾压了。要在这样的绝境中绝地反击,顾灵坤认为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爸爸,我说了,现在不是采取温和措施的时候。比起去解决事,你难道不认为解决闹事的人更快捷吗?”

      顾恂一时没有理解儿子的意思:“解决人?你是说……啊!”

      顾灵坤面『色』阴沉,目光阴冷,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劝诱般地对顾恂道:“顾怜已经不顾兄妹之情,咱们又何必再在意亲情呢?想一想吧,如果她不在了……不,不止是她,一不做二不休,只有顾怜以及江楚些一家都不在了,我们才能高枕无忧。”

      “可、可是杀人……”

      “又不用我们亲自动手,花点钱而已。现在有匿名买凶的渠道,就算查也查不到我们头上。”

      “但是……”

      顾恂依然犹豫不决,瞻前顾后——虽然他贪财贪权,但还真没想过杀人这档子事,倒不是说他多珍惜人命,单纯只是因为胆小。如果换成自己有生命危险,他一定二话不说拉人挡刀。

      顾灵坤面『色』一沉,压低了声音:“爸爸,你难道忘记了那一天,顾怜和江楚些在你的那些弟弟妹妹、侄子侄女面前是怎么羞辱我们父子的吗?”

      顾恂想起当日的场景,几乎咬碎了牙根。他堂堂顾家长子,竟然被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向一个晚辈道歉,更可气的是,对方根本只是在耍他。每当回忆起这种耻辱,他就彻夜难眠,恨不得回到那时候当场掐死江楚些那个混蛋。

      “江楚些……”

      顾灵坤见父亲被自己说动,再接再厉道:“如果他们都死了,你觉得还有人来管我们的事吗?而顾怜的遗产,又会怎么分配呢?”

      这两句话终于彻底打动了顾恂,正如儿子所说,现在唯一能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解决掉闹事的人。不是逃跑,而是进攻,也只有这样才能挽回他日渐丧失的自尊和睡眠。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

      “爸爸你放心,我会办妥的。”顾恂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刚好不久前我知道了一个可靠的渠道,国内能办好这件事的也就只有他们了。你放心,会尽量弄成意外的。”

      顾恂面『色』渐渐松弛下来,这时候他也终于察觉到儿子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同了。

      “灵坤,这件事你想多久了?”

      顾灵坤微微一笑,抬眼看向了窗外:“不瞒你说,从那天开始我就一直在想,一直在想。”

      杀顾怜理『性』的目的要大于感情,但对江楚些的恨意,已经远远超出了顾灵坤可以用理智去控制的程度。他要江楚些品尝这世间最痛苦的滋味,丧妻、丧子之后,再在绝望中慢慢死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